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戲就像是去從來沒去過的地方探險

大家還記得波蘭前一陣子的空難嗎?說是前一陣子,但確切的要問是幾個月或幾年前,我也想不起來,不知道大家對事件的記憶有多長呢?波蘭的空難幾乎是對政府的小型屠殺了,我記得不幸喪命的全部都是高級官員,他們原本好像是要去一個叫做卡廷的地方哀悼戰爭死者,沒想到成為二度卡廷。說這些是因為我發現我太容易遺忘事情了,不知道是資訊爆炸還是腦神經爆炸,要不是看了《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我都快忘記家裡還有套高中制服,忘了也曾經跟同學在廁所打架。要不是認識紀培慧,我說不定會忘了我曾經年幼過。

頗受期待的新銳演員紀培慧,青春洋溢,你很容易從她身上連結到那些氣質相似的女星,例如蒼井優;你可能會從她身上看到那些散落在童書繪本裡的銀河,或是從她身上看到珊卓布拉克(紀培慧自己說長得像⋯⋯)。從《危險心靈》、《九降風》、《台北飄雪》、《爸,你好嗎?》到最近《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紀培慧都讓觀眾印象深刻,過目不忘。她甚至還寫過頗受好評的《九降風》電影小說,而後也開啓了小作家之路。這次 BIOS Monthly 的人物專訪,沒有什麼特別要挖出的祕密,主要就是聊聊她對表演的一些看法,但在對談中,我深刻感覺到心裡面某些部分被打動了,而這可能是文字照片難以表達的部份吧!

老是被問到的 Top 5 Questions

紀培慧引起了大家注意,有部份是因為她的混血臉龐,這樣引人注目的外在特質常拋出問題圈圈繞著紀培慧:

「妳是混血兒喔?妳混哪裡?那妳常去美國囉?妳英文很好嗎?妳爸媽都在台灣嗎?老是被問到這樣的問題,都已經有一套官方回答了。」

「但其實,如果是剛認識的朋友,好像除了這些也沒什麼別的可以問吧!我第一次看到張榕容也差點脫口而出說:『欸妳是混血兒喔?妳混哪裡啊⋯⋯』之類的。」

「喔對,還有被問妳有沒有男朋友?基本上都要說是沒有。」

「有些記者很煩,喜歡亂湊答案。上次還有記者報導我小時候有遭受性暴力對待,可是就真的沒有啊!是我說了一段小時候的事情,旁邊有人說那樣算是性暴力嗎?然後記者就截兩段答案說紀培慧這樣這樣,我很生氣耶!這樣對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不公平吧!」

聽紀培慧罵人或是抱怨,讓我想到 FCUK( French Connection UK )這個牌子,看似迴避了髒話,實際上卻指著你罵幹。(註一)

Back to mine(註二)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裡,紀培慧有不同以往且戲份吃重的表現,這次她是如何準備角色,展現出不同層次與深度,突破以往的演出呢?

「譬如以前演戲我常常會分心,會飄到別人的地方去。這次從開拍前的表演訓練,我就很努力的克服這個問題,開始瞭解怎麼樣專注在表演,關注當下和整體。」

「我在家就一直讀一直讀劇本,然後提早到拍攝現場,跟大家討論劇本角色,認真參加開拍前的表演訓練課程,盡量讓自己做好準備。」

「其實表演就是做出選擇吧!每個人對每件事情做出不同的選擇。雖然我不是天才,可是如果我認真一直讀一直準備,總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表演上的素材很多也是從生活中收集來的,觀察別人、閱讀、看電影,然後當你要用的時候它們就會默默跑出來。我在爆炸裡面有一段戲,就是我說『三千塊就給你上』那裡,用手指戳對手的鎖骨,其實那是某個演員做過的動作,我把它學起來然後變形。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那個當下就很想做這個動作,後來覺得也滿對的。」

大部份的人都把注意力放在紀培慧的床戲部份,但對她來說那只是其中一段戲,事前和對手做好溝通,注意清潔,其實也就是一段動作戲而已,反而不是最困難的部份。但有些記者或報導卻老是把焦點放在紀培慧在戲中採取主動或被動態度,試圖連結到她的真實生活⋯⋯

「我也幫林筱柔(爆炸劇中角色)寫了角色自傳,讓自己更瞭解這個角色的來龍去脈。除了劇本中已經有的線索之外,大概有四成是自己想像的,想像這個角色以前遇過什麼事情、做過什麼樣的選擇。」

「片中有段我的自白戲,剪出來大概四分多鐘,但其實那時候我總共演了八分鐘,從我想開始的地方開始,到我想結束的地方結束。我也不知道自己原來可以這麼進入狀況!」

「爆炸本來是電影劇本,有得過電影劇本的獎項。那時我是頒獎人,在台上念名字的時候還想說,這片名幹嘛取這麼長啊?結果我竟然就演了這部戲!」

Under the influence

「最喜歡的演員喔?當然有梅姨啊,梅莉史翠普,還有提姆羅斯吧!我最近看他一個影集叫做《 Lie to me 》,他演一個測謊專家,演超好!」(註三)

「目前的話最想演武打片,像蜜拉喬拉維琪那樣拿槍殺死一堆殭屍。也想演喜劇片,或是奇幻片,羊男的迷宮!」

「我之前剛看完伊坂幸太郎幾本小說,他的想像力太驚人了!然後也推薦大家看納博柯夫的書《說吧,記憶》,還有奧塔維歐帕茲的《雙重火焰-愛情與愛欲的幾何學》,推薦給大家!」

紀培慧之前在公館某咖啡店打工過好一陣子,除了吧台內的工作之外,也必須走出吧台和客人對話、點餐甚至聊天,這些對年輕的她來說都是非常難得且深刻的經驗。

「在咖啡店打工的經驗影響我滿多的。在那之前我不太敢跟不認識的人說話,也不敢用自己的本尊來面對別人。以前有時候都會躲在什麼東西底下,然後有一些自己的東西就會流走。

我們也問了紀培慧不拍片不上學的時候都在做些什麼:

「喔,看書、看片啊!」
(「也太文藝了吧!還有呢?」)

「喔⋯⋯其實⋯⋯最近還迷上打魔獸,偶爾沒事就會上網打一下,很好玩耶拜託!其實打魔獸跟表演也滿像的:遇到難關,幫隊友補血,打很強的怪,然後運用想像力打敗他們,去各式各樣的地方冒險!當女神!」

Tiramisu(註四)

「演戲就是去從來沒去過的地方探險!因為曾經去過那麼好玩的地方,所以就很想要再去!重點就是要把心打開!」

紀培慧在被問到如何讓自己持續進步的時候這麼回答:「把心打開,勇於冒險。」因為曾經去過那些超級好玩的地方,所以努力讓自己成長進步。在這一路上她也會盡可能的將她的能量和活力發散給週圍的好朋友們,像是補血一樣,讓你脫離陰鬱馬上振奮起來,跟她一起往前跑、一起爆炸。如果還沒看過爆炸的朋友快去找來看看吧!也許你會跟我們一樣對這個新銳演員非常期待! 

(註一)維多利亞時代有個叫做包德勒的傢伙寫過一本《家用莎士比亞》,該版本強調不給原文畫蛇添足,只是省略了不適合朗讀給全家人聽的字詞,這種省略法後來就取名做,包德勒化( bowdlerisation )。兒童小說《深夜小狗神祕習題》的荷蘭版本將咒罵詞都包德勒化了,英文版本則沒有。作者馬克海登很高興的說:「我們保留咒罵,咒罵部分很重要。童書有一種無形的保護圈,讀的時候你知道如果發生可怕的事情,作者會照顧你。我想這本書沒有那種保護圈,咒罵就是信號之一。」我想,也有個什麼能夠稱作「紀培慧化」吧!

(註二)獨立音樂品牌DMC出品的的《 Back To Mine 》、《 Under The Influence 》系列,一個系列是請知名音樂人挑出影響他最深的歌曲做出合輯,一個則是請知名 DJ 把他們喜歡的歌曲混音成一張專輯。算是對瞭解英美音樂文化非常入門且實用的雙系列。

(註三)紀培慧提到的影集《 Lie to me 》,主角提姆羅斯扮演一個測謊專家,可以從對方的表情動作來判斷有沒有說謊。在這裡,提供給大家一個小知識。一般來說,真正發自內心的表情通常持續時間都不長,那些長達五秒十秒的表情,除非情緒到達頂點否則通常是假的。假笑的不對稱性較大,也通常不會伴隨眼睛週遭的肌肉動作;假笑的收斂時間點常常不對,拿假笑當作面具,頂多只能遮住下半部的臉最多加上下眼皮,上半部臉的肌肉細節依然可以看出有沒有假笑。

(註四)在意大利文裡面,tira 是拉或提起的意思,mi 是我,su 則是介系詞往上的意思,拉我起來。

採訪:陶維均

撰稿:陶維均

攝影:陳昭旨(政彰影像)

紀培慧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 公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