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紐約的 Jewish Museum 正展出攝影團體 Photo League 的作品。它於 1936 年于紐約成立,成員包括 Sid Grossman, Paul Strand, Lewis Hine, Lisette Model, Waleer, Rosenblum 等人。剛開始這是一群俱有理想的攝影同好聚集的團體(大多數是來美國的第一代猶太人),反對現代主義抽象的風格,以紀實攝影為主要的方向。它的成員帶著相機行走於紐約街頭,用超乎尋常的熱情捕捉平常而真實的事物。就如 Lewes  Hine 所說:

I have more been interested in persons rather than in people.
       但 Photo League 並不只是單純見證這個世界,在 Sid Grossman 的帶領之下,他們進而思考紀實攝影中個人的位置,以及與世界的關係。當時這是一個激進而大膽的想法,展覽的主題也正是 Radical Camera。


(Lewis Hine, Steamfitter, 1920.)


(Lewis Hine, Recipient of Relief from American Red Cross, Appalachian High During Drought, 1930.)

(Paul Strand, Wall Street, New York, 1915.)

Aesthetic view vs. Social mind

       雖然這是一個反現代主義的團體,但由今日看來卻還是十分的現代主義,他們對於真實的重視,對於 high art 的戒心與日常的關懷,都有現代主義的影子。因此嚴格說來,這是現代主義陣營內對於抽象的反動,追求更日常的景物而非抽象的形式。但是當我們看到照片之中由背影形成的色塊,漸層的台階,我們還是可以發現某種純粹的形式在其中。1947 年之後,成員們更趨向於專業化與精緻藝術。這種藝術與紀實之間的拉扯與自始至終存在於團體之內。

(Lusy Ashijian, Untitled (steps), 1936~1941.)

(Arnold Eagle, Third Ave Ei, 18th Street Station, 1935.)
(雖然反對現代主義的抽象性,但是上面的照片看來仍充滿形式與精巧的趣味。)
 

政治下的藝術

       展覽的簡介非常可觀,按時代分為 Decade of 20th, The New Deal, Herlem Document, The War Years, The Red Scare 等主題,分述這個團體在不同時期面對的問題,與應對之道。這並不代表每一張照片都會機械性的對應在每一個課題上,這些敘述只是讓觀者了解所有的作為都在脈絡之中,猶太人歷史感之強烈由此可見。譬如展覽中簡述 1930 年代經濟大蕭條以及 35mm 相機的普及,如何促使俱有社會意識的隨機攝影風格出現(chance photography)。而這正是 Photo League 興起的基礎。
       又如在冷戰期間,Photo League 被攻擊為一個左翼團體,領導人 Sid Grossman 甚至被指控與共產黨員有所牽連而黯然離開紐約。但其實他們對於階級與人權關心,在二戰之前卻是被接受與贊揚的。可見從新政至冷戰,美國的社會氛圍日趨保守。撰文者不無感慨地說,當成員試圖在理論上回應右翼的指責,整個時空環境卻已不允許,1951 年 Photo League 就在令人窒息的政治氣氛中結束。
(Godfrey Frankel, Heart Mountain War Relocation Authority, Cody, Wyoming, 1945.)(美國對日宣戰後,美國政府將居住在美國的日人遷移到Wyoming特別安置。)
 

個人與世界

       在展覽的出口處,放了一張 Sid Grossman 晚年拍攝飛鳥的照片。相比於他早年在紀實攝影上的貢獻,這種個人風格強烈的照片似乎有些奇怪。他本人可能也覺得必須解釋,所以他說鳥也是一種「物質」。但也許更重要的意涵是這種更主觀、更具有實驗性及詩意的拍攝方式,預示了下一代紀實攝影的發展趨向。而飛鳥凝結在瞬間的怪異姿勢,猶如反他本人在政治的壓迫之下扭曲的處境。就像他對於紀實攝影的主張一樣,最後至為關鍵的,還是回到了個人與世界關係。
I am a compassionate cynie…..
I have tried let the truth to be my prejudices. 
—Eugine Smith
 

(Harold Corsisi, Playing Football, from Harlem Document, 1936~40.)
(Harlem 是一個攝影計劃,以拍攝 Harlem 地區的貧困生活為主,但偶爾也可以看到種純粹美學趣味的照片。)

(Vivan Cherry, Game of Lynching, East Herlem, 1947.)

(Lisette Model, Albert-Alberta, Hubert's Forty-second Street Flea Circus, New York, 1945.)
(1940 年後,攝影成員的個人風格也愈發強烈。)

(Jerome, Liebling, Butterfly Boy, New York, 1949. )
地點:Jewish museum, New York

撰稿:汪正翔

攝影:汪正翔

汪正翔 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