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年輕的靈魂,透過手上各自的樂器奏出無人聲卻富有靈魂的音樂,如同 2012 年 5 月所發行的 EP《平衡》名稱一般,帶來了數字搖滾(Math Rock)絕佳的平衡感,貝斯、鼓、吉他,三者構築成等邊三角形,形成缺一不可的平衡。仍然在學的三人所成軍的大象體操雖然年輕,卻也帶著深刻的信念,在繁星叢集的獨立音樂界,成為銀河裡不容忽視的一顆新星。

用搖滾的樂器展現出極簡音樂的範疇

大象體操的團員都來自高雄,哥哥凱翔擔任吉他手、妹妹凱婷是貝斯手,並找來低明度時期的嘉欽擔任鼓手。在訪問時,兄妹兩人因成長背景相近而有著絕佳的默契,經過的路途也十分相似,小時候學習鋼琴再學長笛,然後學了直笛。凱婷回憶道:「現在歸納起來,會覺得直笛對我們的影響最大。」她形容直笛在吹奏時都是單音的組成,再透過中音笛與高音笛的合音,與現在大象體操所做的編曲以及組合其實十分相像。
國高中時期便開始玩團的兄妹,當時所組成的是民謠風格的團體,Childish Go。之所以會開始玩團是因為喜歡陳綺貞,喜歡這些人才知道音樂這一方天地,而開始模仿民謠帶來的簡單與清新。只是凱婷坦言道,玩民謠時期屬於自己的創作其實很少,直到現在在大象體操中彈貝斯,就會把自己以前學過的古典音樂知識、或是學習貝斯時學到的新技巧拿出來用。時至今日,「聽的音樂越來越多,喜好越來越不一樣,我們喜歡比較少人知道的、比較特別的東西,很著迷於這些以前沒聽過的,開啟一個新的世界。」

談起大象體操的音樂風格,兩人都認為除了過去學習古典音樂的背景,極簡音樂或前衛音樂的影響也很重要。凱翔喜歡的音樂多半是極簡音樂、以及一些具有東方色彩的音樂,凱婷在一旁補充道:「我們都很喜歡久石讓。」「我們比較像是要用搖滾的樂器,去完成這些音樂的範疇。」大象體操的音樂風格一般被界定為「數字搖滾」,這和一般認知裡的「傳統後搖」有什麼差別呢?凱翔舉美國的傳統後搖團「天空爆炸」與日本數字搖滾團「toe」做比較,廣義上雖然兩者都被界定為「後搖」,但音樂特質其實很不一樣。傳統後搖著重和聲音色音場變化、數字搖滾把玩碎裂節拍繁複變奏,兩者風格分野或許還可與東西方各自的音樂傳統脈絡相銜接。西方音樂傳統從宗教音樂以降注重和聲堆疊,但東方音樂則是注重節奏變化,樂曲設計上和聲堆疊的成份極低。這樣的分野,確實也符合傳統後搖與數字搖滾各自的發展走向。

跳脫文字思考 回歸純粹的音樂性

在大象體操的作品中,有以貝斯為主導的〈遊戲〉、或是先由鼓帶起的〈銀河〉,凱婷談起團裡的創作與編曲模式,過去多半都是她跟哥哥在家裡玩著樂器、寫出吉他跟貝斯的組合,再交給嘉欽編鼓。「這樣寫完吉他跟貝斯的旋律其實都不太能更動,所以在我們團裡鼓反而是最自由的。」在一般人聲引領的歌曲中會要求大鼓與貝斯拍點一致(也因此很多時候鼓聲會吃掉貝斯的聲音),但是這在大象體操的音樂裡是不存在的,初聽可能會很不習慣,在與人聲合作時也需要再做調整,「但這樣也未必不好。」如同大象體操 LOGO 中的大象,巨大的軀體卻能夠輕盈地做著體操,過去常隱身在樂曲中的貝斯,如今用單音與其他樂器對位的方式,在大象體操的音樂裡擁有了十分重要的地位。「我們有時也會讓鼓先開始,嘉欽先打四個小節,我(貝斯)跟哥哥(吉他)再加入。」如同玩遊戲一般,編出一首首音符的遊戲。

在進行無人聲無歌詞的創作上,靈感的來源為何呢?兩人談起音樂創作,是以非常音樂性的方式在進行思考,因為沒有人聲、沒有歌詞,沒有文字作為導向,「我們做的就是純音樂。」不囿於視覺以及文字,凱婷提及「多半是我覺得這個段落好聽,然後就會讓它變成一首歌。這跟寫論文很像,起了一個頭,然後要怎麼把這個概念接續下去。或者有些時候,是我想要『炫技』,從貝斯老師那裏學到了新的東西,我就會想要將它運用在歌曲裡。」在創作初衷上沒有了文字設定的框架,歌名以及歌曲的故事都是在這首歌完成之後才被形塑,例如〈堅固耐用的梯子〉是因為在這首歌中有許多上下行的音階,轉化意象後就如同梯子般上上下下,「但那並不是在編曲時我們所想像的概念。」

聊到對於大象體操的音樂有所啟發的樂團,凱翔與凱婷一致認為是由「甜梅號」開始。(只是凱翔覺得自己彈的吉他很像甜梅號,凱婷在一旁瞪大了眼,一臉「你怎麼會有這種錯覺」的模樣。)凱婷認為甜梅號是讓她習慣無人聲音樂的開始,但是相似與否,她持保留意見。凱翔則說,「〈銀河〉後半段炸開的感覺就有點甜梅號的味道,〈Finger〉也是。」凱婷也提到日本樂團「東京事變」對她的影響很深,東京事變的貝斯手龜田誠治是她在彈貝斯時的典範,多少都會試圖去模仿。其實玩音樂最初都是從模仿開始,只是在做大象體操的音樂時,凱翔說:「只要彈得有一點像誰,就不會用。」凱婷則在一旁吐槽,在編新曲時,哥哥會跑到房間裡聽日本的「tricot」,並試圖彈出一樣味道的東西,「當然最後彈出來都不一樣啦!」凱翔笑著補充。

近期與未來,大象體操希望能夠與不同的歌手、團體以及樂風合作。在先前與洪申豪合作的〈夜洋風景〉中,人聲的加入在編曲上也有許多變革,例如在有人聲的部份貝斯就會收斂,像是美國的「American Football」一樣創造有人聲的數字搖滾。

全新的樂團營運模式 帶來對產業的期盼

談起樂團的發展,凱翔說起大象體操之所以定調為數字搖滾(Math Rock),其實也是行銷策略的具體展現,「會定調自己為數字搖滾,其實是有意識地在做這些事情。」例如在釋出大象體操的歌曲時,會先以數字搖滾風格明確的〈遊戲〉與〈日常的航道〉為主打,讓大家認識到大象體操的音樂特色,儘量突出自己與其他傳統後搖團的不同之處。凱翔在學校相關課程與在外工作積累的對於行銷宣傳的經驗與想法,後來都被他落實在樂團的經營發展上,凱婷笑著說:「他很誇張,每次計畫都要做 PPT,有時還會用到 SWOT 分析或是雷達圖之類的。」
感情極好的兩兄妹,在討論關於樂團的組織或發展上卻時有衝突,每一步都思考得很清楚的凱翔所提出的方案,凱婷往往極難去推翻或反駁,「所以這時候我們就會來投票,三個人在臉書上投票,總會投出一個結果來。」觀念上的差異,源自於凱翔是以經營一間公司的方式在經營樂團,「因為即將要面臨出社會這件事,我並沒有想要做其他的工作,如果可以靠樂團這件事繼續活下去,我會很開心。」也因此,不只是玩團,對於音樂、樂團這個產業,他們有了更多的反思與期待。大象體操帶來的不只是新的音樂類型,更是對於這個產業縝密卻又熱血的衝勁,像是在日常的航道上,他們努力前進,定要活出獨特的自我。

 
活動預告:9 / 13(五)猛虎巧克力 鄭宜農 X 大象體操 張凱婷

採訪:佩妮誰

撰稿:佩妮誰

攝影:潘怡帆

獨立樂團 音樂 大象體操 數字搖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