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1 年,我第一次獨自剪接的作品是余為政的《1905 年的冬天》,楊德昌是編劇,他曾到剪接室來看看,跟我聊幾句。我對那一天的細節不太有印象,但楊導記得我,後來找我再次合作《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楊德昌通常都在拍攝前把分鏡表全部構思完成,攝影機的移動和鏡位、演員的走位等等,都有既定的設計、環環相扣,並不留多少現場即興的空間。因為準備仔細,楊導拍出來的內容非常明確,後製的指令下得清楚,加上我們的剪接理念相通,所以不會有意見衝突,一路合作得很愉快。

楊導的條件很好,音樂、文學、美術各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詣,他憑著這些優秀的能力和自己的生命熱情去創作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以一個家庭的故事帶出一段台灣歷史,展現當時的政治變局、社會問題等等。從整體結構的安排和規劃,就可以看出楊導才華洋溢、獨樹一格的氣勢。光是最初步的人物關係圖,就可以畫滿一整面牆,拉出一條一條不同的敘事軸線,故事要怎麼走、人物彼此之間的怎麼交錯發展,在他腦海裡有一幅很巨大、完整的圖像。所以,楊導在創作時候,是非常有決心的,不僅只是花盡心思和力氣,而是把整個人都栽進去電影裡了。因為這樣,很多人會覺得楊導很難搞、脾氣很差,但我覺得那是擇善固執,一個創作者,必須要有自己的堅持,完成的作品才會有生命、活生生的。

後來我們又陸續合作了《獨立時代》(1994)、《麻將》(1996)和《一一》(2000),這段時間裡,工作的確很辛苦,但也非常過癮。我跟楊導一直很合得來,唯獨在剪接《獨立時代》的時候意見相左。這部片算是楊導一次風格上的實驗,充滿連珠炮似的對白。我忍不住提意見,對白實在是太多了,尤其是鴻鴻的一場戲,對白講了很長,我建議可以縮短一些,讓劇情緊湊一點。楊導想了一下,就不講話了,站起來,在剪接室裡來回走了幾趟,走完之後就搖頭說不行。他想透過鴻鴻的對白去傳達他對社會的看法,不能剪掉,我只好接受他的要求,照他的意思剪接。

有點遺憾的是,我負責楊導的四部電影,竟然只有《獨立時代》入圍金馬獎最佳剪輯,《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卻沒有被提名。對這部電影,我是放了龐大的心思去剪接的,和楊導一來一往的討論也很順暢,我們對於作品最後的呈現方式十分滿意。楊導是說書人,我則是和他一起把故事組織安排起來、呈現給觀眾。楊導彷彿看到了我的落寞,拍拍我的肩膀,說:「我覺得你是最好的剪接,你就是最好的剪接。」這句話我一直放在心裡,成為楊導和我一起合作的行路註腳,紀念那段電影時光,緬懷彼此之間的默契與會心一笑。

【陳博文】 
資深剪輯師,早年學習剪輯,曾剪過 200 多部武俠動作電影。剪輯《1905年的冬天》時,與編劇楊德昌有一面之緣,後受邀任《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剪接,自此擔任楊德昌所有作品的剪輯,包括《獨立時代》《麻將》《一一》,以及《追風》的預告片等,與楊德昌相知相惜。2004 年獲金馬獎「年度最佳台灣電影工作者」,2009 年獲國家文藝獎。

【桃園電影節】
2017 桃園電影節將於 5/12—5/25 在桃園舉辦,相關節目及購票方式請上電影節官網與粉絲團查詢。(影展手冊下載
當年在楊導劇組中工作的多位年輕人,深受他拍電影態度的影響,許多人日後也成為電影導演,「十年再見楊德昌」專題將放映楊德昌導演的作品及他的子弟兵們初執導筒的作品。《麻將》與《獨立時代》尚未數位化,將以 35 釐米拷貝放映。由於映演場所皆已數位化,即使有 35 釐米放映機,卻沒有熟悉機器的放映師;因此桃影特邀專業放映團隊,在光影戶外架設全套設備,和觀眾分享這難得的兩部作品。

電影 桃園電影節 楊德昌 一一 剪接 余為政 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 1905年的冬天 獨立時代 麻將 國片 金馬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