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個導演,掀開六座城市的身體,探入愛情的六種穴位。原片名「Madly」直指發狂的生存情態,然而,沒有發狂、沒有癱瘓理性的愛戀,算不算一種真正的愛戀?而發狂始於哪裡:目光收起的那一刻,關係乍然斷裂?還是對峙的持續,關係難以重啟?發狂的終點又在何處:全面崩塌?渾沌生出秩序?還是,日復一日的平靜迴圈?

究竟,裂縫擴張比較恐怖,還是裂縫窄縮而未曾消失?

愛被啟動之際,一個人殷切地將自己的個體性融入所愛之人的個體性之中,同時也把所愛之人的個體性吸納進自己的個體性之中。無論這個人有沒有察覺,愛的獨特性其實不在對方身上,也不在自己身上,而在於兩人的關係之間。引動瘋狂的,也正是這個關係的連結,或是裂縫。

《禁愛越界》的六部短片,就在探索因愛而生的種種連結和裂縫:禁愛,如何越界?當一個人全身心的力量湧向所愛之人,這種超凡的存在感,將怎麼體現於尋常的人世?要怎麼走出意識的封閉場域,重新建立自己和世界的關係?

印度導演阿努拉格卡施亞普聚焦呈現一個少婦如何被一個男孩啟蒙,衝破禮教階級的依附關係,清醒而無所依憑地闖入未知的黑夜。這個少婦想要被愛、被看的需求,源於更深的渴望:想被當作一個自然展現情感和意志的獨立個體,被理解、被尊重、被惜愛。

這部開場作品所演繹的瘋狂並非少婦的覺醒和叛逃,而是長期奴化她的封建思想。就像她的丈夫逼問:「誰將這個想法塞進妳的腦袋?」他的憤怒不是由於愛的缺席,而是權力的失去,於是他透過囚禁少婦來討回自己的尊嚴。最終,少婦看清拘禁的真相,選擇出走,留下丈夫在鐵柵林立的家園。她翻轉了位階,勇於承擔生而為人的真實責任。

片頭,少婦和男孩坐在戲院觀看電影,銀幕上的情慾流動形成一道裂縫,將他們捲入其中。第二部接續的短片由澳洲演員蜜雅娃絲柯思卡跨界拍攝,也將「觀看」這個動作帶出一道裂縫,令現實和想像互相滲透。一個孤立無援的母親面對新生嬰孩的哭鬧,她望向車子的後視鏡、望向對街的窗檯、望向床邊的梳妝鏡,時間靜止下來,覆蓋所有聲響。即使下一刻回神,嬰孩的哭鬧終將猛然回返,但那些接住她目光的鏡面和物象,給了她安頓內在挫折和瘋狂的裂縫,她像嬰兒被環擁在現實和想像的雙臂之間,獲得暫時的逃逸。

逃逸,也是《禁愛越界》第三部短片的智利導演塞巴斯提安席瓦關注的生存境況。男孩逃出舒適的友情和親情關係,踏上殘酷大街。他的逃逸,正是告別這個社會的禮教牢籠,一路奔向自己的真實欲望。袒露同性之愛,並非越界,而是脫離人際的共生關係之後,摸到自己的獨特邊界。

邊界的存在,允諾了秩序和安全感。日本導演園子溫拍攝的性愛派對,則是由迷離的眼神、粉紅的色調、快速的剪接、重擊的音效……,徹底瓦解伴侶關係和家庭邊界,歌頌混亂、猥褻和雜交的快感。相對於這部短片矯飾的戲劇性,緊接其後的是墨西哥演員蓋爾賈西亞貝納執導的寧靜之作。夫妻的情愛邊界不在遠方,就在日常的對話和靜默、執著和退讓之間,那一層層邊界無法跨越,只能無盡收容於此時此地。憂悒而堅忍地在連結之中守著裂縫,且在裂縫之中持續相連。

終篇是英國歌手娜塔莎汗的首部電影,漫漶現實的邊,引出神秘的精神世界。瘋狂的並非記憶的野性感召,而是一個人願意心無旁鶩地活回現實。《禁愛越界》的六部短片,凝視生存的那些裂縫,那些裂縫既是對現實的逃遁,也是對現實的擁抱;既是短促的永生,也是短促的死亡。每一個人在日常的迴響裡頭所能捕獲的,往往僅是自己投入裂縫繼而傳回的心之音。越過界線,才能恍悟──驅動生命的是一種非理性的生活,它通向我們的意識,且源於某個隱藏的深淵,那裡孕育了真正的我們。

 

【高雄電影節】
2016 年以「懼獸年代」為主題,集結影史大師的驚悚經典、以及娛樂指數破表的最新各國強片,連續十七天,超過 200 部的國內外影展強片,於 10/21(五)~ 11/6(日),在高雄市立圖書館總館、高雄市電影館、in89 駁二電影院、正港小劇場以及全台獨家的「雲端戲院」上映。2016 年高雄電影節更首度推出「雄影短片節」,將於高雄、台北同步放映,屆時可以在高雄駁二與台北華山兩大文創基地,欣賞亞洲第二大的國際短片慶典。
 ▏影展資訊雄影粉絲團購票位置 

撰稿:吳俞萱

圖片提供:高雄電影節

電影 影評 禁愛樂界 高雄電影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