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ert Adams 認為新奇、秩序是好照片必須具備的條件。這幾乎是攝影師之間公開的秘密,只要你掌握了他們,你就可以讓災難變得美麗,讓死人生氣勃勃。但是關於無聊,我們還能從中發現一樣的東西嗎?當我們拍攝無聊的人或物,我們能像 Susan Sontag 所説,因此消除了未知恐懼並滿足了道德的焦慮,就像我們看到畸形人與非洲兒童一樣?無聊,作為一個攝影師厭惡的題材,或許正足以檢視攝影的本質。這一系列的照片都是在博物館中所拍攝,包括 Museum of Fine Art 跟 Metropolitan Museum。對我而言,沒有比在一個美的環境之中卻感到無聊,更是諷刺、無聊了。

撰稿:汪正翔

攝影:汪正翔

汪正翔 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