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宜蘭沒什麼特別的好處,只是吃飽飯後,開車一小段,就有好幾處田間小徑、海岸、或生態園區提供散步的去處。各個地區姿態迥異,配合不同心情、時間、陽光明暗度、同行友人的類型和肚子的飽脹度,可以從豐富的清單中選擇當下的最佳搭配。有的途徑附以花香、有的配以稻草香清香加蟲鳴,有的是浪濤聲佐以淡淡的海風鹹味。因此身為一個宜蘭居民沒什麼太大的福利,有的只是大地慷慨附贈的多處後花園。虛榮一點,如果以鄰近公園作為一大賣點的公寓行銷著眼,蘭陽人大約都是居住於千萬豪宅。何況有些還是透天厝呢。(好的,我知道該停止這討人嫌的地域優越論了。)

以前生長在這片綠地之上,多半沒有什麼珍惜之情。俗稱「好山、好水、好無聊」也成了宜蘭同學間掛在嘴上、半真假的玩笑話。但久居都會,夾在擁擠的公車上、紅綠燈口的人潮、和無論什麼都要排隊的文化之後,也漸漸開始萌發出一股隱居的衝動。特別是吃飽飯後,能夠到那些後花園間,大吸入一口新鮮空氣的感覺,一瞬間的新陳代謝,抵得上半年努力擦抹的 SK II 青春精華露。

今年九月初,飯飽酒足的晚間,驅車前往員山鄉的花泉農場。這個用四年時間準備而成的免費開放式生態農場,野薑花開滿在步道的兩邊,走一小段,稍一拐彎,便在綠意盎然之中闢出許多可坐歇的小平台區塊。經營者楊先生將蘭陽平原所提供豐沛的地下水湧泉,澆灌養育出這一片芳香怡人的野薑花田,故名「花泉農場」。七月到十月之間的花期過後,便休耕保持地力,自然復原,潛心儲蓄為著明年的綻放。園內經營不用農藥肥料,一切講究天然有機。那一個晚上我們坐在餐廳旁的水上盪鞦韆,將腳浸在清涼的水中,一邊看著魚兒靈動地在腳邊游來游去,一邊喝著老闆娘招待的野薑花茶,聽他們創立園地的故事。
那天是初秋的晚上,品著淡雅清香的花茶,感受乾淨的湧泉在腳邊流動著,一切是如此乾淨幽麗,無端我就憶起王維〈山居秋暝〉中的「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在黑夜中的花田裡,夜晚似乎很深、很靜、很空寂,卻絲毫沒有寒意。那一種在昏黃的燈光下,坐在水上盪鞦韆,和老闆娘一起喝茶話家常的親切,讓人品味著人際間純粹的善與暖。時光似乎被拉得很慢,掉入懷舊微妙的氛圍裡。我望著暗夜裡獨自生長著旺盛的野薑花,在一個個青翠葉片間吐出白嫩的瓣蕊,聞著園內那一鼓靜甜的馨香,默默體會了一點隱逸詩人田園生活的美感。以往總羨慕「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的豪放,人生似乎就是要這樣的快意淋漓才叫痛快:或者有「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此種深妙穩雅、錯綜糾結的感懷,縱使惆悵,總不枉切實地走過一回,嚐了點難訴的愁滋味。但田園中這樣優慢靜美的深度,似乎就像玻璃壺中的野薑花茶,清透,卻淡而有味,適合長長的夜。

 

  道別的時候我們帶了野薑花粽回家,老闆娘也在園子裡摘了幾隻野薑花送我們。照她給我們養花的秘方,果然白花在室內開得又長又好。那一陣子總是漫著一室甜香,甜上心頭。於是那一季成為我的王維季,心心念念他的詩。上古一點隱逸的優美思維。而其中〈辛夷塢〉絕對是一首短而美麗的上品之作: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樹梢上的芙蓉花,默默地在山中綻放起一朵朵的紅花。
溪澗旁的人家悄無聲響,也尋不著一個人影。
花兒們就在這一片大地寧靜中,紛紛開放,又紛紛落去。

花泉農場:宜蘭縣員山鄉尚德村八甲路 15-1 號
(花期若過,可致電 0919 - 221506,花泉亦提供生態導覽、解說教學、梅香金棗 DIY 活動等等。)

撰稿:吳緯婷

攝影:吳緯婷

飲食 文化 台灣 宜蘭 野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