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愛、摯愛為題的電影,似乎容易流於老梗;然而,另類的敘事手法,便能帶給人全新的感受,即使你深知類似的愛情故事早已被歌頌千年,仍舊會為了那淒美,酸了鼻頭──這就是法國片《依戀,在生命最後八天》的厲害之處。

喜愛動畫長片《茉莉人生》的朋友們,絕不能錯過該片雙導演──文森帕蘭德(Vincent Paronnaud)和瑪嘉莎塔碧(Marjane Satrapi)──在今夏上映的最新力作:《依戀,在生命最後八天》。一如《茉》片的創作歷程,這部新片,同樣改編自導演之一瑪嘉莎塔碧的同名繪本,並在都柏林、威尼斯、多倫多等國際影展上,大受青睞,而坎城影帝馬修亞瑪希、賈梅德布茲,尼斯影后瑪麗亞德梅黛洛、伊朗裔演員法拉哈妮、伊莎貝拉羅塞里尼等重量級演員,更是為本片帶來了亮麗的演出。

 

影帝馬修亞瑪希在本片中,飾演一位懷憂喪志的小提琴名家。影片之初,這位名為納沙阿里的提琴手,渾身散發著低迷的氣息,拖著沉重的腳步,帶領觀眾進入他的哀傷世界,也進入他生命的最後歷程。納沙阿里心愛的小提琴,在一次與妻子的爭吵中,成了妻子的手下亡魂,納沙阿里痛心疾首地四處尋找替代品,甚至不惜長途跋涉;但當他發現「今生真愛」無法被取代時,他轉而尋求的,是死亡。
死亡的計時器開始倒數,觀眾便隨著導演的魔幻手法,穿插著風格承襲自《茉莉人生》的動畫,以及類似劇場的誇張影像,在線性的時間軸中,安插非線性的追憶與遙想,觀眾跟著兩位導演特殊的敘事脈絡,跳躍至各個不同的時空,探究納沙阿里的過往與內心世界,窺見他的親人們未來的人生樣貌,釐清了納沙阿里與他親友們的生命糾結。隨著日子的倒數來到第八天,也就是納沙阿里撒手人寰的是日,終於明白,讓納沙阿里喪失生存意志的,或許並非只是音色極佳的小提琴,真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也許是與過往記憶相逢時,所得知的殘忍真相。

 

 

片中值得注意的幾個意象,在映後仍然令人玩味,例如納沙阿里的初戀情人名為「伊蘭(Iran)」,不禁令人猜想,伊朗籍的導演瑪嘉莎塔碧,是否對於祖國的風土和文化存有依戀,而本片是否藉由主人翁對於初戀的念念難忘,傾訴著瑪嘉莎塔碧對於家鄉的懷想;此外,導演們更經由自然的劇情安排,大力吐槽了美式文化的愚蠢與無知,其對法國文化的優越感,顯而易見。
「生命是嘆息,你要抓緊」,納沙阿里的音樂導師,如此教導他有關藝術的真諦,或其實是有關人生的意義,你會發現,本片除了在法國電影特有的敘事節奏中,以黑色喜劇娛樂了觀眾,同時,經由深沉、精煉又不會過於嚴肅的對白和情節,讓觀眾接受了悲劇的洗滌。《依戀,在生命最後八天》將在 8 月 3 日上映,兩位導演的動人新作,絕對值得你進一趟戲院。

 
 

撰稿:周項萱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抓緊生命的嘆息:《依戀,在生命最後八天》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