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配音樂: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 (Beethoven Symphony No. 7 in A major, Op. 92)

愛丁堡(Edinburgh),英國蘇格蘭(Scotland)驕傲的節慶之都(the Capital of Festivals),有著如夢似幻的城堡聳立在城市鬧區的中心,三年前獨自拖著六十公斤的行李、家當走出火車站時,莫名,宮崎駿的電影天空之城主旋律,在腦中隆隆的演奏出聲,旅行的疲倦與面對新生活的焦慮全被興奮所取代。這就是愛丁堡,節慶滿滿的八月時,眼睛所見、耳朵所聞更讓你忙得不可開交;名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的新、舊城區建築,全球最大節目規模的藝術節,絕對讓你心神蕩漾整個假期。

在節慶歡愉背後的一般居家生活,對於流浪異鄉的遊子而言,也是充滿刺激、衝擊與挑戰。對我這個饕客來說,少了台灣俯拾即是的美食小攤、7-11式的各樣餐館,想像力非常重要!在環境幽美、民風純樸的愛丁堡,廚房總有幾扇明亮的大窗,沒有鐵欄杆的視野更讓創意飛翔,腦中想像著懷念的台灣滋味,手中忙著柴米油鹽醬醋茶,玩得好不盡興,對於這個沒有下過廚的男人亦或是男孩,廚房是新的玩具間。

定義創意這回事虛幻的讓人覺得摸不著頭緒,還是摸不著頭緒的竟就是創意?請出定義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的英國佬如是說:這些產業啟發於個別的、原創的創造力、技術與天分,而且這些元素有潛力經由開發衍生及有效利用智慧財產權,進而創造財富、工作(出自英國文化媒體暨體育部, 2001年研究報告)。嗯…OK, well… 如果不是為了賺錢,去掉產業這個大包袱,市井小民的生活應也能以創意入味;就像牛肉麵的牛肉是要清燉好吃還是紅燒好吃,我在愛丁堡的自家廚房裡就自我思辯了好幾回,最後恍然大悟,煮不出台北經典的老熊牛肉麵那就來個自創的老林吧!自由的心、靈活的腦,處處可以是創意。

藝術這回事也是被眾人連哄帶騙的拱上創意產業催化劑的寶座,不管它心裡到底是願不願意。話說回來,什麼是藝術?張著眼睛吐著舌頭,這回誰來定義?作為愛丁堡年度系列藝術節旗艦的愛丁堡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可瘋狂了,能夠站著、躺著、吹的、拉的、擺著、跳著、唱著通通都賣票號稱藝術。同時間的愛丁堡國際藝術節(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的所謂「高檔(高額頭、老學究)藝術」(high-browed arts),似乎需要正襟危坐、劇院式的儀態擺著的,也是藝術。但能夠撼動人心、激發靈感,誰管高檔、低檔,能夠抓到心頭亂竄靈感小老鼠的,就是我他媽的好藝術啊!(沒聽過國罵也是一種藝術嗎?尤其在各國雲集的留學生社交餘興節目裡)

也因此從台北到愛丁堡,從國家音樂廳到亞瑟廳(Usher Hall),以古典音樂為創意引擎的我,都在尋尋覓覓那隻小老鼠,有時毫無所獲、有時卻又滿載而歸;至少今晚就還不錯,在來自美國明尼蘇達交響樂團的貝多芬第七號交響曲中,I got you!不過,近幾年來,我越來越有一種體悟:能不能幸運的捕獲靈感,決定權基本上也很有個性的操之在己;能不能放下心防,讓心靈馳騁與創意邂逅,並不全然決定於藝術家,或說藝術家也不見得一定要介入。這就像一頓美好的晚餐約會,燈光美、氣氛佳、音樂好聽,美女與野獸如果沒有感受、分享彼此的真心誠意,沒有打包票獲得童畫故事書般的美好結局。

愛丁堡得天獨厚擁有一些世代累積呵護的客觀條件,讓人容易和藝術、和靈感墜入愛河,當地居民以台北腳步標準來看大多「散漫」,或說「享受生活」,但似乎正是這種散漫,培養出一種承受創作混亂瘋狂的包容與空間,使得這座城市搭好舞台,隨時準備好迎接來自世界的創作靈感上演,包括在你的腦袋裡面。

然而法國作家紀德(André Paul Guillaume Gide)說得好:「不朽的傑作,是瘋狂所喚起,由理智所完成」;台灣追求效率的理性訓練,也是創意的好拍檔。紮實的基本訓練與高品質完成度使認真的台灣人總有機會從國際人群中亮眼的跳出來,完成一件件跨領域創新傑作。觀賞今年(2010年)愛丁堡藝術學院碩士畢業展,我見到了許多台灣滋養的心靈,在愛丁堡獲得創意思緒,有、無形空間解放,在各自的領域開花結果。或許是這些藝術家們感染了愛丁堡的夢幻氣氛、被藝術節閉幕煙火秀所啟發,亦或是受了東西方文化交流衝擊的激盪,而有所體悟;但從他們的作品中,很難忘記、也能感受他們都曾受台灣土壤的滋養。

或許台北在放大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空間承受,與包容不同混亂瘋狂想法後能成為華人世界的愛丁堡。但也許只要解放自己的創意腦袋,之後節制的用理性完成靈感,在何處都可以成就一個亞洲創意之心。

 

 

文字、攝影:林冠文 

愛丁堡 天空之城 宮崎駿 創意產業 紀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