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的想像中,「跨界」是什麼?

日常生活裡不時可見服裝品牌、手機大廠、餐廳與迥異風格的品牌或團體聯手,推出與原先雙方既定印象截然不同的商品。這種跳脫慣習、出乎意料的特質,迸發出的創意與火花,往往令人驚喜萬分。而在藝文創作領域裡,不同風格的跨界合作更是近年時興的熱潮。對於心繫突破舊有窠臼、追尋美感與藝術性的創作者而言,跨界合作是另一重覓得刺激、翻越思考框架的方式,帶有無限的可能。
當台灣知名嘻哈團體頑童 MJ116 的製作人 Ten,向來自古典音樂名校茱莉亞音樂院的小提琴家蘇子茵聊起跨界合作的可能時,熱愛嘗試與創新、對於嘻哈音樂也有高度興趣的她馬上一口答應,成就這次難得的合作機會。

優雅的古典 vs. 貼近生活的嘻哈

想像一下古典音樂會的聆賞情境:台上演出者著隆重西裝禮服,觀眾也盛裝打扮一如出席正式社交場合,演出前全場靜謐,樂曲未完時絕不會有掌聲,別說是咳嗽、連過大的呼吸都可能影響旁人。相較於廳堂之上隆重典雅的古典音樂,嘻哈音樂像是另一種極端的呈現。嘻哈文化源自紐約街頭,大量的塗鴉滑板寬鬆休閒衣著為其代表符號,歌曲使用通俗俚語和律動感強烈的音樂,快速且直白地抒發情緒、表達社會議題的訴求,這是屬於庶民的、更貼近普羅大眾的藝術。
分屬光譜兩極端的古典與嘻哈音樂,如何各自保留特質又能互相融合,主導這次音樂編曲創作的蘇子茵表示,至少必須具備音樂類型本身的重要元素,比如嘻哈的強烈節奏感一定要出現。合作前她也曾擔心雙方的創作習慣與使用語彙的不同,或許會造成溝通上的困難,但實際討論後發現這樣的擔心有些多慮了。由於嘻哈歌曲的內容多描寫日常大小事,頑童們對於生活的感受力其實很強,藉由感覺的描述,雙方得以快速取得共識。

蘇子茵:非常愉快的合作經驗

這次的演出中,嘻哈代表除了頑童之外,還有 Yellow Boys、Down South Boyz(壞南孩)與溫故知新,演出曲目多由這些團體現有的歌曲改編,先一起開會討論想要作出的感覺,再由蘇子茵依此加入古典音樂演奏以及爵士的即興元素,「我的目標是編出跟原本曲子完全不同的感覺。」由於合作的嘻哈團體成員都是男性,歌詞觀點與給人感覺是比較陽剛的,所以蘇子茵就編入較為女性、細膩的元素,從另一個角度訴說故事。此外,因為頑童的聽眾非常熟悉每首曲子,往往聽到前奏就能立刻辨認出來,因此製作人 Ten 更希望達到「聽前奏完全認不出來這是哪首歌」的終極目標。
嘻哈表演的聲光效果非常豐富,演出時舞台呈現與燈光處理也很重要。通常蘇子茵會先做完音樂編曲再與製作人討論表演方式,不過有時腦海裡浮出旋律的同時,畫面也一起出現,比如有一段編曲她加入巴哈平均律,使用卡農曲式,讓不同聲部輪唱旋律,形同波浪起伏,當時她立刻就想好舞台上表演者的走位,讓視覺呈現與聽覺表現完美銜接。
蘇子茵盛讚頑童是她編曲與演奏生涯中合作非常愉快的表演團體,不但容易溝通、交流,工作效率更是一流。
「別看他們每天搖頭晃腦很隨興的樣子,一旦認真想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執行力超強!」蘇子茵邊說邊模仿著頑童平時吊兒啷噹的模樣,一下子大家都笑開了。「有一天我們在錄音室開完會,他們就說『欸等下沒有人要用對不對?』就開始在裡面邊錄邊想,有想法就立刻把它做出來,這種捕捉即時靈光的執行力我很欣賞。」
頑童:合作就是要展現各自的長處
頑童 MJ116 的成員大淵、瘦子和小春都住在木柵,因此用 MJ 和郵遞區號 116 作為團名的一部分,從只是「喜歡押韻」,幾個人在路上走走念念,想到什麼唱什麼就覺得開心的日常小樂趣,最後終於決定認真做一首歌,製作出完整的東西分享給大家,才正式組團出道至今。
這次的演出名稱「頸部保養」(Swing your neck)也是來自頑童的巧思,「通常我們要說一場 Hip-hop 演唱會很好、很成功,就會說『聽完這場我脖子超痠的!』因為歌迷來到現場,很嗨的時候會一直甩頭點頭,結束之後就會脖子很痠。日常上班或上課的日子,身體姿勢僵直、脖子沒什麼運動機會,所以把演出取名叫『頸部保養』,希望大家來了之後也能一直甩頭點頭,度過很嗨的夜晚!」
和許多音樂人、DJ 都有合作經驗的頑童,覺得默契足夠、有實質的交流是最愉快的,比如和熟悉的 DJ 合作時,DJ 知道頑童在某些橋段會傾向保持靜默、不想唱歌,就會選擇這樣的空檔來表現自己想呈現的主題,常常一個眼神或小動作,就知道對方下一步會變出什麼小把戲,這種感覺是很好的。然而有時候合作對象找上門後,卻沒有自己的想法,必須去指導對方該做什麼,就不免讓人有些意興闌珊。這次與蘇子茵的跨界合作,頑童在她身上看到了深厚的古典音樂基底,以及面對音樂的豐富想法。有了各自擅長的部份,互相展現融合,甚至有點較量的意味,表演才會精彩,也更有意義。

跨界:走出自己的圈子,路才更寬廣

談到台灣現今流行音樂市場,頑童與蘇子茵不約而同地覺得整體而言有些保守的趨向。流行音樂圈在乎的是「聽起來像不像(他們想像中的)流行音樂」、「拿到市場上會不會賣」,他們不想了解他們口中琅琅上口的「流行音樂」元素原本的面貌,他們也不願意冒險去嘗試不同的音樂風格。雖然舉著文創甚至跨界製作的大旗,手上實際做的卻是既不忠於原味、又不三不四的半調子「跨界」。
「曾經有製作人拿專輯給我們試聽,說裡頭包含了搖滾、爵士、R&B、鄉村、中國風……結果整張聽完後只覺得『那些元素到底在哪裡?』」頑童也舉例曾有流行音樂製作人尋求合作,希望在歌曲中加入八小節的嘻哈,但他們聽過原曲之後,認為原本的編曲已經夠好了,加入嘻哈反而不搭調。蘇子茵也曾有過綁手綁腳的合作經驗,被要求編曲「不要太像古典樂」,好像弦樂在流行樂中只有一種既定的呈現方式,對她來說,按表操課當然輕鬆,可是意義何在呢?

當音樂人端出作品,聽眾只能被動接受,頂多選擇喜歡或不喜歡。因此,頑童認為音樂人應該要扛起教育聽眾的責任,除了在自己的領域精進,交出更專業精彩的成績單之外,也要帶聽眾認識更多元的音樂樣貌。蘇子茵則說,台灣有很多不同的音樂圈,但都是各玩各的,鮮少交流,而她積極尋求跨界合作的目標,就是讓不同圈子的人看見彼此的美好與特別,能夠結合激盪出燦爛的火花,為台灣音樂環境描繪出嶄新而獨特的樣貌。
 

頑童 MJ116 x 蘇子茵 Daphne【SWING YOUR NECK】

購票網址:http://www.indievox.com/legacy/event-post/13836
延伸閱讀:〈任真樂音,自得不拘:專訪蘇子茵〉

採訪:曹曼資

撰稿:曹曼資

蘇子茵 頑童 MJ116 嘻哈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