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逆光飛翔》導演張榮吉的新片《共犯》裡,三個高中男生意外目睹一個女孩墜樓身亡,於是他們組成小小偵探團,最初是為了關懷這個無人聞問的逝去的女孩,沒想到一連串的謊言與真相、隱瞞和對同伴的需索依賴,像連環套一般,把自己和周遭的人都拖進了悲劇。這是個關於年輕孩子的故事,但當中每個角色的孤獨、難言、和艱困都如此深刻,他們都是彼此或他人的共犯。

這天下午,在颱風剛走的台北街巷,一間有亮光大窗的咖啡館,我們訪問了主角群的其中三位:飾演林永群的鄧育凱,飾演葉一凱的鄭開元,和飾演朱靜怡的溫貞菱。兩個大男生都是第一次演戲,而比他們年長兩三歲的溫貞菱,已經是電視劇和電影界的熟手了。那天一到場,我們就發現大陣仗的工作人員、造型師在一旁待命,顯然三個年輕演員(以及阿吉導演)已經經歷一整個下午的訪問和宣傳。不過,有別於我們對素人的青澀想像,更有別於少年得志的自負和嬌氣,在正式坐下來、聊進主題後,他們藏在青春無敵的光芒背後、那真誠又不浮誇的孩子本性,就被召喚了出來。
左起:鄧育凱、溫貞菱、鄭開元
一開始,不免要請他們說說自己在戲裡的角色。
「我是屬於一個,一開始大家都以為她是『這樣』,但其實完全跟他們的想像相反的人。因為這角色有一點小小伏筆,所以我比較不太講她的事情……」身為前輩的溫貞菱第一個發言,而且把哏藏得很專業。
「我的角色,他對一些眼光非常在意,因為他是模範生,可能有些喜好不一定被大家認同,他就需要壓抑,不想被大家看到。他可以跟同學聊天、打球、混熟,都混得很好,但就是會有一點距離,因為彼此的相處不一定是平等的。」從話裡可以感覺,鄧育凱很仔細思考自己的表達。
「我這角色就是很標準的『壞學生』,但那種壞其實是誤解,是刻板印象。他很重朋友,很講義氣,不會出賣別人,很多事情他可以自己承擔。其實除了抽煙之外,他真的跟我蠻像的!」鄭開元是個心直、但表達沉穩的大男孩。我們進一步問:那自己會在意這樣被誤解嗎?「不會特別在意,因為別人怎麼想是他自己的事。」他很篤定,還補上一句值得畫線的結論:「自己的心比較重要!」
那麼,如果碰到和角色同樣的狀況,你會作出一樣的事嗎?
溫:「我的角色,她碰到一些無法理解的對待,也目睹某件慘案,但她都選擇不說。如果是我應該會直接殺去問清楚,在意外現場也會去陪伴、去幫助那個人。其實我比我的角色有正義感,但在拍片期間我也變得比較懦弱了,比如公車上看到孕婦,平常我可能會直接跟旁人說『這裡有孕婦』,但那段時間就比較不會。(問:所以是多少受到角色的影響?)也不是受影響,應該說,在演這個角色的時候,就必須成為那個角色。」

鄭:「如果是我,可能在故事前半就先質疑另一個人說的話了,因為我比葉一凱再聰明一點。(講完馬上被其他兩個人虧,他趕緊補充:只有一點點啦!)我不會直接相信,而是會去多蒐證,可能就不會有後面這些事情發生。還有我跟他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不會抽煙!」再三強調自己不抽煙,顯然非常介意,那戲裡是抽真的嗎?「是的,是開拍前三小時才學的。而且我沒有接觸過尼古丁,抽了頭很痛,又不會吐煙,還會飄到眼睛裡……總之,不要抽煙比較好,而且也傷身體。」
鄧:「其實我本身也是個壓抑的人,我哭或我很開心什麼的,都不會表露出來。(溫貞菱插嘴:他有點人格分裂!)可是我跟他的不同就是,其實我沒那麼會念書(笑),但我一樣會想研究真相,而且我可能在中途就把真相說出來了。(鄭:這樣戲就不用演了~)當然因為劇情需要,所以這也是沒辦法。」
接著我們也好奇:《共犯》裡的角色都很孤單、很想要朋友,你是不是也有覺得孤單的時候?
鄧:「我國中的時候其實沒那麼外向,甚至可以說是很封閉很內向的人,那時候真的很孤獨,放學回家都是一個人走。後來去讀華岡藝校,就有點被改變了,比較會跟同學一起聊天、放學一起去哪裡玩等等。」

溫:「其實在這世界上,沒有一個人不是寂寞的,差別只是你有沒有意識到而已。我自己看完《共犯》,會覺得我的感覺比較接近小喬,因為我也是單親,也是只有媽媽在,她也是工作非常忙碌。不過我沒有那麼把寂寞這件事放大,就覺得每個人都是這樣,所以不需要特別抒發。」
鄭:「其實我自己,日常生活是不太會寂寞的,所以如果有寂寞的時候,就會特別享受。我很喜歡像是,很多朋友在樓上,然後我自己趴在欄杆上發呆,想自己的事情的感覺。(問:那如果是片中那樣,被孤立排擠的狀況?)如果是身邊沒有人可以相信的寂寞,那就會很討厭了,那種是比較陰暗的、逼不得已的寂寞。」
那麼,自己現在最大的煩惱是什麼?
溫:「我會希望可以讓這社會更好一點,不確定什麼方式,可能是用電影、歌曲、或我的表演去影響這個社會。有時候對這社會上的事看得太少,學得太少,知道得太少,就會覺得煩惱,又不希望只是無力感,而沒辦法改變。所以像學運我會去參加,同時又一直檢討我到底能夠做什麼?這世界最大的問題就是,太多人他們什麼都不做,或是覺得做了任何事都沒有幫助。他們都把自己看得太小了。」她頓了一下又補充道:「我不希望服貿通過!」

鄧:「我的煩惱還是『同儕』吧!人生下來就是要面臨一個一個團體,一個一個 team,這個 team 可能最初是家庭,然後從幼稚園或國小開始,就會有同儕,但是同儕不可能每個人都合你的意,所以這確實是一個煩惱。」
接著我們問,會有想趕快長大的感覺嗎?沒想到意外引起一番笑鬧——
鄭(口氣沉穩):「不會,因為已經過了小孩子的階段了」
溫(詫異):「真的假的?我還一直留在小孩子的感覺耶!」
鄭:「你不服老啊~」
這麼一來一往,反倒讓青春的朝氣更蓬勃了。最後還是認真回答:
鄭:「我希望自己多一點擔當,可以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可以為別人負責。」
鄧:「目前應該還沒有急著長大。我也還在享受小孩子的感覺。」

那從當初拍攝的兩個月、到現在過了將近一年才看到成品,有什麼感覺呢?
溫:「其實劇本修過三四版,我自己喜歡的是再前面的,比較不合理、不需要邏輯的版本,後來越來越變得清晰和邏輯化,反而太清楚了。不過話說回來,現在的版本肯定也是最好的,因為很可能它如果恢復成原來那個版本,你問我們的時候我一定又可以找到覺得不喜歡的地方!(笑)」
那拍戲過程中,和導演相處的感覺如何?
鄭:「導演很少在現場講話,可是很常私下對我講戲。他會跟我說,這個地方再放一點或再收一點,這個感覺很好要留著,這個感覺不好要拿掉。其實一開始我也不知道他要什麼,他會很貼心跟我說大概的方向,可能要做什麼,怎樣比較好。」
溫:「我很喜歡榮吉導演,他看了《甜,秘密》就找我跟巫建和來演,會喜歡那部片就代表,他跟我有某種相近之處。跟他合作很多時候有種無形的默契,不需要太多溝通,我們都知道我們在幹嘛。他不太講話,而且他很慢熱。」

那關於角色的選擇,有什麼值得分享?
溫:「朱靜怡蠻難演的,她有很多東西是最單純跟直接的,不需要一些花俏的表演,那反而是最困難的。」
鄭:「在第一次試鏡選上後,劇本發下來,就曾經問我們覺得自己最像哪個角色?我就印象很深刻我回答是葉一凱。可是最不能接受的是打耳洞,真的是克服了心理壓力。」
鄧:「應該很多人覺得那種好學生就是像我這樣,斯文斯文的(溫:自己說!)白白乾淨的(鄭:你很乾淨嗎?)(溫:並不是白就是乾淨好嗎!)感覺就是有點刻板印象。所以當初其實心裡就有個底,就覺得我應該會被選到這個角色。」
《共犯》劇照
鄭:「還有一次是表演課,她(溫貞菱)跟我對戲練習,結果她整個爆炸,扯到我的衣服都有撕裂聲出來,我真的被嚇到了!」
溫:「對,那時候只收到一個指令就是『他殺了妳哥哥』,沒有告訴我任何原因,我一上去就開始拉扯,然後他的衣服好像被我扯破了!(笑)」
那麼,有了這次的經驗,未來還想繼續當演員嗎?
鄭:「如果有好的劇本。」
鄧:「如果有好的緣份」
那除了演員之外,還會想擔任劇組裡哪樣工作?
鄧:「我比較想當攝影組。」
鄭:「我想當導演。如果有一天當上導演,就來幫阿吉拍紀錄片,拍他成為導演的心路歷程。」

那能不能說說,最喜歡以及最崇拜、最想成為哪個演員?
溫:「喜歡的演員很多,像茱莉葉畢諾許、張曼玉,或演紅白藍(註1)的那幾個女生。男演員的話,我非常喜歡李歐卡霍的專屬男主角(註2),我覺得他帥~斃了!至於要成為一個怎樣的演員,我不會期望成為誰,我覺得做好自己、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這最重要。」
鄭:「我喜歡柯佳嬿。我想成為梁朝偉!」
鄧:「最喜歡的是田馥甄。演員的話,我之前看過霍建華演一部戲,他在裡面演皇上,他的眼神有讓我感覺到他想表達的,就覺得很喜歡。」
鄭(補充):「我喜歡包大人,就是很黑的那一個(金超群)!」
溫(也補充):「最近蠻喜歡萬茜的!」

那最後,還有沒有什麼話想對來看《共犯》的觀眾說?
鄭:「孤獨的人都會有一個出口!」
鄧:「希望喜歡壓抑情緒的人不要太壓抑自己。」
溫(憂心忡忡):「其實,你們年紀稍長的人比較不容易被電影影響,但我蠻怕年輕一點、十五六歲的觀眾看了這部片,會覺得比較負面。我自己一個人看完,走在路上都會很難過,所以我不知道多少人看完會覺得憂鬱,覺得天啊這些人都死了,或覺得我就是跟他一樣,我也沒有朋友,是不是應該要離開?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但是這讓我很害怕!我希望看完這部片的人,得到的是正面的力量,就是你還好好地活在這世界上,或知道世界上有人跟你一樣覺得很孤單,請你要為了這樣的人活下去!這真的很重要。」

後記:一口氣聊了一小時,年輕孩子講起話來毫不停速,其實真的很過癮。而我的感覺,是這些孩子都很「乾淨」,內心一片光明,表達無保留,而且真心相信自己的話。或許這就是青春的特質,也可能是拍完這樣一部電影,真的改變了他們吧?我期待未來還能在大銀幕上、以及像這樣的場合遇見他們,也許坐下來,喝杯茶,聊聊他們眼中的世界是不是又不一樣了。也希望到時候,他們的友情仍然比共犯還緊密,比逆光更耀眼。
註1:指的是奇士勞斯基【紅白藍三部曲】的女主角們:《紅色情深》的伊蓮雅各、《白色情迷》的茱莉蝶兒,和《藍色情挑》的茱莉葉畢諾許。
註2:指的是與李歐卡霍合作長達三十年的丹尼斯.拉馮。

採訪:張硯拓

撰稿:張硯拓

攝影:兄弟項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劇照)

溫貞菱 鄧育凱 鄭開元 張榮吉 共犯 逆光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