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 The Notwist 之前,讓我們先描繪一下德國的音樂場景。

1975年,被譯為「泡菜搖滾」的 Krautrock(註 1)代表樂團 Neu! 發行新專輯《Neu! ‘75》,其中 B 面第1首歌曲〈Hero〉大大震撼了英美兩地的年輕人,龐克經典樂團 Sex Pistols 的音樂形式就是從 Neu! 身上倣效的。自此,整個 80 年代龐克音樂建立起全球性的風潮,發展成強調融合不同樂風的 Post Punk;而演奏更快速,強調 D.I.Y. 精神的 Hardcore Punk ,則成為了 Thrash Metal 的濫觴,或是再進一步轉型成精緻編曲、著重情感表達的 Post-Hardcore。當時的龐克音樂,宛如在與主流音樂大打游擊戰,遍地烽火,處處開花,全球各地的地下音樂場景漸漸成形,並體現在 90 年代主流的「另類搖滾」中。

Neu! 〈Hero〉 超過40年 Neu! 無論音樂或藝術都成為全球性的流行符碼

一直是搖滾樂一方之霸的德國,自不會從這場盛會裡缺席。當美國的另類音樂正在醞釀,根植龐克音樂的場景早已在德國發酵,並積極與美國 Sub Pop(發掘了 Nirvana)等知名音樂廠牌交流。於 1989 年正式成立的 The Notwist 就是在這樣的精華年代中萌芽成長,自同名專輯《The Notwist》開始至今近 30 年,活躍於歐洲獨立音樂圈,成為最重要的德國獨立樂團之一。從早期的 Post-Hardcore、Metal,到後來的 Indie Rock、Electronic 等,風格雖然不斷轉變,卻一直本著 D.I.Y. 精神積極橫跨各領域,將天馬行空的想像化作精密細膩的旋律完整呈現。

The Notwist〈Agenda〉 。早期風格遊走在Punk 與 Metal 之間,令人震撼。

在 2002 年發行的《Neon Golden》專輯中,可以同時聽見轟鳴的噪音吉他與流暢的溫柔旋律並存,在商業上獲得了巨大成功,成為 The Notwist 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當然,這並沒有影響他們多變的創作方式,也不見他們精神上的妥協,The Notwist 用實際行動示範各種可能性,更曾以多種化名挑戰過現代爵士、嘻哈等各領域,讓人懷疑他們是否連作夢都在創作。

The Notwist〈Consequence〉是《Neon Golden》中最受歡迎的歌曲之一。

一組具有影響力的樂團,背後代表的往往不只是樂團本身傑出的作品,還包含與在地音樂愛好者們的緊密連結,相互影響與推廣、分享各種有形與無形的資源。The Notwist 之所以能夠長年被視為德國獨立音樂的中堅分子,除了以上所提種種原因,還加上他們持續燃燒對音樂永無止盡的熱情,連帶影響到了許多年輕樂團。今年春天,The Notwist 將首次造訪台灣,主唱 Markus Acher 接受了這次的獨家專訪,與我們分享德國音樂場景的現況、以及影響他創作生涯的幾張最重要專輯。

專訪 The Notwist Neu! ‘75 The Notwist Neon Golden
專訪 The Notwist Neu! ‘75 The Notwist Neon Golden

Q、可以告訴我們「The Notwist」這個團名是怎麼來的嗎?

其實我們並沒有太認真看待取團名這件事;我們比較在乎它看起來是否有趣;譬如我們曾經想叫自己「地下樂團」還有「不」樂團。不過不曉得為什麼,現在大家似乎很喜歡我們的團名,也都能夠接受它,所以現在我覺得 Notwist 這個團名其實挺不賴的嘛。

Q、你們的樂團生涯從 1989 年開始已經快 30 年了,是什麼讓你能一直在音樂創作的路上走著?

說實在話,就只是因為這個我們很拿手(笑)。當然也是因為我們對所有的音樂風格都非常有興趣,而總是有探索不完的新音樂在等待我們發掘;而除了 Notwist 之外,團員都還各自加入了其他樂團,所以哪一天 Notwist 變得無聊了,我們還是能夠在其他地方繼續好玩的音樂。

Q、什麼是 The Notwist 至今面臨的最大挑戰?

時間。因為我們每個人都還有其他的樂團或個人計劃、工作等等,所以真的很難找出時間來做張新的專輯或是一起表演,大家的時間表永遠是滿的,所以如果沒有設定一個目標的話、就很難聚在一起去完成些什麼。但對創作來說,有時候不帶任何想法地去進行卻又非常重要;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最終會得到什麼。

Q、你們的音樂非常多樣化,有其他人的專輯或作品曾帶給你巨大的影響嗎?在這些作品中、是哪些部份吸引了你?

哇…非常多耶,我試著整理一些對我個人來說非常重要的專輯:

Talk Talk《Laughing Stock》: 完美運用聲音、特殊的器樂、即興創作去製造一個特別的聲音空間,連空白也是在計劃中的一部份。

Neutral Milk Hotel《In the Aeroplane Over the Sea》:因為那些失真卻嘹亮、那些令人無法置信的歌詞,這是一張不會因時間而褪色的作品。

African Headcharge《Drastic Season》:Adrian Sherwood 的製作深深影響了我。如此深沉、迷幻並且美麗。

The Tenniscoats《music exists 4》:完美,它是最棒的。

曾來台演出的 Neutral Milk Hotel〈Ghost〉

Q、可以和我們聊聊目前德國的音樂場景嗎?有什麼樂團是你想推薦給我們的?

以德國來說,我比較熟悉慕尼黑的音樂場景。現在最有趣的現象是 Krautrock 的精神仍然存在、或者說又回來了,在當前的許多德國樂團中都可以發現它的存在。我可以推薦 duo 1115,他們用反覆的音圈來創作即興電子音樂…非常催眠。還有 LeRoy,以及 Anton Kaun,Anton 有好多好多的作品,比如 Rumpeln,以及其他很多的跨界合作。然後廠牌 Gutfeleling-Records 有許多很有趣的樂隊,他們用全新的概念去重新創作傳統音樂,譬如 G-Rag + Landlergschwister 還有 Hochzeitskapelle,我和我弟也有參與(註2)。

Hochzeitskapelle 翻玩〈Bi-pet〉。

Q、身為一個玩團多年的前輩,你想給新團什麼建議?

不用去聽任何人給你的意見 :)

Q、下個月你們就要來台灣表演了!這是你們第一次來到這裡,對於台灣,你們有什麼想像?

我們非常期待這次的台灣之行!過去我們只拜訪過中國與日本,所以我真的很期待能去台灣;很多朋友告訴我那裡有很多好吃的東西、以及美麗的風景,我們中國的樂團朋友海朋森給了我們一張交工樂隊的專輯《菊花夜行軍》,我一聽就喜歡上了,真的很棒!希望這次去能夠認識更多的台灣音樂、還有買到更多台灣創作者的唱片。

Q、可以和我們分享 The Notwist 接下來的計劃嗎?

今年我們將會開始製作 The Notwist 的全新專輯,或許在今年底可以完成;同時我們也在準備《Messier objects》的特別音樂會記劃。我們每個人都有太多的既定行程與待辦清單,以我來說,我將會和我的新團 Spirit Fest 發行新的作品,11 月也會去日本巡迴!

註1|Krautrock 中文翻作泡菜搖滾,泛指 60 年代晚期至 70 年代的西德搖滾樂團,受英美搖滾樂次文化影響發展出的在地風格;1973 年 BBC 電台主持人 John Peel 為區分其獨特性,戲稱這一群樂團為「泡菜搖滾」而沿用至今。泡菜搖滾基本上有兩大類型,一是強調宇宙觀的太空搖滾,成為新世紀音樂之濫觴;另一種以極簡主義、重複節拍為主軸,為日後龐克及電子音樂提供許多方向。

註2|Acher 兄弟都有參與的 Hochzeitskapelle,利用民謠和管樂隊編制翻玩名團 Lali Puna 歌曲 Bi-pet,非常有趣。

專訪 The Notwist Neu! ‘75 The Notwist Neon Golden

德國傳奇之聲 The Notwist 首度來台

時間|2018. 04. 18(三)20:00
地點|The Wall 這牆
售票資訊請見 博客來售票網

採訪:stereotea

撰稿:stereotea、neuva

圖片提供:Highnote Asia

The Notwist 德國 獨立音樂 Krautr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