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        林婉瑜

跨過去
把一些難堪的什麼凋謝的什麼跨過去
一些將死的什麼破敗的什麼跨過去
在他們起身追你的時候,不要回頭
放絢爛的煙火、召集人群
大肆慶祝時間的葬禮

舊年已老,他穿著襤褸衣衫眨著滿布陰雲的眼睛
因為經歷太多分離的故事、暴力的發生,已疲憊不堪
他想跟隨狂歡的人群,一起跨過那條時間界線
最後只是頹然坐下,撫摸著身體裡的四季
把葉落、葉黃、花謝、花開
又重新數算了一次

9、8、7、6、5、4、3、2、1
帶著想收藏的回憶、想保持聯繫的人
舉起腳,向前踏出
把年跨過去
把一部份的自己留在原地
不愛的人留在原地(就讓他,和舊年坐在一起)
眼前是新的一年
新的年,已經正面朝向我來了
他面容稚嫩,剛剛出生
他對我

眨了眨眼睛

質物霽畫讀

這首詩描寫一般人跨年熟悉的場景,市區有煙火與人群、以及倒數的時間,我們想把「交替的介面感」表現出來,新年是一種尚未雛形的樣貌,於是我們在臉的前方裝置輕盈透徹的面具,後腦勺後有細碎的植物材質,象徵今年的雜訊,隨著時間把舊的煩惱放在背後。透明與白色的基底象徵純粹與新生,也是我們讀詩的感覺。

MW Studio 讀詩

跨年這首詩有講到時間的張力,以數字白話帶出告別經驗。最後「眨了眨眼睛」的畫面很可愛,有一種「準備好了,可以往前」的能量。這首詩我們在拍攝時放了很多玩心,因為用字直白,反而我們想發展出更大的空間,在現場做了很多隨機的靈感變化,譬如在附近撿到的廢棄瓦愣,我們也放進畫面,想營造一種「遊戲」的態度,表現地更魔幻寫實與濃郁。

貳零壹柒告別式X詩計畫】

2017 年末,BIOS Monthly 封面故事——貳零壹柒告別式,告別式,不一定是送走他者,也可能是自己的局部或失落的情感。BIOS 邀請任明信、宋尚緯、林婉瑜三位詩人,以「告別」為核心創作一首詩;並邀請了質物霽畫和 MW Studio,分別以植物藝術和攝影,來再譯詩的溫度。

為逝去悼念,為前路祝禱。創作聯名計畫,實驗閱讀能帶我們走得多遠,以詩為支點,質物霽畫的植物藝術做媒介,MW Studio 攝影為度量,錨定告別,在來得及前。

攝影:MW Studio:登曼波(Manbo Key) & 林建文(Chien-Wen Lin)

設計:質物霽畫(植物藝術)

髮妝:Yenting

模特兒:Mia

詩的未來計畫 林婉瑜 文學 質物霽畫 MW Stud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