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三月二十四凌晨國家暴力赤裸彰顯於群眾的肉身以來,臉書牆面上,自此摩西分紅海般地分成兩派:一派將個人顯圖換成全黑以表憤怒,另一派則繼續將天真無憂慮的小確幸發揚光大,同樣的一日,同樣的島嶼和天氣,截然相反的兩個世界。

假若連血腥鎮壓亦不足讓兩派人正視彼此的存在,及其荒謬,那還有什麼能夠?問東問西問老天爺,到底不如一問官老爺,次日的新聞,行政院副秘書長蕭家淇對群眾佔領行政院頗有怨言地表示:「桌上的太陽餅被吃掉了。」

欸,這句話,聽起來像足了受災戶的口吻哪。

太陽餅確實值得被誇上幾句,早在挾文創行銷的微熱山丘、日出崛起之前,可說是台灣中部聞名的特色伴手禮,不作第二人想。起初,太陽餅不過是台灣中部較廣為流傳的地域性茶點,經多次改良,又佔縱貫鐵路運送銷售之便,後來舉凡遊台中觀光客必人手數盒,白底格子線紙盒就此成為出差郊遊的共同風景。如今台中人潮仍盛,多了許多選擇,觀光客好嘗鮮亦常光顧,但臨去火車月台上仍不免俗地提起一盒太陽餅結帳,送禮自食,還實用,還能湧上一陣會心一笑的溫馨。
太陽餅多以麥芽為餡,外覆數層以麵粉、豬油和出的油酥餅皮,乾爽卻具甜潤的彈性,餅呈圓形,約掌心大小,色澤淡黃若太陽,「太陽餅」一名當是望形生義,由此發想而得。從前太陽餅名喚「麥芽膏餅」,沖熱開水或杏仁茶泡軟了吃,麥芽不容易取得,製程中需耗用豬油的油酥油皮亦所費不貲,在過去力求撙節的日子裡來上兩塊餅,說是足以讓人重新獲得動力的小確幸也不為過啊。倘若記憶無誤,有段時間彷彿流行在每塊餅面上印下一方小紅章,註明店家字號,或僅只是「太陽餅」三字,如今多數店家大半揚棄此節,或於餅袋上貼一張紅貼紙代替,意趣到底相近。
餡既以麥芽為主,口味上難免偏甜,若又調以奶油、蜂蜜等物則越發滋養甜膩,一夕嘴饞放縱過後,胖起來同樣一發不可收拾,受限於原料而難降低糖份以周全每一張嘴,只好沏濃茶佐之。據說有人慣以餅沾取(或浸泡)牛乳而食,想來應另有一番口齒纏綿之妙;或先舀一碗杏仁茶、豆漿備用,當餅屑不慎掉落位於下方的碗便可順勢盛接,之後一飲而盡數入肚,乾爽俐落不浪費。

台中本地不乏品質良好且歷史悠久的太陽餅店,「太陽堂」、「阿明師」、「九個太陽」……在地人各有支持擁護,而外地人倒也不必氣沮,許多連鎖西點糕餅店同樣販售太陽餅,何況網路時代天涯若比鄰,輕輕點擊滑鼠數下,隔天名店禮盒立馬快遞到樓下便利商店,限時專送,格外令人感覺珍貴。
每年總有新聞報導本年度又賣出幾千座 101 高的鳳梨酥,101 儼然成為衡量糕餅商機的新單位,以此為度,太陽餅應該也賣出成千上百棟了吧,有了這樣驚人而超乎預期的高度當墊腳石,會不會比較能上達天聽呢?
似乎,不然。這座島嶼上有人正在流血,同時另一群人對此保持緘默,甚至砌詞掩飾其麻木,麻木不僅奠基於懦弱之上,長久以來漠視的惰性更進一步強化了它。這群人以為自己得以身免,置種種騷動於事外,他們篤信命運和手頭那一點微薄資本將毫髮無傷,但他們所展現並引以為傲的理性與超然,就本質而論不啻於殘忍。至於政府,從分化、抹黑、冷處理、模糊焦點到通篇扯謊,手段盡出簡直令人目不暇給。
輪番出勤的鎮暴水車、催淚瓦斯和長棍警盾是一種荒謬,隔日「桌上的太陽餅被吃掉了。」無疑則是另一種──這並非反諷,而是遠為悲哀的寫實。這個政府,(就某些層面而言)永遠超乎你的預期。無怪乎鄉民紛紛拿周星馳〈九品芝麻官〉的台詞:「來人啊,餵公子吃餅。」加以揶揄,面對這無知無覺無作為的冷漠,除了起身反抗,恐怕也就只能夠自棄自逐。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國家?當我們固守溫良恭儉讓,當我們張開嘴斥責小奸小惡,卻對巨大昭然的暴行視若無睹。
竊鉤者誅,竊國者侯。這是我們的國家。

相傳月餅起源於元末起義抗暴,人們將傳遞消息的字條藏入餅中分送各路兵馬,以圖一舉而竟全功。暴政不會是一時一地所獨有,渴望奪回自主權的人們,也始終不肯散去。我不特別喜歡太陽餅,餅屑四散既惱人又狼狽,但可能我們之中的每一個人,有朝一日不得不和怪物也似的國家暴力正面遇上了,皆發自內心地覺得憤怒又狼狽。318 學運至今已近半月,假若剝卸了重重荒謬還能看見其中的暗示,我可以說從如日中天到日薄西山不過都是同一塊餅嗎。
是的,太陽餅無可避免地使人聯想到太陽崇拜。古希臘手持七絃里拉琴的阿波羅(Apollo)、古埃及文化中自我創生的至高之神拉(Ra)、居於東海扶桑樹上駕日巡迴上下的羲和神、日本天皇始祖天照大神……麥克斯‧繆勒(F. Max Muller,1823-1900)《宗教的起源和發展》:「人類所塑造出的最早的神是太陽神,最早的崇拜形式是太陽崇拜。」太陽神話是一切神話的核心,太陽神供給的光和熱讓萬物蓬勃繁衍,草木一歲一枯榮,唯獨太陽神東升西落長生不老。
但誰才是我們的太陽?誰才真正是,這世界的創造者、保護者、獎賞者乃至統治者?
當國家暴力悍然轉動它的巨輪,與其相違的人命不過如螻蟻,如朝露。太陽有一日也可能被遮蔽,可是,那無畏的強光與灼熱將會化作骨與肉,化作鮮血,讓那些反叛的靈魂們有一棲身之所,並且,一代代毫無保留地傳下去。

【上膳】
這是一個飲食專欄,可以的話,讓我再偷渡一點文化、典故,偷渡我的個人癖好。

【栩栩】
寫百草鳥獸,同樣也寫人間煙火瑣屑。
喜歡微甜紅茶,喜歡聽故事,時常在深夜裡貓咪的陪伴下練習寫字。 

栩栩 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