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角質、敷臉、清潔與基礎保養、保濕化妝水、粉底液、遮瑕膏、蜜粉、腮紅、唇蜜、睫毛膏。畫一張新的臉是很累的事情,但能得到大家的注目和稱讚是很開心的事情。卸妝似乎也非常辛苦,忙碌奔波了一整天還要打起精神擦擦抹抹,讓原本的自己浮現出來,到底哪個才是自己,每天都要重新來過。




Gil Scott-Heron 被喻為是「黑人版 Bob Dylan」「說唱藝術教父」,有這些稱號應該是因為他的作品政治批判性強,又是走那種騷動不安悲觀的慘黑民謠風格。跟 Bob Dylan 一樣,集合音樂人,作家,異議人士於一身的他,卻因為毒品問題不斷進出監獄跟勒戒所,與音樂工業漸行漸遠。十六年後的現在,由英倫獨立名廠 XL 老闆 Richard Russell 出馬相挺,連當紅炸子雞 the XX 首腦 Jamie XX 都來參一咖,一同做出了這張衛報稱為「下一個十年的最好專輯之一」,I am new here。HiGHNote 印象唱片有代理台盤,側標上有著非常切合題旨的註解,「不論錯得多離譜,你永遠可以重新來過。」



混音製作人 GTS 和春美歌劇團合作的唱片「我身騎白馬」,視覺由屢受葛萊美唱片設計獎項肯定的蕭青陽設計,融合爵士電音沙發拉丁和傳統歌仔戲,打造了一款台味新經典。其中我最喜歡的是這首,何必心酸頭低低,

「 叫一聲乖順的好金花
    何必心酸頭低低
    自小疼汝那像親小妹
    望汝大、望汝嫁
    嫁到好尪來好婆家」

似乎是個在講童養媳的故事,嗎?也是個關於重新來過的故事,時間的不可逆轉性。生活不能像 youtube 一樣隨點隨播,想打停就打停。如果可以跟飛天小女警一樣說飛就飛就好了。

 
 
文字:陶維均
圖片:http://www.littleoslo.com/cnt/home/?p=877

Gil Scott-Heron 英倫 葛萊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