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了一個關於「人過度陷溺在濃烈自我」裡的故事,主角在一個不該天真爛漫的年紀裡染了一身的稚氣,我只記得我邊吐口水邊排泄一堆汙穢的話語,他說這不關你的事,你控制控制你的括約肌行不行?我說那有什麼關係,能毒死那幼稚的靈魂就好了。

撰稿:周項萱

攝影:周項萱

Bio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