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是幾個空拍鏡頭:遼闊無際的乾涸海濱,地平線的彼端是一排風力發電的大風車與冒煙的高聳煙囪,仔細看,你還會發現空氣裡飄浮一層薄薄的霧。如此景象令人好奇,這是哪部關於世界末日後人類如何浩劫餘生的科幻片嗎?

接著,鏡頭切到一個台灣老人的臉孔,耳梢掛著快被風吹走的口罩,兩眼無神地眺望遠方一根根煙囪,正肆無忌憚地排放廢氣……

乍看不是熟悉的台灣,其實就是台灣。

這是新銳導演莊絢維在電視電影《濁流》裡虛構的「萬河市」北岸,就在雲林六輕沿海取景。最近一次看見以空拍鳥瞰雲彰海岸污染狀況的作品,是林泰州導演去年入圍台北電影獎的《看不見的鬼島》。隔不到一年,往往是主流媒體「看不見」的地景又被看見,而這次是在一個劇情片裡,真實到駭人的奇觀地貌,既為虛構電影提供視覺衝擊,也是影射現實的批判支點。

《濁流》源於公視最新品牌「公視新創電影」的計畫,以「青年貧窮」為題,邀請年輕導演創作。「萬河市」是莊絢維戮力打造的「高譚市」,是台灣貧富落差、龍蛇混雜的一個極端縮影:北岸有著以六輕為原型的「中灣集團」,是青壯人口外移、荒蕪頹圮的重度工業污染區,以黃綠色調加強世界末日感;南岸是高樓林立、人口密集的都會區(在台中取景),其繁華體面建立於北岸的犧牲之上,呈現藍色的陰冷都會現代感。

在這條匯合最貧與最富、被剝削者與剝削者的「濁流」上,有兩名主角:一個是懷抱理想的郭市長(張翰飾),任內受制於腐敗的政商結構,有志難伸,只能同流合污,希望連任後一展抱負,奈何選情岌岌可危。一個是本性善良的北岸年輕人石頭(張睿家飾),離開廢土一片的北岸,在南岸的酒店作圍事,於社會底層匐匍求生。

座落於社經地位兩端的二人,因「中灣集團」的莊桑(羅北安飾)要幫郭市長「助選」──策劃一場假綁架案來扭轉選情,從此命運糾纏在一起。

前作《復仇》與《無敵戰艦協和號》,就已經展現莊絢維對類型片的偏好及駕馭能力,《濁流》再度朝台灣欠缺的類型電影開發,以假綁架騙選票卻走向意外發展為敘事主軸,風格冷硬帶點神秘感,混合政治、驚悚、黑色電影等類型元素。

中文片名叫《濁流》,英文片名卻是Upstream(逆流)。乍看矛盾,但看完或許就能理解箇中巧思。「濁流」意指金權結構大染缸。「逆流」指向他們的主動性,兩枚被擺佈的棋子如何反客為主。不過,這裡或許是高譚市,卻還沒有蝙蝠俠,得靠自己逆流而上、爬出井底。然而反制之道,似乎卻注定只能是遊走道德曖昧邊緣的險道。

有別於另一部「公視新創電影」《最後的詩句》,貧困如流沙,越掙扎越下滑,《濁流》似乎較有希望,可是這個希望又沾染《教父》式收尾的灰暗與不確定性。面對「青年貧窮」這個切身難題,兩位創作者的厭世及無望,折射的或許是一整個世代的集體感受。

最後,作為一部類型電影,除了具說服力的演員表現與視覺呈現、爾虞我詐的政治盤算細節,很重要的環節是剪接。訊息的給或不給,情緒的激越或壓抑,如何在恰當的時刻引發觀眾的好奇心與腎上腺素,進而推敲角色的話中有話,為其命運提心吊膽,牽涉觀眾很直覺的好不好看,或稱「爽感」。

就拿綁架重頭戲來說,從莊桑聽到郭市長落後七萬票起,低旋而持續揚升的配樂,暗示有大事要發生,又不輕易洩漏,接下來包括莊桑要下屬去給市長敬酒打氣(把他灌醉)、好心建議走後門別被媒體拍到醉態(落入陷阱),到綁架案真的發生。整場戲約六分鐘,善用眼神與陰影,一氣呵成得令人屏氣凝神,乾淨俐落到令人信服這是一場在莊桑運籌帷幄下天衣無縫的高竿騙局。

剪接與配樂功不可沒。剪接師高鳴晟曾以《神算》拿下金鐘獎最佳剪輯,近作包括《紅衣小女孩》、《麻醉風暴》等,在類型電影的耕耘深厚。配樂師是比利時人福多瑪(Thomas Foguenne),作品還包括類型完全不同的《最後的詩句》、金穗獎最佳劇情片《划船》等,是台灣電影圈不可忽視的名字。

或許比起同類型的外國作品,《濁流》限於成本、技術或經驗而未臻完美。然而對台灣地景的開發、虛構城市的創意、類型電影的執行成績,都有令人驚艷的部分,也讓人對「公視新創電影」接下來企圖用類型電影結合議題的徵案方式,有所期待。

 

【謝佳錦】
電影愛好者。

撰稿:謝佳錦

資料提供:公共電視

圖片提供:公共電視

公共電視 青貧世代 濁流 莊絢維 雲林六輕 類型電影 林泰州 麻醉風暴 高鳴晟 神算 紅衣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