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胤,台灣導演,生於緬甸,中學離鄉到台灣學習印刷及設計,並利用時間打工賺錢回家。大學畢業拍攝《白鴿》即一鳴驚人,入圍釜山、哥德堡等多個影展。長居台灣的他回到故鄉緬甸,利用極精簡的人力捕捉緬甸現況,先後完成《歸來的人》、《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與曾經代表台灣參加奧斯卡競賽的《冰毒》,三部長片被視為「歸鄉三部曲」。2016 年再推出新作品《再見瓦城》,被選為金馬影展閉幕片之外,開拍前已在世界各大影展拿下創投、劇本的獎項。

《冰毒》劇照。

Q:談談你是如何與台灣結緣的?

我算是十六歲過來台灣念高中,一直念到研究所畢業,留在台灣這樣。全緬甸數千人當中,每年大約挑選五十到兩百人,我們那一年就挑選了六十人,我就是其中一人,所以其實很像中樂透來台灣。

趙德胤,高三宿舍前。

Q:台灣對緬甸的華僑來說,是一個怎麼樣的地方?

第一,它意味著可以改變你的命運。因為緬甸位在邊境,華人在身份上不被認同,如果堅持保留所謂的華人文化跟信仰,那融入緬甸就有點困難。再來在政策上,其實緬甸政府到目前為止,一直對華人的身份是有點打壓的。小時候比較像在過台灣民國三十年左右的生活,所以某個程度上,我是穿越時空五十年。你會發現所有的東西不太一樣,就是一種震撼。剛下飛機,跟你想像中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為緬甸的資訊落差。

Q:一開始你拍片是為謀生,謀生可能也是當下不得已的決定,那又是如何拍出興趣,以此做為自己的事業?

有一個轉捩點是,其實我大學是念設計,畢業製作每個人都要做一個設計作品。我的教授說:「趙德胤你的設計、繪畫是班上的中下,為什麼不去找一個媒體或技術是你非常擅長?用媒體來創作一定會比別人好」。那時候想說,其實從高三到現在我都在拍婚禮、拍畢業光碟,都在做影像。我就一個人拍了一個短片叫做《白鴿》,教授把那個短片拿去參加影展,就中了很多影展、得了獎。

那時候開始幻想,以後自己可不可以從事類似動態影像的工作,還不敢想要不要當導演。那時候導演這個職位,其實我們也不太清楚他到底幹嘛,只知道說,電影可能是我未來想要做的,同時它是可以謀生的。

攝影:林家瑜。

Q:你應該也聽過很多人說「拍片其實賺不了錢」?

對啊,所以其實一直都在掙扎,包括到現在。如果你問我,到底什麼時候真的開始去想電影夢?以前都不稱電影夢,是因為,我從來沒有這種夢想是跳脫生活賺錢之外的。一直壓力很大、要寄錢回家,你不可能去想一個奢侈的藝術說:「啊,我要當個藝術家、我要當個導演、我有一個電影夢」,但是直到《冰毒》拍完後,各界都給你很多鼓勵,包括代表台灣參加奧斯卡,你就認真的開始來想「我真的可以做一個真正的導演嗎?」。所以我在得台北電影獎的時候,那個獎,讓我有自信變成一個導演。我一直都是在用一種,很土法煉鋼的方式去嘗試做電影,所以是沒有自信的,只是覺得那樣做電影,在當下很充實,所以就一直做到現在。

Q:如何在題材與資金間取得平衡?

我其實是苦過來的小孩,從小打工知道賺錢不容易,我不會一下子去跟別人要很多錢來拍一個很大的電影,但是,我可能要很少的錢,站在投資者的角度來跟他談電影。我覺得「講錢」不是最重要的問題,而是投資者、你那個朋友,他到底怎麼樣看待你、怎麼樣看待電影。我覺得去拍一個市場片或有票房的片,並不是一件壞事,是一件很難的事,因為你要協調溝通,要管理那麼多人、那麼多錢。有沒有站在跟你一樣的位置,或了解你、了解你的作品,跟你一樣有個目標,我覺得如果是這樣就夠了。就是要遇到對的人,臭味相投。

趙德胤拍攝《冰毒》時的工作照。

Q:這些年你跑了這麼多影展,其實你應該可以認識世界各地不同的資源,你會怎麼去找?還是說,其實別人會自動找上你,又怎麼處理?

在台灣,其實是很難,本來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你的作品如果市場不夠好,那就很難找錢。但是我們的狀況比較是把風險分擔在國際上,比如說市場做大,像我們的片在國際的版權賣得不錯,在台灣慢慢的就會有基本盤出來。

在國際上會去找的國家,像法國的口味很廣,他們一直都有一些輔導金或私人基金給國外的片子,但是競爭非常激烈,是那種世界級的導演去競爭。另外透過跟國外合作,他們帶我們走向更廣的、更不一樣對電影的看法,而不是只是很自我的在做電影,最重要還是那一塊。我自己同時也是製片,也會跟發行一起去學習怎麼賣電影、賣版權,跑下來就會覺得非常有趣。

Q:導演最想跟哪一些演員合作呢?或是你看到哪些演員的可能性呢?還是你會用自己的舊班底?

我應該不會。第一個要看案子。站在電影的觀點,這個劇本哪一個人適合這個角色,我就會找哪一個人。

關於卡司這件事,我覺得是電影導演不得不去面對跟市場溝通的一環,即便你不願意。但那就是導演的功課跟挑戰,那不是現實的逼迫,那是這個職業裡面的挑戰。一個光鮮亮麗漂亮的女孩,她沒有生活經驗,跟角色完全不一樣,你如果可以把那種女孩,變成大家能信服的角色,我覺得,那就是導演的專業跟成就感。

對我來說,演員是一部電影最重要的,我們什麼都可以沒有,但是,演員的表演要能說服人,很自然、很入戲,很能說服觀眾。我自己心目中有非常、非常多演員想要去合作,只是我覺得現實上要看,比如說,很多明星演員,他要不要犧牲其他的東西完成這個,我覺得他們有他們的責任跟包袱,是這個職業跟我們的職業互相在拉扯,要怎麼樣平衡,反而是我未來的功課。

《公視藝文大道》專訪趙德胤全集內容線上看

 

【公共電視】
公共電視於 1998 年 7 月 1 日正式開播,我們立志成為一個真正以民為尊的電視台,不專為政府或某一政黨服務;不以營利為目的,也不受商業或利益團體左右;是接收全民付託,以服務公共利益為宗旨的電視媒體。

資料提供:公共電視

圖片提供:公共電視

趙德胤 冰毒 海上皇宮 再見瓦城 金馬影展 公共電視 藝文大道 挖玉石的人 翡翠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