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奧斯卡是一場秀,演員們就是吸引全球觀眾的最重要利器。而比起影片整體的缺乏亮點(或說是話題性),2015 年奧斯卡的演員獎項們,則是很有戲。這些戲又可以從過去奧斯卡的給獎資歷中,整理出一些脈絡:

【回歸的老將】

在戰況最詭譎、競爭最激烈的男主角獎項,希望最濃的依然是《鳥人》的麥可基頓,而這不只是因為片子強大、他也豁出一切老本(包括假髮髮片、凸肚鬆垮、滿臉皺紋)配合演出,還因為這「老將回歸」的戲劇性劇碼,肯定是所有人心中暗自的期待——
2009 年,米基洛克以《力挽狂瀾》拿了一大堆最佳男主角獎,雖然最後在奧斯卡敗給《自由大道》的西恩潘,但那從滄桑中重新站起的姿態,已經無比迷人。隔年,傑夫布里吉以《瘋狂的心》拿下最佳男主角(再隔年又以《真實的勇氣》入圍),也開啟他至今的「微狂智者」形象,商業戲路大開。2012 年,克里斯多福普拉默則是以《新手人生》拿下最佳男配角,讓這位《真善美》的經典男星又重回大銀幕焦點。同一年入圍的還有跟他同屆的瑞典國寶麥斯馮席朵,兩位目前都還在線上活躍著。
是以,如果麥可基頓順利拿下最佳男主角,蝙蝠俠歸來,從百老匯(劇中)反攻好萊塢的戲碼鐵定動人。這也是當天最重要的懸疑之一。
【難以辨認是你】

另外兩位最佳男主角的競爭者,分別是飾演霍金的《愛的萬物論》艾迪瑞曼恩,及《暗黑冠軍路》的史堤夫卡瑞爾。前者演出高難度(但也是影獎最討好)的重度身障形象,維妙維肖且壓抑中不失張力;後者則是完全把過去「喜劇中年男」的味道洗去,變成陰鬱的厚皮的億萬富翁,一個放一個收,相同的是都讓人認不出來,但又不致於連演技都僵硬。
過去曾變過這樣魔術的,是體重如氣球般大起大落的克里斯汀貝爾,和《藥命俱樂部》的兩位男星馬修麥康納、傑瑞里托。但他們都是靠真正改變生理外觀,而非單純的演技詮釋。若真的要比較,則《黑暗騎士》的希斯萊傑最有這樣「神情置換」的難度和難以辨認。當然這也帶出另一個面向,即奧斯卡(或說好萊塢)傾向褒揚對非典型心靈的詮釋,小至《王者之聲》國王的口吃、《自由大道》主角的陰柔氣質,或《派特的幸福劇本》小珍妮佛的外放性格,或《藍色茉莉》的偏執,《黑天鵝》的為藝術瘋魔,甚至《藥命俱樂部》的「病態」……
所以在女主角獎項,今年也有瑞斯維絲彭洗盡了鉛華,在《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演出人生崩潰的女主角,不只前後的情感厚度足,更逼出了過去不曾見過的生猛力道。
【可以先背稿了!】

每一年的演員獎,往往也有一兩項是還沒頒獎前,就幾乎大勢底定的。包括 2011 年《黑天鵝》的娜塔莉波曼,2013 年《悲慘世界》的安海瑟葳,2014 年《藥命俱樂部》的傑瑞里托,還有今年《進擊的鼓手》J.K. 西蒙斯。西蒙斯從各大小電影、電視中的配角,累積無數作品讓你對他的臉很熟悉,他在舊《蜘蛛人》系列的漫畫丑角演出、《鴻孕當頭》的開明父親和《即刻毀滅》、《型男飛行日誌》裡的客串,都有效而值得信賴。但誰能想到原來他擁有如此深厚的彈性和爆發力,演出《進擊的鼓手》中魔鬼教頭的脆弱、溫暖、嚴酷、惡毒、帥氣五合一?這是今年奧斯卡最篤定的一個獎,想必他也早就擬好謝辭,練好節奏,還改過 N 次了。

此外,今年的女主角獎項也幾乎沒有疑問,在近年入圍的常客珍妮佛勞倫斯、潔西卡雀絲坦都缺席,另一個常客(同時也是最大對手)《大眼睛》的艾咪亞當斯爆冷未入圍的情況下,茱莉安摩爾憑著《我想念我自己》封后,幾乎可以確定。當然她是實至名歸的:早已集滿三大影展(坎城柏林威尼斯)影后的摩爾,這是第五度提名奧斯卡了,而且同樣在今年還有大衛柯能堡的《寂寞星圖》,也可以看到她不可思議的「理性斷線」演出。《我想念我自己》的漸進層次和人性滋味,收放鮮明,也比劇情機巧的《控制》的蘿莎蒙派克要服人。期待朱利安摩爾在典禮上的演講。
【超級新人終於登場】
當代最優秀的英國男星之一班乃迪克康柏拜區(俗稱 BC)在叱吒電視與戲劇界多年後,終於以《模仿遊戲》一口氣入圍最佳男主角,成為最有希望的三強之一。而他也確實交出足以封帝的表演。在戲裡,BC 比麥可基頓、艾迪瑞曼恩都更激昂起伏,角色本身的多重形象(數學天才、同性戀者、情報單位軍人、社會障礙人格)在他身上疊合出豐富的亮度,就算這次還不到登頂的時機,但來日方長,而且以 BC 發光的效率,下次機會一定來得很快。
此外還有個人特質鮮明,聰明又非常有人緣的艾瑪史東,以《鳥人》入圍最佳女配角;還有《愛的萬物論》費莉西堤瓊斯重演她在《狄更斯的祕密情人》「從少女演到少婦」的收斂層次,這兩者可謂是今年新入圍的兩枚嬌點。
最後還有,入圍最佳女配角的梅姨和最佳男配角的勞柏杜瓦,兩者的演出都是讓你一見面就覺得心安,整部片的重量到此吃了秤砣,打上基本分。好險這兩位的戲份都是配角,沒有威脅到主角獎項的戰局。其他常客還有近年頻頻被提名的布萊德利庫柏,以《美國狙擊手》入圍最佳男主角,可惜片子的強度和演出本身都沒那麼突出,似乎註定要陪榜了。剩下的懸念是女配角獎項,《年少時代》的派翠西亞阿奎特氣勢最強,但《我只剩勇敢》的蘿拉鄧也演出簡單中不凡的溫度,也很值得一座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論誰得獎,上台都又會感謝梅姨吧?

打開電視,收看紅毯,等待明星,和他們的華服——奧斯卡是電影工業最頂端的儀式,是我們的著迷和仰慕,給了這些明星膨脹的自我和極盡奢華的生活。然也是他們的演出,讓你我記憶中的魔術時刻,有了得以承載的媒介。在明星身上看見人世百態,再在這百態中折射出對世界的認知,這是我們一直仰望星空的,最重要的理由。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CatchPlay、傳影互動、UIP

張硯拓 電影 奧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