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出生長大的蔣雅文,「香港就是童年」,一個熟悉到反而不熟悉的地方,因為是家,所以少了探索的慾望。然而來到台灣住了八年,她發現原來台灣、香港共享許多回憶,像是周星馳的電影等。「原來港味對台灣是有一種獨特性和吸引力的,好像獨門一派,無法歸類到任何一種民族性。一說很『港』,我們就知道是在講一個什麼樣的型態,蠻好玩的。」因為在這樣獨特的環境下長大,養成蔣雅文獨立自主的個性,談到生活,「香港節奏快,有時候會覺得好像每個人的空間很小,沒有一個為自己而活的機會,但往好處想,會覺得年輕的時候,好好把握青春拼一下,不然到三十歲之後就會開始後悔年輕的時候過太爽,錯過了一些再也回不去的東西。我過了三十歲之後,比較能夠中肯的去看待其實港台兩地都有它的優點和缺點。」

處女座的矜持個性,使蔣雅文對事業中的每個抉擇都有所堅持,上台表演於是成為一種壓力。作為一名聽眾,她倒是放鬆許多,甚至和朋友在音樂節裡玩得瘋狂。她記得在某一次參與台北簡單生活節的活動裡,天候不佳以致於場地一片泥濘,她和一群女生朋友完全不在乎形象,盡情地隨著音樂起舞,穿著的一身白衣裳最後弄得滿身髒汙也毫不在意。

「那時候豁出去了,好像在宜蘭童玩節,脫了鞋子在泥地裡跑,想說都這麼濕了也不怕了。幾個人搞得全身髒兮兮的,連計程車都上不去,最後走路回家。人就是會有一個關口,在那個關口前面你會猶豫要繼續還是回家好了,可是一豁出去之後,會認識到不一樣的自己。都是在這種音樂節的時候才能認識到比較另一面的我,連我自己都比較陌生的那一面,才發現原來我可以這樣玩。那次我們沒有喝什麼酒,在一個沒有爛醉的情況下達到這種地步不簡單。」

不用酒精就可以在那樣場合裡自然 high 的蔣雅文,也因為某一次參與螢光派對的活動中,大家互相噴灑彩色螢光劑,玩得很瘋,全身沾滿彩色螢光的蔣雅文跑出來,一下子吸引了老公朱經雄的目光。兩人受訪時聊到約會時喜歡看夜景,特別推薦香港山頂的夜景,「在山頂上看夜景,好像在電影院有一個寬螢幕,它把一棟一棟房子很近地放在你面前,很抽離,你已經在山上,可是為什麼跟它那麼近,那麼多聚集在你面前,那種感覺很震撼。不能說去過世界上很多的地方,但我目前還沒有看過一個夜景跟香港是相似的,連類似都沒有。」

離開香港多年之後,有次蔣雅文帶朋友逛香港,來到維多利亞港看夜景,才驚訝原來景色如此迷人。「平常我只是會經過,不會佇足在那邊欣賞,可是因為陪著他們,在一邊默默看著,突然覺得好感動,怎麼那麼美,為什麼我現在才發現到它很漂亮。那一刻,因為離開而重新認識我出生的地方,是我重新愛上香港的時刻。」今年 Clockenflap 香港音樂及藝術節,即將於十一月底在香港中環海濱舉辦,來參加音樂節的樂迷及藝術愛好者,就可以在參加活動的同時飽覽維港景色。Clockenflap 音樂節開始舉辦時,蔣雅文已經不在香港,但每年到活動舉辦期間,臉書都會被好友洗版,「身邊朋友幾乎每個都在那邊,看到他們躺在地上喝到爛醉。我就會好奇,到底香港在這樣一個形式的音樂節裡面,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參加過台灣和國外幾個音樂節,蔣雅文覺得每個地方都會有不同特色:台灣人可能比較溫和,「享受是內斂的」,陶醉但不狂 high,「這也是我喜歡的,不要過吵,可以欣賞台上的人唱歌。」外國人則是經常拿著啤酒喝到醉醺醺的,「他們的那種醉醺醺又有好笑跟幽默的地方,因為很豁出去,可以玩得那麼開、那麼放。每一個地方都有他們的調性,都會讓人大開眼界。」

年輕時參加音樂節對她來說比較像是要參加嘉年華會,三十歲之後因為工作沒有時間揮霍時,反而覺得有這種機會都該去感受,「找回當初的自己。」平常和朱經雄工作上的相處融洽是為了朝向共同目標努力。「純粹在聽音樂的草地上面,靠在一起聽歌,那是很簡單的一種浪漫,在平常生活很難發生,回到家都在餵貓、挖大便(笑),一切都是生活,不是說不美好,但就是一種生活模式。但音樂節就是突然抽離,變成情侶的過程。」

這次音樂節邀到許多重量級樂團:冰島的 Sigur Rós、英國的 Foals、台灣的陳綺貞,壓軸登場還有眾多樂迷心中非朝聖不可的化學兄弟 The Chemical Brothers。眾多大團之中,香港樂團朱凌凌是蔣雅文推薦非看不可的演出。「朱凌凌若離開香港以外,可能沒有那麼讓人有共鳴,因為他們唱粵語。粵語是一種很有趣的文化,很直白,所有東西都不會拐彎抹角,一直有一種它的精神和態度在裡面。像我以前在念書時 LMF 就是那時候的代表,Rap 的內容都很諷刺當時的社會,每一個地方都會有這樣的一群人存在,我覺得現在我們這個世代,朱凌凌他們這一團是蠻瘋的,看著也覺得蠻開心、很 high 的港式樂團。他們很好玩,有一種港式幽默在裡面。」

蔣雅文推薦曲目:朱凌凌《我 D 骨好痛》

今年 Clockenflap 香港音樂及藝術節,不只有音樂還有劇場、馬戲、行為藝術等,希望帶給參加者豐富的聽覺享受之外,也有高度互動的深度體驗。與朱經雄共同經營位在台北捷運中山站赤峰街的 Ferment Store,蔣雅文對生活態度的美感也反映在服裝上,選擇設計簡單、不譁眾取寵的產品,太過浮誇的服裝在她眼裡是一種自卑的表現。她注重材質或剪裁,儘管產量不高、推出新品的頻率不高,但所有店裡的衣服都很實穿,「它不會很高調,但會讓人有自信,需要微妙地拿捏」

踏入婚姻的她,不想再花太多心思在打扮上,而期許自己培養出一種成熟而自信的氣質與智慧,「我覺得那比起身上穿什麼還要重要。潮流對我來說好像繞了一個圈,又想要回到最基本、最簡單的東西,希望有一天我只穿著一個棉麻、剪裁很簡單的、沒有什麼細節的東西,還是有人會覺得我現在穿的很好看,這就是你本來的樣貌,不是你身上穿的東西。」

率真質樸而獨立自主的蔣雅文,舉手投足之間展露的自信藏著不外顯的港味,彷彿港台「混血」,帶著香港回憶在台灣生活,堅持生活中的美感,成熟嚴謹的面對事業經營,卻能在音樂節中找到情感出口,盡情「放」得瘋狂。

Clockenflap 2016 完整音樂陣容出爐 Full Lineup Announcement!

人齊!Clockenflap 2016完整音樂陣容出爐,立即去片睇吓有咩最新追加,跟手上我哋官網睇埋演出時間表啦 : bit.ly/2eJkaxI Our full lineup is out now! Check out our video to find out more, and visit our website (bit.ly/2eJ8nN0) for the complete schedule! #clockenflap2016 #人齊

Clockenflap 貼上了 2016年10月27日

【關於 Clockenflap】
Clockenflap 是亞洲首屈一指的戶外音樂及藝術節,亦是香港的年度文化盛事。Clockenflap 旨在培育及宣揚創意思維,匯聚本地和海外的文化人才,期望透過一個無與倫比的音樂及藝術體驗啟發每一位參加者。作為一個國際級的文化盛事,Clockenflap 提供無數經精挑細選及多元化的活動,並鼓勵所有人放開胸懷,共同擁抱文化及想像力。2016 年將於 11/25(五)~11/27(日)於香港中環海濱舉行,詳情請見官方網站

撰稿:王顥燁

圖片提供:蔣雅文

音樂 現場 演出 Clockenflap 香港 蔣雅文 音樂節 藝術 Sigur Rós 陳綺貞 朱經雄 The Chemical Brother Fo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