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爆炸頭造型,坦露胸膛刺青,酷帥單薄的身形。沉溺於她的音樂中,迷走在她的歌聲裡,信手拈來地吹著口哨,呢喃囈語地唱著心情,兼具創作才華與帥氣 ──或許人們認為他帥氣十足、英氣逼人,而或許亦男亦女。無論怎麼評論,曾為 Cher、Rihanna、Christina Aguilera 等天王天后寫歌的 LP,用最純粹的自信唱著、神經質地唱著、勾引地唱著、溫柔地唱著、小心翼翼地唱著、爆發地嘶吼著……於是我們不小心在她的世界裡,迷了路。

LP 的專訪,談及德州西南偏南音樂節。有別演出中神經質的歌聲,
LP講起話來非常知性沉穩,表情一貫冷酷。

本名 Laura Pergolizzi 的 LP,來自美國紐約。高中畢業之後,LP 即投入自己的音樂事業。清亮穿透的獨特嗓音,很快就吸引了 Cracker 樂隊主唱 David Lowery 的注意,替她發行了第一張專輯。然而,LP 的音樂之路並非順遂,直到 2006 年登上了德州西南偏南音樂節的舞台,才逐漸引起了世界的關注。

後來,LP 開始替其他音樂人創作。前述之外,如 Rita Ora、Ella Henderson與日本女歌手 Hitomi 都曾找她寫歌,這些歌曲裡幾乎都有著 LP 基因裡的野性。比如與 Avril Lavigne、The Runners 等音樂人所合作 Rihanna 的〈Cheers (Drink to that)〉,歌詞書寫了一場快樂的派對,人們當下喝酒,忘卻過去生活不開心的時刻,想像美好的未來。在這樣的主題中,融入了不少無字歌的哼唱方式,讓整首音樂更加奔放,聲音的空間感亦更加遼闊,一如 LP 在表演中常融入的歌唱方式。

LP 歌唱的口氣如穿針般嘹亮,嘹亮中卻帶著難以言喻的壓抑。代表作〈Lost on you〉中,最初如碎念般地叨絮,點綴些口哨,直到副歌唱著失去的痛苦,哭喊傾瀉而出。甚至在歌曲中那獨特的共鳴高音,充滿細微的震動優雅地模擬演繹了尖叫、嚎啕、氣若游絲地講著話等複雜纖細的情感,倘若以音樂表情標記,可能尚不足歸類確認。充滿孤單感與故事性的歌聲,不是顧影自憐,也不僅僅是一個人抑鬱抒發,而是繾綣地揭開往事,從骨子裡歇斯底里執念,單品失去的滋味,五味雜陳。

現場演出的 LP,歌聲魅力驚人。

LP 在〈Strange〉中唱著「We are all strange / And It ain't never never ever gonna change」。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有權選擇自己喜歡的偶像,喜歡的造型。當男性創作者能夠自由展現自我的同時,女性創作者卻受到相當的限制,無論是 Sinead O' Connor 的光頭,Madonna 短髮年輕時的形象,都曾引起爭議。

或許人們普遍只會稱男性創作者為「大師」去歌頌其專業,卻輕易地賦予生理女性創作者「創作才女、女創作歌手」的標籤。特別在以男性為主軸的主流搖滾樂史,即便如 Big Mamma Thornton、Sister Rosetta Tharpe 等唱作俱佳、演出極具風格的傑出創作者,也往往被人們所忽視。直至今日,Taylor Swift 等最具地位的女性歌手,也曾言自己早期創作歷程之艱難,女性創作者與女性樂手所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由此可見。

而如同這些堅定的女性創作者,LP 用創作能量證明自己,抗拒世界用傳統的框架替她定義。那迷濛深邃的眼神,赤裸炙熱的情緒,與歌聲一併直穿樂迷的心臟。

參考文章| Refinery 29

撰稿:洪湛閎

圖片來源:1

LP Laura Pergolizzi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