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鍾孟宏導演的電影宛如一場意想不到的視覺饗宴,觀賞《第四張畫》時,不時驚嘆台灣各地的山水風光,在鍾孟宏的鏡頭下,樹影、水波、長堤上背光的人影,如甕中黑光,美不勝收;同時又是奇詭神秘,反轉、倒影,總是相映著看不見的邊界。獨特的風格化視野和取材,在台灣電影中獨樹一格,總是呈現黝暗的那一面風景。
鍾孟宏從《停車》以來即自有一種驚悚懸疑的風格,又融入獨特的黑色幽默,令人猶疑驚恐之餘,又不時啼笑皆非。《失魂》延續難以替代的美學風格,突出的攝影,使電影主要場景山上的果園、蘭花、小徑和煙嵐都恍若一場幽夢,時而是噩夢,時而又是如水洗過後的乾淨天光,尤其在電影朦朧的結尾,山上的風景顯得特別的迷人。

張孝全飾演迷失靈魂的阿川,一日在日式料理店工作時,突然失去意識昏倒。被同事送回老家山上,卻已不認得由王羽飾演的父親和陳湘琪飾演的姐姐,家中懸盪著不安詭異的氣氛。某天父親回到家中,發現姊姊居然倒在血泊之中,平靜生活捲入殺人疑雲之中……

張孝全和王羽的表演甚是精彩,張孝全沉著穩定,又時時散發難以解釋的自然惡意,新人格對王羽感情的發展和轉變也表現得不著痕跡,似乎隱約回應著王羽對他的包容和照顧。而王羽的演技更是內斂,對兒女沉默的愛護呈現台灣父親的典型形象,較平板的口條顯示出壓抑的性格,也若有一種聽天由命的安穩。兩人之間的關係如一場沉默角力,即使曾經分離、曾經生疏,即使身邊的人似是被怪力亂神附身,再不是原本的樣子,仍是永遠牽掛。

《失魂》中最迷人費解的就是阿川的夢,他夢見「三個背著獵槍的人要搭便車」,此夢可以是許多隱喻,隱藏著人生幽密的真理。《失魂》藏在懸疑和兇殺案背後的,仍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一如《停車》峰迴路轉的結局,真可說是柳暗花明:阿川父親在一連串的殺人疑雲之後,換來的竟是與兒子多年以來最充足的相處;而阿川更是在電影結局短短道出他的夢的結尾:與迷失的那個孩童阿川相遇。失去自己後,再擁有自己,總是必經長夜漫漫、遙迢之路。

《失魂》的節奏也許有些緩慢,然而看完電影細細沉澱後,發現鍾孟宏對生命的關愛、靈魂的奧秘探索仍躲藏在黝黑的鏡頭之間;撲火的飛蛾、兩隻纏繞的蚯蚓,以及一再在作品中出現的魚,也暗示著每種生命的神秘。
電影未解釋「失魂」的究竟是誰,保留迷人的開放性。走入戲院,在黑暗中沉淪,人人各自失魂;電影結束後,一如劇情掉入深幽井中,可能也都看見了不一樣的,眼睛看不見的風景。

撰稿:林易柔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失魂 電影 鍾孟宏 張孝全 王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