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2018 輯二【春暖花開,好想做愛】——情慾羅曼史漫畫接龍,如果將文學裡的性愛場景視覺化,慾望將有更多閱讀方式。春光正好,讓我們盡情性幻想,把自己種植在他/她的身體裡。第一彈,創作者 Phoebe Chen 以柔軟的筆觸記下微微震顫。

他細心鋪好毯子,摺好另一條給她當枕頭。在凳子上坐了一會兒後,他把她拉向懷裡,一手抱她,一手撫摸她。當她發現她單薄襯裙下的赤裸,她聽見他倒抽了一口氣。

「噢,我真的好喜歡撫摸妳!」他一邊說一邊愛撫她的腰部和臀部,感覺那細緻溫暖的肌膚,用臉頰在她的腹部與大腿間來回摩挲。如同上次,她依舊有點訝異於他所表現出來的痴迷。

她不了解的是,他在愛撫她那隱密而充滿活力的身體部位時,所表現出來的幾乎是一種對於美的痴迷。唯有熱情的人才會意識到這一種美。當熱情冷卻或消失,這種美所帶來的奇妙震撼就會變得難以理解,甚至有點邪惡;相較於視覺的美,這種既溫暖又充滿活力的美帶給人更深刻的感動。

她感覺到他的臉頰在她的大腿、腹部和臀部上摩挲,感覺到他的鬍渣與濃密的頭髮掃過她的肌膚。她的膝蓋開始顫抖,她再度感受到自己的亢奮與赤裸。她有點害怕,甚至希望他不要再以這種方式繼續愛撫她。她感覺他似乎正在逼近自己,無論如何,她等待,等待著。

 

Phoebe Chen 讀 D・H・勞倫斯《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在我國中時期,曾經有一次在圖書館架上發現了經典性文學系列小說,我遮遮掩掩的看,感覺又熱又刺激又羞愧。從此我的世界就改變了,我覺得那就是我從女童變成少女的重要時刻。《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就是裡面其中一本!所以我一看到書目二話不說就選了。這次的創作我特別採用手繪上色呈現水彩質感,紙的紋路等比較復古溫潤的感覺。

畫畫是我自小就培養的興趣,也沒有特別為什麼,畫著畫著不知不覺就畫到現在了。我總覺得難得有那麼一件事能做得比別人好些,不繼續下去未免太可惜了。我沒有想要改變社會的野心,一開始我只是畫我喜歡的題材,觀者看過我的作品後的反應引起我的好奇心,所以我才繼續踏上情慾插畫的路。我不希望每個人對性的看法都跟我一樣,但我覺得透過作品傳達看法也是一種很好的交流方式,有點像是把自己的價值觀晾在牆上說「好啦這就是我的想法,你可以靠近也可以走開」。

【封面故事 2018 輯二|春暖花開,好想做愛】 
「我們躺在上面做愛的那張床墊也散發著一樣的涼爽,在那張微帶黴味的床墊上,我們像孩子玩耍一樣,把一切拋諸腦後地做愛。陽臺的窗戶敞開,窗外吹進一陣帶著海水味和椴樹花香的暖風,風掀起了窗紗,窗紗慢慢飄落在我們的背上,讓我們赤裸的身體為之一顫。」——奧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 
 
有你的春日,最適合赤裸,最適合相擁。

插畫:Phoebe Chen

插畫家 漫畫 文學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情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