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電視 一堆笑容同款的古椎的面

打開電台 生活除了情愛 就無別種歌通唱?

打開電視 一堆扮空裝瘋被消遣的歌星

打開電台 調頻的節目 幾啊年攏未改

打開電視 內容品質如何 大家攏知

打開電台 播送的歌都在談情說愛
 

川貝母的創作筆記

林強這首歌批判性很強,描述的娛樂世界是媒體亂象,時至今日並沒有改善反而更加變種強化,這種現象似乎沒有終止的一天,胃口只會越來越大。

我把電視機轉換成一個四方形的空間,正中央有兩個人坐在沙發上看著奇珍異獸跳躍火圈、右邊有成群的人在抗議扭打、左下角有人躲在洞穴裡,暗示雖然資訊發達卻是一種與現實脫軌的封閉行為;下方有人被蛇型的物體纏住了,象徵一種癮,無法逃離媒體的制約。

整張圖想延續原版CD封面繽紛喧鬧的感覺,早期的媒體還有種距離感,如今直播、即時、無用的資訊越來越多,為新聞而新聞,原本抽象的感受改為立體,具象的無時無刻不呈現在生活裡了。

有關〈娛樂世界〉

如果說,李雙澤「唱自己的歌」是音樂人對社會反思浪潮的開始,後來包含羅大佑《之乎者也》、鄭智化〈水手〉以及朱頭皮、施文彬等人的音樂,棒棒接力,流行音樂對社會現象、國際情勢、政治民生與議題的關懷越來越多。這一股瀰漫對社會風氣批判的音樂創作潮,在 8、90 年代達到鼎盛。

自 70 年代開始,私設的電視台逐漸興起,各項新奇內容包含摔角、賣藥、電影、色情,無奇不有,衝擊了台灣人民。1993 年 7 月,立法院通過《有線電視法》,讓第四台與地下電視台業者紛紛與新聞局申請,同年,第四台的總數甚至高達 400 多台。電視機成為人們配飯的最佳菜色,那些光怪陸離或狗血的情節,成為茶餘飯後與下課、公司午休討論的話題,而電台所播放的流行音樂,都難脫談情說愛。

由表現香港的〈皇后大道東〉對比描寫台灣的〈大家免著驚〉,林強與羅大佑唱著中正廟,公然挑戰大眾閱聽的神經。1994 年,林強與英國製作人 John Fryer 合作打造《娛樂世界》專輯,歌詞上延續了羅大佑的氣息,作曲,編曲卻十分英式,雖說在當時華語主流音樂格外引人注目,銷量卻遠遠不及林強前兩張專輯《向前走》、《春風少年兄》,甚至引來許多批評。如今被問起這張當年惡評如潮的專輯,林強曾在訪問中說到:「時不我與。」

二十年後回來看這首〈娛樂世界〉,世界似乎沒有變化太多,不過大家漸漸站到林強這邊。林強嚴詞諷刺了電視與電台,呼應〈現象七十二變〉中,羅大佑筆下「像彩色的電視變得更加花俏,能辨別黑白的人越來越少 」。從老三台到第四台雨後春筍,按理節目越來越多,資訊選擇越來越複雜,然而,在觀眾與聽眾不去抉擇、收視率光環的影響之下,節目品質低落、類型重複。這瘋狂、極樂的娛樂世界,讓林強不由發問:我們該當如何自處?

〈娛樂世界〉

收錄於林強《娛樂世界》專輯
發行時間:1994. 03. 18
發行廠牌:滾石
作詞:林強
作曲:林強

【畫一首歌】
歌詞是否有自己的靈魂?BIOS 封面故事「記憶九〇:一首歌,一個時代」,不以日期述說歷史事件,而是透過記憶重述音樂之於每個人私密的意義。「畫一首歌」單元選擇三首九〇年代歌曲,請插畫家川貝母從歌詞發展畫面,以圖像重新闡釋歌詞。2018 年的現在,有些歌我們註定忘不掉,有些詞已經有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畫面。畫一首歌,延伸歌詞展演的可能。

撰稿:洪湛閎(歌詞介紹)、川貝母(創作理念)

設計:黃詩婷(Cover 設計)

插畫:川貝母

封面故事 川貝母 林強 娛樂世界 音樂 歌詞 九〇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