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們聚少離多。

事實上不是這樣的,即使一日說不到幾句「重要的話」,我們仍幾乎每日都有五到六小時在極盡安靜的神祕空間相依。也許擁抱,也許睡得更沉。我們生活,因為日子這樣過。
夢對某些人來說,不是口號,更非一時興起,他們追隨內心、依循自我,背後有更強悍崇高的力量。看著這些照片,我開心平靜。有陽光的水面,藍色或綠色的路。

撰稿:林易柔

攝影:林易柔

Bio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