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賞《佔領華爾街:公民小傳全紀錄》的前一晚,我守在電腦螢幕前,看著公民記者在反核群眾佔領忠孝西路的現場網路直播,神經緊繃直到天明。那個清晨的忠孝西路,被鎮暴水車所噴射出來的公權力,沖刷得很乾淨,一如往常車水馬龍的路面上,看不到一絲哭喊、叫罵、憤怒和恐懼的遺跡——如果你對於這樣的台北、這樣的台灣,感到無比深沈的悲哀,那麼這部紀錄片當能重重撞擊你心底對於自由民主、對於公義人權的想望。

「佔領華爾街」(Occupy Wall Street)由以反消費主義聞名的《廣告剋星》雜誌提出,並經由國際駭客組織「匿名者」(Anonymous)的推波助瀾,點燃了這場佔領美國金融重鎮的大型群眾運動。2011 年 9 月 17 日,近千名的示威民眾湧入華爾街,高喊「Whose street?」、「Our street!」,他們宣稱自己是這個國家中 99% 的人民,前來對抗坐擁龐大利益和權力的那些 1% 的富者。陳抗者的普遍訴求是終結政治腐敗,反對資本財團垂簾聽政,並對社會資源分配極端不均表達強烈不滿。
這群來自各行各業社會各階層的抗議群眾,開始在華爾街金融區的祖科蒂公園裡埋鍋造飯、豎立帳棚,組成公民街頭論壇——這樣的情景是不是很熟悉呢?沒錯,其實今年三月佔領立法院的現場,處處可見「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影子;但是與太陽花學運不同的是,這些意圖擾亂紐約金融中心運作的示威者,並不主張顯著的領導式抗爭,他們一開始的首要目標僅是「佔領」,而後在群組的充分討論中,逐漸形成訴求和行動策略。他們刻意不重蹈覆轍地在街頭重演寡頭政治,讓每一個人的聲音都被聽見,每一個人都是這場群眾運動的代表,實踐最直接的民主(從此看來,「佔領華爾街」的模式更像是太陽花學運後期出現的「賤民解放區」)。
而這種去中心化、去菁英領導的抗爭形式,自然也有其缺點:為了顧全每個人的意見,導致活動協調效率低落,同時運動訴求的面目也顯得模糊,影響更甚者是難以獲得媒體的支持,事實上,主流媒體一開始還對這場運動冷嘲熱諷(如果各位有印象的話,2012 年播出的美國熱門影集 The Newsroom 中,主角們所屬的電視台便曾經讓「佔領華爾街」顯得像是一場沒頭沒腦的胡鬧)。儘管如此,這場佔領引起了群眾對體制的反思,依然是不爭的事實,而民主本為最欠缺效率的政體,因為它不若極權統治那般,僅遵從少數人的一意孤行。

雖然「佔領華爾街」起初並不被媒體看好,但是隨著抗爭活動的擴大,民眾的怒火開始延燒至全美大大小小的城市,甚至全球許多國際大城也開始出現響應的行動,一小群人的勇氣最終造成了遍地烽火的局面。而那些在美國四處發生的非暴力抗爭,也直接形成反映國家醜惡的一面面鏡子,如同台灣人過去一個半月來所遭受的待遇,美國官方也將這些佔領行動視為恐怖威脅,示威者的集會遊行被污名化,警方採取暴力且違憲的方式驅離,政府已經不在乎他們的手段是否合法,只在意是否能控制這個社會。諷刺的是,由於美國憲法高度重視人權,因此警方在執法過當後,多必須擔負嚴厲的法律責任和高額的罰款,但是因為美國警察實在太常使用暴力,鎮壓那些非暴力抗爭的民眾,所以支付罰款甚至成了警政單位經常性的一項支出。
「佔領華爾街」持續到現在都尚未結束,影片後段的時候,志工們在華爾街附近的街區詢問那些衣著整齊、光鮮亮麗的白領階級:「你們會來參加佔領活動嗎?」大部分人要不別開眼神,要不揮手快步離去,最後僅有一位男士開口回應,但是他說:「不啊,因為我有錢賺。」我又想起片頭的畫面,一名電視台女主播對著鏡頭播報:「他們說,我們要在這裡直到國家開始改變,我回答他們,那你們可要等上好一陣子了。」
雖然她語帶譏諷,但我想那的確是事實,即使是在民主化歷程比台灣完整的美國,選票的威力終究不及財團的大把鈔票,貧富階級的對立也許不會有消弭的一天,而人類覺醒的時間總是漫長,但是曾有人說過,這個世界的改變和革新總是來自於少數人——或許,在財富和權力上,我們屬於那弱勢的 99%,但是在爭取公平美好的動力上,我們可以屬於那 1%。

2014 城市遊牧影展
日期:5/9 - 5/18
地點:西門樂聲戲院(武昌街2段85號)
場次資訊:官網臉書
購票:博客來售票
 

撰稿:周項萱

圖片提供:城市遊牧影展

佔領華爾街:公民小傳全紀錄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