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非常討厭店家將商品陳列在店外,擺滿整個花車紅紅綠綠的好不熱鬧,彷彿是要炫耀自己相信人性本善,但其實那不過就是鄉愿的道德陷阱,因為老實說,那總得讓我花費極大功夫按耐住想要順手牽羊的強烈渴望。無人顧看的花車豐富太平,實在像極了牡丹亭奼紫嫣紅的荒廢庭園,杜麗娘順從了她的情欲,而我難道也非得經歷生而又死死而又生,才能實施我早在萬年前便養成的原始採集習性嗎?

每當一日捱到疲累的深夜才能返家時,我都會路過便利商店買一隻珍奶冰棒,從付帳櫃台到在家門口插進鑰匙的四分鐘,剛好讓我吃完整隻冰棒,然後心滿意足踏入家門。今天 5/22 的夜間 22:22 我又在那家便利商店買了一支珍奶冰棒(這時間是真的,可以拿發票給你看),我剝下冰袋子,將冰棒送入口中,不知怎麼差點就把袋子往後隨手一丟,因為當時我覺得自己像是電影裡穿著白色 T-shirt 與牛仔褲瀟灑的法國女孩一樣(我沒有歧視法國的意思),丟東西從來不找垃圾桶。但隨即我腦袋突然閃進在北京街頭成天看到又紅又大的標語:「我們是文明的北京人」這個口號多年來在我心中一直是個陰影,這時竄進腦中,又讓我對自己差點作出的可鄙行為悚然一驚。

但立刻我感到非常生氣。你有看過哪部電影裡面的角色吃東西還忙著要丟垃圾的嗎?他們的垃圾不是亂丟就是自然消失,你要是有看到戴髮箍穿波卡圓點洋裝的女孩急著找垃圾桶的那不是電影,叫作環保宣導片!但是文明人是不看環保宣導片的,嗤之以鼻,文明人都要進電影院看藝術片的。文明人看的藝術片裡面的人們都亂丟垃圾,可是文明人又不能亂丟垃圾。

我覺得很不高興,到處都是道德的陷阱,到處都是文明的焦慮。

撰稿:潘怡帆

攝影:潘怡帆

Bio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