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二字在近年不斷被提及,不論是報章雜誌、新聞媒體、政府政策、教育規畫,一再而三地提及這個早已氾濫成災的詞彙。究竟是文創商品快速浮現導致市場趨於飽和?或者一切都只是拿來包裝產品的空殼?

形象策展組與「Duh! Co」(麗子)拜訪獨立設計工作室 Liaoweigraphic 廖韡,聽他分別由消費者、設計師、教育者的角度分析臺灣文創現況,講述社會框架下養成的慣性如何影響市場消費模式,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文創商品嗎?

Liaoweigraphic 廖韡。

Q:對於臺灣的文創環境與文創商品有什麼看法?是蕭條或蓬勃?大家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態推出商品、購買產品呢?

生活中需要的東西很多,但或許不包含這麼多文創商品。

有時我覺得臺灣人很「畸形」,所謂的畸形是指人們對於「一個人的人生成功與否」的定義很容易被物質環境影響,多數人會將你所購買的產品反映至你對生活品味的要求,導致人們過分追逐大家口中所謂「越來越好的生活」,不斷提高物質慾望,而購買文創商品便時常被當作指標。但是,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文創商品嗎?這些東西跟一般商品的差別是什麼?為什麼當商品冠上「文創」名義後,便能輕易入侵市場?這其實是很值得思考的事情。

人類需要的東西是自己能取捨的。在國外,許多人週末選擇待在家裡休息,商店也會在假日休業,臺灣轉角就是一間便利商店,即便深夜也買得到東西。這些現象反映著臺灣人對物質慾望的追求程度。其實,現在很多年輕人已開始反省,嘗試追求自我的人生,但畢竟還是佔少數,且他們大部份依然被這個社會的價值觀排斥,但將這樣的價值觀放到國外或別的民族文化,或許是可以被接受甚至鼓勵。在華人社會中,當別人的小孩「勇於做自己」時,總會豎起大拇指稱讚,但換成自己的孩子時,卻常不被接受。我們生活在這樣的社會框架下,接受資本主義觀念、消費習慣與行為模式,導致容易產生「節日搶著訂大餐廳」、「周年慶來了覺得不去可惜」、「週末一定要有一些生活娛樂消費」......等想法,不知不覺中被體制制約,按照這個社會的節奏生活,卻忘了自己人生的步調,甚至拋棄了真正想完成的夢想。人們正在做的事也許不見得反應自我人生實踐,卻反映了社會對我們的期待。

Q:那「文創」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呢?與「小確幸」的生活型態有關嗎?

我覺得問題不在於「小確幸」也不在於「文創」,而是在於一種民族習性。大部分的人習慣「抄捷徑」,喜歡殺雞取卵,直接複製成功的模式。事實上,華人非常聰明,心中對於完整嚴謹的執行流程都非常清楚,但大家希望以所謂「效率」或「CP 值」最高的方式完成事情,而忽略事情的真諦與本質。因此,當「小確幸」這種門檻低且不難追求的目標出現時,便形成一窩蜂追逐的現象。

臺灣社會一直存在一個大問題,過於快速思考咀嚼,還沒有吞下去就急著吐出來,想從付出的心力瞬間得到回饋,卻忘了你根本沒有吃下去。沒有消化怎麼獲得能量呢?在臺灣,只要發生一件事情、出現一個符號或一枚 icon,周遭會自動複製出幾百個類似的符號,形成潮流。當供應者只願意從消費者的觀點切入時,就變成過度一窩蜂且不健康的經營模式,大家都做著差不多的事,導致產業結構差異性不大,甚至複製者也沒有認真思考個人能力與人格特質是否與此產業相符合,大部分的人都只看到表面美好的假象,不斷地追隨潮流,但深度不夠又太淺薄,因此很快地便隨著下一波浪潮漂走,無法深耕任何產業。

Q:由專業設計師的角度出發,請問對您而言,文創商品在設計當中扮演的角色為何?在生活當中扮演的角色又是什麼呢?

首先,到底什麼是「文創」?我一直很納悶這件事情。「文創」當然就是文化創意的簡稱,所以「文創商品」就是揉合「文化」與「創意」的「商品」,而它又牽涉了「文化」與「創意」是什麼的議題。傳統文化可以當成是文創商品嗎?還是必須加入創意後才能變成商品?那次文化呢?所以我認為「文創」在臺灣變成一個流行詞彙,它並沒有太多意涵,也沒有特別指涉某件事物。當提不出論述,或是提案碰到瓶頸時,就說:「這是文創商品。」,而大家也跟著錦上添花,大喊:「哦!這是文創!現在很夯!」也許圈外人會很喜歡談這個詞,覺得「文創」是個流行的詞彙與產業,但我們真的需要這麼多文創嗎?

荒謬的是,包括很多政府提案、標案甚至比賽,都會用「推出、扶植文創商品」的角度包裝。但我們看到的許多文創只是一味混雜加乘,看不出創意點。當然,「創意」是很難定義的,但一個印著油桐花的杯子,或者一匹印上花紋的彩布就屬於客家文創商品嗎?並不是批判「文創」這個詞的存在與否,而是它的價值關乎於如何被使用,而這個詞目前的使用狀態過於浮誇與氾濫,導致它本身失去了特殊價值。

Q:由講師的角度來看,近年文創相關系所林立,牽涉教育的部分請問您有什麼想法?

從教育的角度切入,文創系的發展是值得省思與觀察的。為什麼會出現文創系所?我並不覺得臺灣有那麼多人專精文創領域,也可能沒有那麼多人對文創抱持熱衷,但很多學校希望靠「文創」兩個字得到更好的招生率。
如果你今天是個非藝術領域出身的家長,孩子考個不錯的分數,正考慮就讀科系,新聞中又出現對文創的吹捧時,不管是孩子或家長,都會因為「文創」這個詞在社會上的高能見度與熟悉感,而願意就讀相關科系,因為它擁有「看似還不錯的前途」。事實上,在臺灣文創教育有些疊床架屋的狀況,不是要否定這個領域的教育工作者對於文創教育的付出,但當「文創」二字在臺灣依然定義模糊時,不斷冒出文創系所是很奇怪的事。更奇妙的部分在於,普遍文創系所都跟藝術設計領域有些關聯,許多師資互相流通或背景專長雷同,那他們之間的差異性又在哪呢?文創系所產出文創商品、策劃文創活動,那設計系、藝術系他們做的東西算不算文創?如果設計系、藝術系做的也叫文創,那它們的差別又在哪?
最終,主題又繞回先前提及的「慣有習性」,看到哪邊有飯吃就往哪邊跑,卻沒考慮吃進肚的東西營不營養,是否完全消化?導致最後一窩蜂文創潮湧現,形成現今的情況,若沒有明確定義並深刻思考文創對臺灣文化的中心價值,或許在熱潮過後,會出現更大的教育淘汰潮吧!

【Liaoweigraphic 廖韡】
廖韡  /  liaoweigraphic 負責人 / 臺灣師範大學設計系兼任講師。
工作範疇包括字體、編排、印刷等設計事務,作品橫跨品牌規劃、書籍裝禎與活動形象等平面領域。
曾獲 Tokyo TDC、Red dot、Brno、Output 等國際競賽,同時為 2009 臺灣海報新星奬金獎、2011 臺灣國際平面競賽本土新秀獎、2014 臺灣新銳商業設計師得主,並入選上海設計師俱樂部 50╱100 新銳──全球 80 後 100 位華人設計師。
【Duh! Co】
手工製作,獨一無二都市風格禮物。讓所有事情具有意義且不僅僅是商品,打造專屬的價值。品牌未來會與其他設計師、製造商、基金會長期合作,企劃季節性限定款公仔。
反思發聲
近年生活周遭發生諸多事件,促進我們開始思考亂象的起因,除了將獨立思考融入生活,對自我做出反省,更在思索的過程中找到對臺灣這塊土地的認同與歸屬感。
展覽主題「反思發聲」由兩部分組成, 畢業展的主軸圍繞在「反思」,系列宣傳活動加入「發聲」概念,藉由對談活動練習表達自我觀點與多元接收訊息,融合成更完整的思考脈絡。此外,各組同學透過 「反思」個人生活找出感興趣、關注的議題或者易於被大眾忽略的現況,並運用設計解決問題,實踐「發聲」的理念,幫助這座島嶼變得更加美好。

撰稿:2015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設計學系畢業展 / 形象策展

攝影:2015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設計學系畢業展 / 形象策展

Liaoweigraphic 廖韡 出版 反思發聲 師大設計 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