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這件事,完完全全瓦解了你心底各個深感祝福的時刻,以及在那些片段中所有暫時獲得的解答。必須在無法停止的遺憾裡持續記住什麼是谷底,必須紀錄風的聲音──以此來衡量身處何方。

向下墜落到達谷底的日子是金色的,你正向最糟糕的情況前進,而你昂然向未來表明:「現在是最好的時光。」那個無所謂模樣眩目得像是個真正的青年。沐浴在光影漸逝的滴漏中,慶幸不只於暗處摸索,你清楚知道,對光亮永遠悔恨的過程才會銘刻幸福的人生。

撰稿:吳欣育

攝影:吳欣育

Bio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