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城有首詩是這樣的:

土地是彎曲的
我看不見你
我只能遠遠看見
你心上的藍天

藍嗎?真藍
那藍色就是語言
我想使世界感到愉快
微笑卻凝固在嘴邊

還是給我一朵雲吧
擦去晴朗的時間
我的眼睛需要淚水
我的太陽需要安眠

好恐怖的一首詩,建議搭配這首 Regina Spektor 翻唱的 Radiohead 名曲,沒有驚喜,聽起來滿搭的。

我很喜歡翻唱歌。一來,發現自己喜歡的歌曲也被別人喜歡,而且那個別人也是我所崇拜的人,有種英雄所見略同的爽感。再來,可以窺看別人心中對同一首歌的不同觀點,這裡多一撇,那裡應該少一劃。好像小時候做花燈,大概的骨架長那樣,但貼上浮水紙,塗色,畫裝的過程則是十人十色,各有千秋了。

也是翻唱歌,愛爾蘭前幾年的最佳樂團主唱 Neil Hannon 跟法國配樂才子 Yann Tiersen 翻玩英倫華麗搖滾霸主 David Bowie 名曲,火星生活。

其實翻唱說來也有點像是下廚,同樣的食材,有人可以拿什麼料就煮什麼菜的大鍋炒,有人就會進食驗室作成分子料理。

談戀愛好像也是這樣喔,不斷的翻唱來翻唱去,忌妒的依然忌妒,不平等國與國關係的不管對象怎麼換依然都不平等,在床上說過的話換張床再說一次,把上一任男女友的身體記憶複製到下一任,被殖民,殺戮,喜歡暴躁衝動的依然尋找得到她的格達費,想當蚊子到處吸人血的就算遇到拿電蚊拍的費德勒依然會奮不顧身往前衝。

但是,妳能說翻唱的愛情不夠純粹嗎?每次都要義無反顧不累嗎?如果沒有彼此過去身體的歷史,我們的愛情會更純淨嗎?如果沒有租貸街,沒有想跟世博互別苗頭的天下花博大會,沒有千篇一律的拔辣流行歌曲,我們的愛情會更純淨嗎?如果可以不用在乎誠品新書排行榜,不管今年時尚男裝流行什麼,沒有 Burberry 沒有 Hermes 也沒有 COACH,我們的愛情會更純淨嗎?如果我們什麼都看不見那我們的愛情會更純淨嗎?還是說,純淨這個用詞也只是從大自然某些現象抄襲來的二流翻唱?

這首是 Davide Ladisa 翻唱,Marvin Gaye 經典,沒有山夠高可以抵擋暴雨沖刷我靈魂的底片。我亂翻的。

撰稿:陶維均

圖片來源:1

愛爾蘭 Neil Hannon Yann Tiersen Radiohead Regina Spektor 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