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最光明的夜裡獨行,沒想過會遇見你,只因過去曾經結束得有如毫無預警的地震,一度緊密的連結瞬間被遺棄在死黑的沼澤裡,所以這次我並不樂觀認為有那麼一盞探照燈,遠遠標示著終點,而那樣也不具任何意義,因為我一直同意愛因斯坦說的:「我從不思考未來,它總是馬上就到。」

撰稿:周項萱

攝影:周項萱

Bio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