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舉辦到第三屆的 PHOTO TAIPEI 在去年的 12 月中,包下位於東區的神旺飯店五樓將每間客房化身為相當別具特色的 Show Room 與藝廊,並加入了包括日本、法國、台灣等地國內外 15 家專業藝廊的聯合展演。Tokyo Photographer's Night 我想熟悉流行資訊的朋友必定不陌生,這個因去年 311 大地震後而由米原康正及新田桂一帶頭所發起的賑災募款活動,結合了日本最新銳的攝影師包括了在雜誌廣告 CD 封面見長的高木康行、操刀各大時尚雜誌同時也是中島美嘉的指定攝影師田島一成、同樣在雜誌廣告 CD 封面帶著顯著風格的北島明、具備獨到攝影思維的笠井爾示以及為 NEIGHBORHOOD、F.C.R.B.、AMBUSH、TERIYAKI BOYZ、SWAGGER、BOUNTY HUNTER 等知名品牌與國際雜誌拍攝平面作品的 P.M.Ken,要說代表東京的流行,這幾位大師絕對是一時之選。
 
本次在 SENSE ORGAN 主理人 Stan 以及青雲畫廊的規劃下,讓原本於高雄舉辦的 Tokyo Photographer's Night 也有機會與北部的朋友見面。除了在現場我們看到了田島一成的「311」作品系列,北島明以 20 年代為發想將女性與剪刀兩種衝突的感覺針對台北展所呈現的全新系列,以及 Tokyo Photographer's Night 諸位大師的影像作品,新田桂一的 100K 系列也難得以一版一刷的方式展現出,能夠將飯店客房與影像藝術相結合,其實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此次在 Tokyo Photographer's Night 的另一個驚奇,就是有機會與流行圈的一位大前輩 Billy 碰面,對於香港流行文化不陌生的朋友肯定還記得以前 DEVILCOLT 那條充滿強烈音樂風格的 Levi's 501,亦或是與塗鴉大師 Pushead 的合作公仔或者個人的獨立品牌 BLADE,至今仍是讓許多朋友關注其動向的多媒體創作家。最新一次出現 Billy 的作品應是在去年三月為「大港開唱」活動設計的 T-shirt,也因此有了機會與 Billy 閒聊了起來……

丹:去年對 Billy 最深的印象就是為大港開唱設計的 T-shirt,除此之外去年 Billy 還有做了哪些事情呢?

Billy:去年其實是算讓我自己好好沉澱的一年,除了讓我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緒以及作品上的呈現,我也搬到了較為不熱鬧的地方,反而讓我能夠有更多的想法以及想做的不一樣規劃。

丹:在以前其實很好奇 Billy 的創作來源,還有如果在創作的過程中出現了瓶頸會怎麼解決?

Billy:我的創作來源很簡單,除了我最喜歡的音樂,我喜歡所有 60、70 年代的事物,我喜歡從搖滾樂,進而去了解 60、70 年代的歷史與文化背景進而研究當時的流行脈絡,結果這變成了我最喜歡的思考來源,歷史、流行與藝術我想都是息息相關的。如果創作的過程中出現了瓶頸,我會先去靜坐,通常都會有很不錯的成果。

丹:對於音樂可以舉三個 Billy 最喜歡的樂團或歌手嗎?

Billy:喜歡的真的太多了,如果我現在馬上想的話……David Bowie、Deep Pulple,還有最喜歡的就是 KISS。我突然想起為什麼我最喜歡 60、70 年代,除了那是個帶點未來又充滿衝突與想像的年代,一切都要講究真功夫,而且許多的經典都是在那時誕生。好比說現在的錄音可以交給後製,但在當時是沒有電子輔助的技術,KISS 不論是音樂或者那極具張力的舞台魅力還有服裝的設計,我想到現在都沒有人可以超越他們,這也影響了我對於創作上的想法讓我堅持以手繪做為主要的呈現風格。

丹:目前有沒有比較關注的品牌或設計師呢?

Billy:現在沒有特別注意了,反而是完全專注在自己的作品上並且希望能夠多一點變化。與其說讓朋友一看出來就知道這是 Billy 做的東西,我反而想嘗試出朋友看到反而會說「不會吧!這是 Billy 做的東西?」這樣子驚奇的感覺(笑)。

丹:BLADE 到現在還是最代表 Billy 的品牌,這個名字是如何發想出來的呢?

Billy:當初是幾位朋友在聊天的時候突然間提出來的,而我的個性是名字感覺 OK,順就好就直接使用,對我來說重點其實不是在於 BLADE 這個名字,而是說這背後的內涵,我的創作能否帶給朋友們快樂,笑容這點其實滿重要的。

丹:Billy 到過其他不同的國家,跟台灣相較起來台灣有沒有甚麼地方是 Billy 覺得最與眾不同的?

Billy:台灣的人情味還有那種和善,對人尊重的感覺是讓我一直覺得很溫暖的,甚至會讓我想要直接定居在台灣。這幾年陸續看下來,台灣多於多元文化的接受與包容也是超越其他國家的。好比說辦展覽好了,在香港辦展覽其實是相當昂貴的,歐美其他國家也是,久而久之新的一輩比較沒有機會浮出檯面反倒是怎麼看都是我們熟悉到不行的大家,但在台灣這種門檻就相對的低很多,這感覺就好像蓋大樓,每棟都可以自由自在的蓋出不一樣的美感同爐共冶,而不是我佔你的地,你遮我的光的那種感覺,這也是讓我非常喜愛台灣的原因。
       
丹:在這次 PHOTO TAIPEI 展出的作品中,有沒有哪件作品是讓 Billy 印象最深刻的?

Billy:我最喜歡的是來自日本,德重秀樹的作品「骨花」。我們都知道骨頭,其實是沒有生命的東西,但能夠經過自己的巧思讓重新賦予骨頭意義,變成全然不同的概念,這點是相當讓我產生共鳴的,也與我一直以來都會使用骨頭做為發想的來源一致。骨花使用的是死去老鼠的骨骼,但整體的美感視覺感完全讓人忽略掉這是由骨骼製作而成的作品,這種驚駭的能量我相當喜愛。

能夠在這短暫的時光中進一步了解 Billy 其實是件相當榮幸與開心的事。在今年 Billy 除了將把重心多放一點在台灣,三四月也將於台灣開設首次的個展並發表 BLADE 的最新作品。喜歡 Billy 設計風格的朋友也請不要錯過。
 
 
 
 
 
 
 
 
  
 
 
文字、攝影:虎市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