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一開始以帥氣的加拿大 DJ 安東為主,暫別看似非常幸福安好的妻女身旁,獨自坐上飛機,一曲 Pink Floyd 的〈Breathe〉像劃破天際,沉緩的前奏將男主角的心境拉到另一個寂寞、幽冷的地帶,像我們述說在他現在看似幸福的生活背後,曾有過的破壞與糾結。而另一方面劇情也鋪展著另一條線,是由強尼戴普的前親密愛侶凡妮莎帕荷蒂飾演的堅強、固執的母親賈桂琳與唐氏症小男孩羅宏,賈桂林一手帶大脆弱的羅宏,母子感情深厚,賈桂琳的生活重心也圍繞著羅宏,彷彿是她所有的生命意義。

又隨著錯雜的劇情線和快速、迷幻的鏡頭,觀眾剝絲抽繭,才慢慢明瞭原來安東現在的伴侶蘿絲,是他「拋棄」了結縭多年的妻子而遇見的「靈魂伴侶」,在安東的一段自白之中,看的出來他現在仍多受懊悔和罪惡感的折磨:「奇怪的是,雖然我現在很幸福,但還是覺得自己把事情搞砸了,我把自己的生活搞砸了,還有家人的生活,好像我不值得活在這個世界上。」「如果真的是靈魂伴侶,這段關係應該不會停止的,對吧?」「如果真的是靈魂伴侶,也不應該出現兩個不同的人,對吧?」沉痛的獨白顯示出對自我的疑惑,自己也難以解釋愛情的轉移。
安東與前妻卡洛琳自青春期就相識,兩人因為音樂的愛好而相知相惜,卡洛琳更是稱安東為一生唯一愛過的男人。兩人的情誼深厚,愛情的消逝令人感到殘酷感傷,但也是很有可能發生的真實現實。兩人青春期相愛時喜歡的樂團則以 The Cure 為主,一曲〈Faith〉冷魅、深沉的音牆,襯托出情感糾結的痛苦,令我這 The Cure 的樂迷深受感動。恰巧最近一再在電影中聽到他們的歌曲,忍不住想多介紹幾句這個在台灣似乎知名度較不普遍的八〇年代的搖滾天團(忍不住歸咎於那討厭的中譯團名,為什麼是翻為「怪人合唱團」呢?)叱吒多年影響樂壇甚鉅,主唱 Robert Smith 深沉的嗓音,悲痛、時常自我剖析的歌詞,也陪伴了我一段青春難熬的歲月。

而安東和蘿絲的初次相遇則是在一場派對之中,兩人的眼神相對,情感交流,安東被絕對地吸引,即使當時的妻子和家人都在一旁,安東仍難以克制的對蘿絲留下深刻的印象。而派對中當時流淌的音樂就是這麼一首:舞動性感的《花神咖啡館》(Cafe de flore)。無關道德,愛情本來就是這麼神秘。卡洛琳是這麼地溫柔包容,而舞池中舞動的蘿絲又是這麼直覺地美麗,一切都是這麼地被牽引著發生。

而另一端在巴黎生活的卡洛琳和唐氏症男孩羅宏,羅宏最喜歡的一首曲子也恰巧叫做《花神咖啡館》,老是纏著媽媽叫「咖啡」放音樂,兩邊的劇情就這麼剛好地被串起。後來羅宏遇到了一個同樣有唐氏症的小女孩薇拉,單純而脆弱的他們也像是命運中的相遇,彼此扶持,互相需要,感情非常的密切。令賈桂琳突然面對兒子不再只需要自己的心痛,忌妒而憂傷,甚至忍不住想拆散羅宏和薇拉。

電影中對卡洛琳失去丈夫的痛苦也多有著墨,溫柔、深情的卡洛琳令人同情,更加感受到愛情和生命的殘酷真實。卡洛琳最後找上靈媒以解求自己奇異的噩夢,後來的發展則要請觀眾進入戲院觀賞了,十分出乎意料,卻也非常令人玩味,值得細細沉思。整部電影風格十足,影像的張力和音樂配合地十分融洽,感官不斷刺激,流暢轉換相當過癮,看完後若有似無地就會在腦海中浮現一些難忘的畫面,如幻如夢。

老實說,剛看完《花神咖啡館》時,對於結局命運的安排似乎有點不能接受,但隨即又想,人生和愛情本就是建立在許多「未知」上,所謂的「變化」也是恆常,晦澀的命運、靈魂本難以探究,誰又知道一切不可能是冥冥之中註定的呢?最後我選擇看為較開放的結局,沉浸在遼闊、幽秘的音樂之中,獲得感傷、沉默的寧靜。像是電影的另一首主題曲 Sigur Ros 的 Svefn-G-Englar,飄盪空靈,忘懷一切。

撰稿:林易柔

圖片提供:聯影電影

花神咖啡館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