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 So Neon 由主唱黃昭允、鼓手林江土、貝斯手文栽萖於 2016 年組成。團名為偶然在書店看到一本 80 年代的少年雜誌而以此命名,韓文中的 새소년 可以翻成「新少年」同時也有「鳥少年」的意思。2017 年陸續發表了單曲〈長夢〉與〈浪濤〉以及 EP《夏羽》。他們夢幻復古的低傳真旋律,以及主唱雌雄莫辨的中性魅力,在獨立音樂圈漸漸受到矚目。加上知名度較高的音樂人如 hyukoh、DEAN 以及 BTS 的 RM 相繼推薦後,更成為演場會門票幾乎場場秒殺的人氣樂團。尤其每次現場唱到〈長夢〉時,全場大合唱的氣氛,頗有台灣草東沒有派對唱〈大風吹〉時的味道。這次,在他們來台灣以前,有幸先以 E-mail 訪問他們對音樂的看法,以及首次海外公演的期待。

Se So Neon〈긴 꿈〉(長夢)

與所有年輕便初嚐成名滋味的樂團一樣,平均年齡僅 22 歲的他們,很快地面臨音樂從「興趣」轉變成「工作」的轉折過程。「現在開始有不能夠輕易放棄樂團活動的感覺,雖然偶爾有令人頭痛的事,還好其它成員們都會一起解決。未來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看到 Se So Neon 更多有趣的樣貌。」栽萖樂觀地說。至於樂迷們所關心的新專輯何時會出來,昭允回答「今年就算不是以正規專輯的形式,還是會發行不少新歌。」

當談論到「在弘大活動的女性音樂家」,韓國觀眾往往都有留長髮、端莊地彈著木吉他,一副溫順無害的刻板印象。而昭允則想藉由自己中性的嗓音打破大眾觀念,團員的衣著風格都以帥氣為依歸,讓人產生「原來女性音樂家也可以這麼帥!」的感覺。如果昭允在台灣讀女校,大概是那種時不時收到學妹告白信的風雲人物吧!然而昭允覺得自己私底下並沒有那麼受到女生歡迎,倒是女生朋友有不少。

專訪 Se So Neon 長夢 浪濤 夏羽   專訪 Se So Neon 長夢 浪濤 夏羽
專訪 Se So Neon 長夢 浪濤 夏羽
主唱兼吉他手黃昭允。

Se So Neon 的音樂結合藍調、爵士、迷樂搖滾等不同曲風,因此韓國有樂評家稱他們為「曲風破壞者」。他們究竟是如何駕馭這些風格,並內化成自己的特色?對此昭允給了一個雲淡風輕的答案:「我們依照自己身體和手感,自由地創作音樂,並不會刻意追求某種曲風。」EP《夏羽》中的 6 首曲目,都有截然不同的風格,例如〈長夢〉中低傳真的溫柔噪音,便與〈浪濤〉中倔強的放克鼓點天差地遠。昭允承認「偶爾做出風格截然不同的成品時,我們自己也覺得很神奇。」

他們創作品味獨特,但若企圖從他們的最近聆聽的音樂中找出線索,終究只是緣木求魚──三人的選樂標準都相當廣泛。江土最近在想要平靜心情時會聽木匠兄妹;昭允則是聽人氣女團 Red Velvet;栽萖聽的則是 D'Angelo and The Vanguard《BLACK MESSIAH》。

韓國獨立音樂誕生可追溯至 90 年代末期,然而接連受到亞洲金融風暴打擊,以及某樂團在電視直播節目全裸的脫序演出(註),使得所有樂團失去在電視曝光的機會,到了 2000 年代影響力一落千丈。這樣的頹勢直到 2008 年張基河與臉孔們(장기하와 얼굴들)、黑裙子(검정치마)等樂團,以不俗的詞曲創作能力及貼近大眾的歌詞重振獨立音樂的聲勢,才漸有好轉。韓國有樂評家稱他們為「獨立二世代」或「獨立音樂的文藝復興」。

距離 2008 年已經 10 年,身為一個新銳樂團,被問及是否有意識到與前行世代的不同,江土回答得保守:「我覺得我們在音樂上有重疊也有不同的部份,但是應該不能說完全不同。」尤其在最近他們也和張基河與臉孔們共同演出,有很多有意義的交流,而非二條無交集的平行線。「而且我從小時候便持續聽著黑裙子、張基河與臉孔們的作品,所以或多或少都有受到影響吧。」

專訪 Se So Neon 長夢 浪濤 夏羽
鼓手江土。
專訪 Se So Neon 長夢 浪濤 夏羽
貝斯手文栽萖。

再將時間拉回 2017 年,這一年或許可說是台灣和韓國獨立音樂看見彼此的元年,hyukoh 挾著台灣演唱會門票被秒的聲勢,8 月再度參加由滅火器所主辦的火球祭,Zion.T、Parasol 也都陸續來台灣演出。韓國方面,草東沒有派對、9m88 都受到電子媒體推薦。而 9 月落日飛車的韓國演場會,更將這股熱潮帶到最高點,不僅專輯《金桔希子》在唱片行數度被掃貨,「原來台灣也有那麼厲害的樂團啊!」這類評論也散落在各網路社群中。Se So Neon 對台灣獨立音樂瞭解到什麼程度、有沒有喜歡的台灣樂團,想必大家都很好奇。對此栽萖表示:「我自己當初聽到落日飛車時感覺非常驚豔,週遭的朋友也全都喜歡。似乎還有很多自己不認識的台灣樂團,因此對台灣的獨立音樂感到非常好奇。」

台灣不僅是 Se So Neon 第一次的海外演出,而且除了栽萖外的兩人也是第一次來台灣。台灣在韓國人的印象中幾乎是美食的同義詞,問到對台灣的期待江土毫無意外地表示:「非常期待台灣的美食。」身為第一個登上大港開唱舞台的韓國樂團,對此江土也非常興奮「期待見到曾經一起在韓國表演過的台灣樂團孩子王,以及其它第一次看的台灣樂團。」除此之外,因為這次海外演出的機會,栽萖燃起學習外語的興趣,雖然沒把握自己可以一直持續學習,但對於自己對外語產生興趣這件事仍覺得神奇。

Se So Neon 的EP《夏羽》,名稱指的是鳥類在夏秋之際,將髒掉的羽毛褪盡,重新長出鮮豔又豐滿的羽毛。這次 Se So Neon 的台灣演出行程不僅能秀出他們豐滿羽翼,更促使台韓獨立音樂界有更多的交流,讓彼此不只停留在「看見」階段,能夠進一步認識對方多元的音樂文化。

註|2005 年 7 月 30 日,樂團 The Couch 在音樂節目 Music Camp 直播中脫掉褲子露出性器官,這次事件後 Music Camp 停播,新設的音樂節目也取消現場直播。

專訪 Se So Neon 長夢 浪濤 夏羽

【THE BIRD WAVE: Se So Neon 1st LIVE IN TAIPEI】
時間|2018. 03. 23(五)20:00
地點|The Wall 這牆
售票資訊請見此

採訪:日日春放送局

撰稿:日日春放送局

圖片提供:映象唱片

Se So Neon Kindie 獨立音樂 韓國 落日飛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