如果白色給人一種純潔,黑色給人一種沉穩,那灰色就是在一片未完成感中呈現出無限可能的色彩,這也是 Heather Grey Wall 帶給我最深切的感觸。
 
10 月 8 日在澀谷代代木設立了第一個 HGW 概念店,兩個月後的 12 月 15 日,在 CLOT 的精心籌備下,HGW 於台北 ATT4FUN 正式成立繼日本後第二間概念主題店,這也是日本服飾圈少有在日本總店開幕僅兩個月後將觸角伸至台灣的做法。「一直以來大家可能覺得我比較重視香港與大陸喜歡 CLOT 的朋友,所以我想將一些更不一樣的東西分享給台灣喜歡服飾的朋友們,剛好因為我們在 ATT4FUN 有這樣一個不錯的空間,在與 Kazuki 倉石一樹 的溝通中,台灣對於服飾的敏銳度也相當適合 HGW 的推廣,也因此促成了這樁美事。」Edison Chen 於開幕記者會上如此表示。
 
 
走進 Heather Grey Wall Taipei,與日本同樣的清水模灰牆的裝潢盡入眼簾,延續著代代木 Show Room raw space(未完成空間)的裝置概念,不論是衣架間擺放間距,抑或是每件衣服摺的尺寸,都經過相當嚴格的計算與規定,這種嚴謹,無非是為了讓每件 HGW 商品以最完美的一面呈現給喜歡 HGW 的朋友們。除了有由倉石一樹擔綱設計的高水準英國服飾品牌 CASH CA 日線,原本可能對於 CASH CA 女裝較為熟悉的我們反而在 CASH CA 男裝中發現更多值得玩味的細節,與前 NUMBER NINE 設計師宮下貴裕所合作的 84-74 lab.Takahiro Kuraishi 與 Levi's Left handed Jean by Takahiro Kuraishi 也在這邊有了更完整的陳列形式。另外包括 CASH CA 的包款支線 ×immun、曾擔任 J.Press 設計師現擔任 WOOLRICH WOOLEN MILLS 創意總監 Mark McNairy 的同名個人品牌 Mark McNairy、1961 年於法國左岸創立的頂級香氛品牌 diptyque、以及東京現在最炙手可熱的花藝藝術家東信 Azuma Makoto 所設計的花器,還有更多與 Kazuki 相關的聯名商品,我想 HGW 呈現的不只是服裝,而是一種更為完整的 Life Style。這一切運籌帷幄的大功臣,無非是我們的焦點人物──倉石一樹。
 
 
 
 
 
 


1975 年出生的倉石一樹 Kazuki 目前擔任 ADIDAS Japan 的 Creative product manager,因為表哥為 Neighborhood 主理瀧澤伸介的關係,讓 Kazuki 從小在裏原宿文化輝煌時期的耳濡目染中培養出相當的興趣與人脈。高中畢業後到紐約就讀藝術相關的課程,更強化了倉石對於藝術與設計的概念。回到日本後於 NIGO 的 BAPE 擔任平面設計的工作,也受到了 BAPE 幕後最重要的靈魂人物中村晉一郎(SK8THING)的影響,而後也進入了藤原浩的 Fragment Design 設計小組。雖然倉石一樹以自由設計師自稱,但太多在日本潮流史上的重要作品與品牌,如 ADIDAS 與 BAPE 首次聯名的 SUPER APE STAR & SUPER APE SKATE、ADIDAS 35 週年與 Neighborhood 及足球小將翼聯名的 SUPERSTAR、太陽之塔創作者日本已故前衛設計大師岡本太郎的 adicolor、影響日本潮流的音樂家 IAN BROWN 與 Tommy Guerrero 的 SUPER SKATE 與 AZX,以及參予了 Levi's Fenom、NEIGHBORHOOD、visvim、RESONATE SL、iDiom、whiz 等在現今日本流行服飾中皆占有一席之地的重要品牌設計,甚至是在 2007 年為知名 graphic artist MADSAKI 籌劃的個展「ALL DAYI DREAM ABOUT SUNSEX」,我們看到了 Kazuki 以相當多元不設限的方式於各個領域中自在的翱翔。
 
「我很喜歡藉由與各個不同單位的合作去發掘更多設計的可能性,所以與其說是某某品牌的設計師,我還是喜歡用自由設計師的身分去進行多方面的創作。」如今的 Kazuki 除了被喻為繼藤原浩之後的街頭文化先行者,也被日本譽為流行服飾史上最重要的設計師之一,能夠有機會與 Kazuki 對談,我想不只代表了自身對於 Kazuki 設計風格的喜愛,更猶如直接面對著日本流行文化的活歷史。
 

BIOS(以下簡稱B):我們發現 HGW 的裝潢以及 Kazuki 個人最喜歡的顏色是灰色,有甚麼特別的原因造成如此的喜愛?

Kazuki(以下簡稱K):其實我有一個時期也是喜歡穿的全身黑,但在開始從事設計的時候我去查了男裝的發展史,其實在男裝的發展史上「灰色」占了一個很大的成分,也因此我開始喜歡灰色這種色調,漸漸的也與我的生活、我所呈現的設計有著越來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B:對於開店,有些人可能是挑選自己喜歡的品牌,有些人可能是放自己的品牌,對於 Heather Grey Wall,Kazuki 想呈現的概念是甚麼呢?
 
K:對我來說其實是綜合兩者,在代代木以及台北的兩間 HGW,都會有我負責設計的所有品牌,還有我自己喜歡或者我被影響會在日常生活中會使用的品牌,像是 diptyque 的蠟燭我每天都會使用,東信所設計的花瓶也是,我想呈現出的就是一種整體的 life style,不僅限於服裝,而是更能融入每位朋友生活的有趣物品都有可能出現在 HGW。

B:許多朋友可能對 Kazuki 可能還不熟悉,但對我們喜歡日本流行文化的朋友來說 Kazuki 最具代表的作品莫過於 Adidas 與 BAPE 首次聯名的 SUPER APE STAR & SUPER APE SKATE,對 Kazuki 來說首次參與設計的作品是甚麼呢?

K:最初的設計是 BAPE 的 T-Shirt 的設計。

B:那在 Kazuki 參與設計或者自己設計的品牌中,哪個牌子是讓自己印象最深刻的呢?
 
K:最深刻的我想是去年與 Adidas 一整年的 ObyO 合作,以往的合作可能都是與朋友,像是 EDC、瀧澤伸介、藤原浩等,但這是第一次有大的企業來了解我的作品,並且給予我相當的活性去進行創作,這是目前讓我印象最為深刻的。
 
B:在 Heather Grey Wall 中我們可能看到最明顯代表 Kazuki 的品牌是 CASH CA,對於 Kazuki 自己來說,哪個品牌是最代表自己的呢?
 
K:其實 HGW中 的品牌都代表著某個程度的我自己,但如果從服裝的搭配上來說,我想最代表我自己的還是 CASH CA 沒錯。
 
  
 
B:在我們綜觀 Kazuki 的設計中,我想最大的特色莫過於看到許多素材上的拼接、解構與重組,這是 Kazuki 最想呈現出的風格嗎?另外在設計發想的過程中有沒有哪個環節是最為困難的?

K:以做衣服來說每個環節對我來說都是不可或缺很重要的,不論是材料的挑選、針織的密度、要選用甚麼線甚麼縫法、以及使用何種剪裁對我來說都是缺一不可的。所以在設計之外,製造面的了解對我來說也是每天都在學習的。
 
B:在 Kazuki 使用的素材中,有沒有哪一種是讓 Kazuki 最為滿意的,而有沒有哪種素材是 Kazuki 尚未使用但很想嘗試的?
 
K:要這樣算真的太多了(笑),最喜歡的應該是毛線編織類的素材,而在素材面來說,比起接下來要使用何種素材,只要織法不同剪裁不同,就會呈現出服飾截然不同的面貌,我喜歡熱衷在這一塊,就是用不同的做法去呈現不一樣的感覺。
 
B:有關於 84-74 lab.,Kazuki 與宮下先生好像是完全不同的風格,是甚麼樣的原因促成兩個人一起創作呢?
 
K:我們都知道宮下在之前結束了 NUMBER NINE 的創作休息了一段時間,但在私底下其實我們常常吃飯或者見面,在無意的閒聊中,宮下跟我說反正我現在也沒甚麼事做,要不要我們一起做個甚麼東西呢?84-74 lab. 就因為這樣而產生了(笑)。

B:在 84-74 lab. 我們看到有些服裝是有保固的,這點在其他服裝品牌其實相當罕見,可以跟我們分享保固的概念嗎?
 
K:是這樣子的,因為有些 84-74 lab. 的作品是沒有使用到任何縫線,在自然的使用下久了一定會造成脫落的情況,基於責任我才想到了提供免費保固的方式讓喜歡 84-74 lab. 的朋友可以放心購買。
 
  

B:在目前世界各地的品牌或設計師,可否舉幾個最受 Kazuki 注目的呢?目前 Kazuki 有沒有最希望合作的對象?
 
K:品牌的話應該是 HERMES 與 PATAGONIA,最希望與之合作的我想是 Stone Rose 與 Peter Saville(最著名的作品為 Joy Division 第一張專輯的封面)。
 
B:面對接下來的男裝流行趨勢,Kazuki 可以為我們大膽預測一下嗎?

K:我想接下來應是休閒中帶點正式的感覺,像是偏向西服的半正式設計,可以讓喜歡街頭的朋友可以有更多不同的嘗試方向,這也是我現在創作的發想。
 
B:如果今天有年輕朋友想要成為服裝設計師,Kazuki 會給的建議是?
 
K:我想所謂的服裝設計不是只有會畫圖如此簡單而已,我會建議從工廠開始,從製造面,從縫線、材料等進行全面的了解,這樣了解後所進行的設計我想更為實際也更能發揮每個環節應有的效能。
 
B:Kazuki 到過紐約等其他城市,相較之下,台灣有沒有甚麼地方是 Kazuki 覺得與其他國家不同的呢?
 
K:相較於大陸以及香港,台灣給我比較像在日本的感覺,這也是當 EDC 提出在台灣設立 Heather Grey Wall 時我覺得這樣的調性也可以讓台灣的朋友接受,也請喜歡 HGW 的朋友們可以繼續給予我們支持。
 
  
 
如果白色給人一種純潔,黑色給人一種沉穩,那灰色就是在一片未完成感中呈現出無限可能的色彩,這是在開頭時所設下的引言,藉由這次與 Kazuki 的訪談,除了讓我們更了解 Kazuki 對於創作面的思維,我想對於 Heather Grey Wall 所呈現出未完全感可以做出以下的註解:當設計者以自身的了解,運用所長製作商品或者挑選商品,剩下的一半無非是讓了解以及喜愛的朋友們藉由使用的過程融入在彼此的生活中,如此一來商品具有意義,設計者也會有更多的動力製作出更好的作品,這樣良性的循環的概念,也希望可以藉由我們本次的專訪讓朋友們有更不一樣的想法與思維。
 
 
文字、攝影:虎市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