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豬大爺 〕

我非常熱愛研究台灣插畫家的社群與作品,所以我也常常在想,這些插畫家們在看其他人或海外前輩的作品時,心中想的是什麼?或者他們看漫畫時的角度與我們凡人相異之處在哪?Cherng 與 Zzifan_z 兩個插畫品牌在社群上分別擁有各自強大的影響力,畫風與個性完全不同的兩位插畫家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好友,這次特別找來兩人談彼此的作品,也聊聊自己喜愛的漫畫,我將會試圖把這篇訪問,寫成一個 BL 漫畫的腳本。(不是!)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少女漫畫般的相遇

兩人的第一次接觸,當時子凡還沒以插畫家身分出道,是個遊戲公司員工,幫來貘作了一支動畫。所以 Cherng 在後來發現子凡也會畫畫、而且風格還是台灣插畫界比較少出現的流派後,產生了極高的震驚度。甚至還因為太喜歡子凡的畫風,主動請他幫忙畫一張自己的臉書大頭貼,這是 Cherng 從來不曾跟其他朋友做過的要求。

「我是在 Cherng 粉絲團創立的非常初期就喜歡他的粉絲,說文解字的時代,那時候他連大學都還沒畢業。」子凡認為 Cherng 在作品中呈現出渾然天成的幽默與筆法,是創作風格中規中矩的他所無法達到的境界,也因此更為崇拜。從子凡的視角來看,這個相遇的故事則更加夢幻。

從粉絲的距離逐漸拉近,成為合作對象後再轉為好友,並且互相欣賞,有如少女漫畫般的劇情。(不是!)

「子凡還有一個優點,就是長得很不錯,長得好的插畫家其實並不多。」來自 Cherng 的補充。

「子凡還有一個優點,就是大頭貼畫得很到位,可以美化主角的樣子,但又能抓到真人的神韻,和路上的似顏繪完全不同。」來自 Cherng 的補充二。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創作時,自己的意見最重要

兩人在今年都出版了書籍作品,不約而同的都是對當中的長篇漫畫感到至高的痛楚。

Cherng:「長篇漫畫有很多事情要鋪陳,平常我們畫一百篇的短篇,所耗費的精神和腦力大概等於一個長篇。」

子凡:「我的短篇通常是 Q 版人物,長篇會變成寫實常規漫畫,再加上場景跟彩色,時間會拉長非常多。所以我非常敬佩香港漫畫家門小雷,她可以整本的長篇漫畫都全彩,上色又精緻。」

雖然執行上遇到很多困難,但兩人也都同樣屬於在創作時,不喜歡詢問周遭人意見的類型,認為人多嘴雜,反而會影響自己的內容產出。

只能說,連在創作原則上都能意外達成共識,真是值得欽羨的心靈伴侶啊。(不是!)

兩人在今年也有許多異業合作的露出,當中子凡最滿意的,是他幫不同書種繪製全新的台灣專屬書封,這件事其實也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在台灣比較少有這種專攻書封繪製型態的插畫家,若能多多接案,之後集結成展覽,應該會很有意思。

而 Cherng 提到他目前最希望接到的異業合作,就是飛機彩繪,我們也相信這一定是不久後會發生的事,連那機身的畫面都已經清楚地映在我們腦中。子凡則想接一些女性化妝品、酒類飲品或零食的包裝合作,在台日都有相當多的產業選擇找插畫家來合作嶄新的形象視覺,我要誠摯與台灣老闆們推薦:這裡有很棒的貨喔!(端上桌)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櫻桃子與安達充

提到影響兩人最多的漫畫家,Cherng 選擇的是以《櫻桃小丸子》系列成為國民作者的櫻桃子。除了小丸子本傳外,為配角推出專屬的單行本《永澤君》,以及早期推出的單行本《神靈之力》,都是他的經典收藏。櫻桃子把自身的故事投入創作,再以不受拘束的筆觸與格式畫出。《櫻桃小丸子》中許多的角色,都是櫻桃子在現實世界中的朋友,粉絲可以透過蛛絲馬跡,去延展出作者的生活脈絡。

這些特色正好也與 Cherng 的創作模式產生了一定的連結,我們可以清楚明白這位作家為他所帶來的影響。在 Cherng 介紹櫻桃子的作品時,子凡不時加入討論,甚至表示《永澤君》是他人生中排名前三的漫畫,而能畫也能寫的櫻桃子所推出的散文集,也是兩人愛不釋手的作品。

不過除了櫻桃子外,子凡也提到影響自己風格最大的漫畫家,是日本運動系少女漫畫的超級大物作者安達充。在 Zzifan_z 的插畫作品中,關於他所熱愛的安達充的確有跡可循。不過子凡也提到即便是這樣的經典作者,在他生活圈中其實是個冷門的作者,但聽過他的推薦後去追的人,絕對是 100%  的入坑率。

子凡也把安達充的作品選為最想推薦給 Cherng 的漫畫作品,問他理由是什麼,適合的點在哪裡,子凡陷入思考中。

「因為自己很喜歡,所以希望對方也喜歡,是這樣的情緒嗎?」我問。

下一秒大家陷入曖昧的微笑中。

「安達充的漫畫風格有點村上春樹,有非常多的留白,能在短時間看完一整個系列,但又獲得極大的能量。他對故事那種輕描淡寫的鋪陳,是我最欣賞的部分。我推薦描繪高中游泳隊的《我愛芳鄰》,還有以拳擊為主題的《青春交叉點》,因為這兩套裡頭都會有很大量的男性肉體。」子凡認真地解釋。

下一秒大家陷入曖昧的微笑中。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我們都很懂《傳染》喔!

而 Cherng 則選了吉田戰車的《傳染》,作為推薦給子凡的漫畫。傳染是一套畫風、節奏、笑點、角色設定全盤都瘋癲的漫畫,一般熱門漫畫的讀者並不容易進入這個極ㄎㄧㄤ的小世界裡。對 Cherng  而言,《傳染》不只是一套推薦給朋友的作品。

「要找到看懂漫畫頻率的人已經非常困難,也因此,能找到和我一樣喜歡這套漫畫的人,那才是我的朋友。如果你是個不懂《傳染》的人,我可能只會與你漸行漸遠。」

聽完 Cherng 的宣言,在場的所有人紛紛表示:我們都很懂《傳染》喔!真的!好喜歡呢!還有買貼圖什麼的!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用一套另類漫畫作為收攏真心朋友的基準,我覺得很浪漫,同時對於身為插畫家的兩人來說,更有種難以割捨的契合感。

下流梗和靠女人?

除了向外推薦的漫畫外,我自己比較想了解的,是他們兩人在私領域的漫畫嗜好,於是我請他們各自提出「完全令人難以聯想到自己、但就是想告訴別人自己有看」的一套漫畫。

「《秀逗泰山》。」

Cherng 的答案的確就是令人出乎意料。這套在 90 年代展開連載並改編成動畫的作品,來自日本漫畫家德弘正也。內容包含了大量的下流梗與情色玩笑,在分級限制還不那麼明確的當年,順利地被引進了兒童市場。

「當時我年紀還很小,一些看不懂的名詞,例如自慰什麼的,我還會拿去問美珍(Cherng 之母)說這是什麼意思。」

眾人震驚之餘也提出問題:「如果小豬小羊(Cherng 姊之子女)以後也拿《秀逗泰山》的漫畫來問你裡面的名詞怎麼辦?」Cherng 悠悠地說:「喔,我會跟他們解釋啊,說自慰就是  %#@$%#@...」

「你姊會希望你快點離開這個家!」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而關於這個題目,子凡的答案也相當離奇。「我的話是《課長島耕作》,這是朋友推薦我看的,覺得很不錯,這個主角從頭到尾都在靠女人。雖然他女性關係很亂,但他對人是真誠的,不是隨便玩玩,待人非常重情義。」

我:「你這麼熱情地介紹島耕作的個性,是有希望未來可以成為這樣的人嗎?」

「沒有ㄟ。」(劇終)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選擇自己喜歡的迴路走進去

(訪問還沒終)子凡同時也分享了另一個比較少告訴讀者的事,就是他非常熱愛少女漫畫,可以一套又一套馬拉松式看下去。

「我最不喜歡看的就是少年漫畫,《少年 JUMP》一翻開我就要吐,一直在那邊熱血友情我都吐,這種東西打動不了我,我喜歡小情小愛的少女漫畫。」

我提出了疑問,對我來說少女漫畫為了美化角色,常常讓所有主角都長得差不多,而且少女漫畫劇情很容易走進同一種迴路裡,看久了難道不會厭煩?

「我完全不會,只要作者畫得夠精緻,我依然每次都可以投入故事裡。而且我分得出每個角色是誰!(得意)對我來說,少年漫畫通常也都是一種迴路,而我只是選擇了自己喜歡的那個迴路走進去。」

結束訪問前問 Cherng 拼命畫了五年的感想是什麼,他用幽微的聲音回答:「疲倦。」我阻止他做其他的回答,因為我喜歡這個厭世的答案。不過後來他馬上又開始討論起下禮拜要飛馬來西亞,去和真的馬來貘本人做超近距離接觸,說得談笑風生。

我覺得我大概懂了,和少年少女漫畫一樣,人生也是個迴路,我們只能選擇自己最適合、最能從中獲得成就與樂趣的那個迴路跳進去,偶爾沸騰、偶爾穩定、偶爾疲倦,然後準備面對下一次的迴路正要翻轉回來的那一刻。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專訪 Cherng  Zzifan_z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來貘新定義》

《我們的戀愛小宇宙》                             《來貘新定義》

作者|Zzifan_z                                             作者|Cherng
出版社|尖端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7.04.13                                   出版日期|2017.06.20

專題統籌:王寶尼

採訪:豬大爺

撰稿:豬大爺

攝影:王晨熙

插畫:王浩宇

場地協力:Play Design Hotel 玩味旅舍

漫畫 插畫 cherng Zzifan_z 子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