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皇樂團這張專輯(照片圖那張)真的是失戀人別聽,太憂鬱了。

小時候數學很好,每次都考 95 分以上。上國中之後反向操作,每次領回數學考卷心都涼涼。長大後才發現,原來就算只考了 35 分也不算涼,真的會讓人心涼到底的是愛情。數學研究的宇宙終極大命題是時間, 而愛情,是時間的奴隸,也是死亡的血親。因為愛情,我們發現死亡,而未經許可的春夏秋冬生老病死,便是時間帶給愛情最強大的制酸劑。如果不說後悔,是不是一切就不倒退。愛上妳的一切,包括妳的黑洞蟲洞,妳的奇異點。

我們常常抽蓄發呆心絞痛焦慮傻笑過敏狂奔,旅行然後尋找意義失戀然後不斷的吃,我們參與身邊許多的戰爭也在某些戰爭開打之前移民,我洗澡的時候都會唱歌、宿醉的時候就跑去飆車。如果明天地球就要毀滅了,你要記得世界末日前一天你身旁有一堆人陪你取暖,雖然這樣好像是什麼祕教的聚會但我們想要愛與想要被愛的意志已經滲透了花錢買票的表象。

愛爾蘭樂手 James Vincent McMorrow 的歌曲,如果我有一艘船。

希望世界上的人們都能找到搭乘的船,就算你是海上鋼琴師千九那樣不下船也沒關係。忘了是誰寫的,「吻是錨,唇是綿密的浪」,如果我有一艘船,歡迎來玩!

 

撰稿:陶維鈞

沙皇樂團 James Vincent McMorr 海上鋼琴師 夏宇 The Cz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