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貓起來!》,讚嘆《貓起來!》。

因為寫這專欄的緣故,讓長期佛系聽歌(不主動關注、朋友推薦隨便記記、連第三點也懶得掰,反正緣份到了,就會聽到好音樂)的我,交稿壓力大,每兩個月固定去滑滑最新發行,跟上潮流!三朝木奉 der!

Cage The Elephant《Social Cues》專輯封面。

每次滑滑最新發行,交稿壓力大,不免感嘆潮流。感嘆原因有二:

一:用一下財哥體...あの...嘻哈...跟電音...真的是當今主流...擋也擋不住...Gibson 破產...現在年輕朋友...玩音樂...都先買筆電...連我高中待的熱音社聽說也快倒了...幫 QQ...而我...交稿壓力大...不懂嘻哈...跟電音...玩團少年少女...何去何從...早知道...當初...聽父母的話...做嘻哈歌手...真的很帥...而且吉他好重...大包小包...掏悠遊卡...很慢...都會被司機瞪...

二:串流不僅影響大家聆聽習慣,也影響了音樂人發歌習慣,現在大家都發單曲,而我交稿壓力大,只好燒香拜拜,希望這兩個月有專輯能讓我寫。祖上積德,Cage The Elephant 發新專輯了!Cage The Elephant 這團也是很妙,一聽聽十年,每一張聽起來卻都像不同團,甚至每首歌都聽起來像不同團。先來提一下另一個團 The Black Keys 好了,因為我也很喜歡。這兩團各來自於俄亥俄州跟肯塔基(我幫大家查證過了,肯塔基就是肯德基的 Kentucky,不客氣!)州,都有濃濃的中西部車庫搖滾味,身為前輩的 The Black Keys 深沈,每次聽都讓我想拿一杯 Whiskey,而後進的 Cage The Elephant 則色彩大膽,不安於室如飲啤酒的少年。

雙人團 The Black Keys 其中一位就是做 BoJack Horseman 那首等登登等燈等等燈片頭曲(不是冰與火的燈等等登登等⋯⋯結局很生氣!!!)的 Patrick Carney。另一位 Dan Auerbach 則在 2015 年幫 Cage The Elephant 製作了拿下葛萊美最佳搖滾專輯的《Tell Me I’m Pretty》,來賓請掌聲鼓勵!應該是因為我覺得《Tell Me I’m Pretty》有點太 The Black Keys 的緣故(請問這位先生關你......?),這張《Social Cues》找來了另一位葛萊美金牌製作人 John Hill 一起摩擦一下。聽完再次覺得,Cage The Elephant 根本就是洛克人!真的每一張聽起來都像不同團!我沒有查證過,但應該是在上一張《Tell Me I’m Pretty》的時候學了不少招,變成自己的,雖然還是 Post-Punk 的基底,但狂野度男孩轉大人。

 

 

另一方面無法忽視《Social Cues》裡鼓機和合成器的大量使用,這個出道時曾被滾石雜誌稱作:「揉合 60 年代車庫搖滾、70 年代龐克精神、80 年代獨立搖滾綜合體的新型態樂風。」的困住大象(Cage The Elephant),在這張專輯裡面引力般地向 80 年代靠攏,雖然吉他位置越來越靠後,卻不知不覺有種可以在一家 Rock ’n’ Roll Bar 聽一個晚上的魔力。

既然說到鼓機,怎麼可以忘記 Beck!果然 Cage The Elenphant 沒忘了這跨世代的鼓機大神,原因應該不是我想的大神這麼膚淺,結果還真的不是。這首主唱 Matt Shultz 和 Beck 合寫的〈Night Running〉,正是他們今年夏天三十場共同巡演的同名單曲!但據吉他手 Brad 透露,他曾經暴怒 Matt 在做這首歌的時候各種早退,心思根本不在這上面,他只能氣噗噗,怒把半成品寄給 Beck ,人家一天之內就寫好主歌了,計畫通!龐克精神!MV 也是ㄎㄧㄤㄎㄧㄤ的,很棒!

追了這團快十年,聽完整張《Social Cues》,微微感嘆男孩長大惹,雖然有點懷念以前一張可以聽到 The Strokes、Iggy Pop,還有 White Stripes 的困住大象,但還是喜歡這張,一樣有點亂來,一樣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幹嘛,誰說龐克們終究剪了頭髮,剪了頭髮還是可以甩頭甩一個晚上RRRR!但這也只是聽這張專輯的後話,誰知道下一張 Cage The Elephant 還會不會搭理這張專輯裡他們找到的東西,畢竟變來變去才是他們的本性,也是我尬意他們的地方。

聽一個團有點像追劇,期待下一張(下一季)來些既耳目一新又緊扣情懷的什麼,但追的不是一個精彩的結局。寫出某首歌的某人,在寫出某首歌之後就再也不是當初的某人了,反之聽者也是。我們追的是一首一首錯過就回不去的當下。

只是我還是很生氣冰與火第八季就是。不接受反駁。

許含光 Lumi
從小讀音樂專欄、樂評,覺得寫出那些的大哥哥大姊姊都好帥好有品味,長大也想跟他們一樣酷。準備了幾句好似頗富人生哲理的話,希望未來某一天寫專欄或樂評時能在介紹裡用上,然後很酷。
結果陰錯陽差,發行了自己的創作作品,也偶爾幫別人寫寫東西,2 字頭過了一半才淒慘地認知到那麼酷根本不合自己失控的本性,懷疑人生,放棄自我,可撥(悲)。
JoJo!我不當人類啦!決定當一隻貓,貓起來!
許含光,創作歌手,1993 年出生於台北。耽溺於文字與音樂之間。已發行音樂專輯作品:《曖曖》

撰稿:許含光

設計:陳關文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許含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