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異國的日子,我時不時會出現那種無比難過的時候,指甲不經意地刮過黑板,接觸不良的日光燈撐著眼皮忽滅忽閃。天空塌毀,堡壘傾頹,輕而易舉地被一滴雨困住。這樣的時刻,我會發現自己頓失手腳,只能扭動掙扎,還拼命想要前進,前進的同時被現實的粗糙砂粒磨掉一層皮。往往是會忍不住偷掉眼淚,直到我去了德勒斯登。

德勒斯登(Dresden)很美,是我非常鍾愛的城市,這次去的時候幾乎陰雨綿綿,我肯定還會再去個幾次。但此刻我要講的只是關於石板地的故事。噢──石板地。那真是個夢魘。起初乍見,還覺得滿懷古味,樸拙的大小石塊遍鋪街道,各帶著自己身上的傷痕,行人踩過、車輪輾壓,像戰士一樣沉默,讓整座城擁有時光的印記。但是,相信我,這種浪漫不出十分鐘,就會被一個又一個的凸起消磨殆盡。

德勒斯登著名的景點集中在舊城區,為了省點旅費,預訂的民宿在新城區,離最近的火車站約莫要走上半個小時。我的食指掃過地圖,覺得應該沒問題,當作是散步嘛,順便熟悉居住環境。我為自己安排的路線,絕大多數的移動都以步行為主,認為那是最能親近陌生地方的好方法。行走的時候,一邊找路認路,一邊可能瞥見轉角有間新奇的小店──嗯,待會可以去逛逛。咦,有個黃色舊郵筒,太好了,明信片到時就從這兒寄。嗅到麵包出爐的香氣,早餐有著落了。還能感受夏日微風,聽見車聲人語,新鮮無比。隨著邁出一步又一步,這個城市給我的印象就愈發豐厚具體。
總之,我肩上扛著包包,一手拖著嫩綠色的小行李箱開始尋找下榻之處。其實它們都不重,出門前我已經做好覺悟,只帶最必要的東西上路。然而,偶爾的迷途也是必然的,來回穿梭在各個巷口時,我的鞋尖不斷踢到石頭的稜角,腳底承受各種詭異的按摩。可憐的行李箱彈跳前進,我無時不刻擔心輪子會不會在旅行之初就被折磨殘廢了,只要聽它哀號幾聲,就會嘆口氣把它拎起來。我的氣嘆得越來越頻繁,路似乎也越來越長,覺得所有的一切連同身體都愈發沉重,快被空氣壓扁了。
不顧其他人眼光,我盡量避開石板區域,迂迴前行。然而,無論人行道,甚至腳踏車道,石頭無處不在,偶爾難得平滑順暢,我呼吸還沒調緩,它們又凹凹凸凸出現,有時還漆了不同顏色,特別排成圖騰跟花紋,我卻只覺得火大,一段傾斜上坡,吃力吃苦,走得像天堂路。
終於抵達民宿,順利班妥手續入住,已經是汗流浹背,全身散架的狀態。我領了床包、床單跟被單,還有張小紅人的標示牌,占領一張床,倒頭就躺。明明還沒開始玩,怎麼已經筋疲力盡了呢?

不管。意志力還在敲大鼓,提振士氣。民宿有貼心的免費出借腳踏車服務,滑下那個山坡肯定過癮。我快速整理妥隨身包包,跟著櫃檯到後院挑選戰馬。那裡的腳踏車歪倒傾斜成山,全散發出鐵一般的硬漢氣息,舊卻高大,宛如歷劫的老兵。我在歐洲算是身材矮小,幸好還挑到合適的出征夥伴,遂興奮地忘了剛才痠痛,騎上它追著斜陽,直奔易北河。

離開新城區前,意外拐入藝術街廊,裡頭的創意世界閒散歡樂。這裡的雨之劇場有會唱歌的房子,各棟充滿童趣手繪、斑斕磁磚設計的巧思建築。大廈與洋樓夾雜,風味餐廳、庭園雅座、手創精品與風味小店,在這個想像力奔放的祕密基地,來杯咖啡也許是個讓身心鬆開的好選擇。但我現在可是身為騎士,為了一睹老城風采,毅然策馬離開。

 

抵達舊城區,眼前真是壯闊而美。本來只是想先探探路,摸個方向,不料整個人被迷得神魂顛倒,鎖了車,傻傻地過了老橋。對岸一排是聖母教堂、大教堂、皇宮、壁畫、城門以及博物館。一棟比一棟巨大,氣勢磅礡,直指天際的同時卻又極盡細膩雕琢,眼見那層層疊疊的廊柱與雕像,華麗得讓人仰頭不敢置信。而置身於此,被古時的薩克森王朝的宮廷氛圍環抱,夕陽灑落,一片金燦。德勒斯登不虧是東德明珠,易北河的佛羅倫斯,就算歷經戰火摧殘,仍是那麼滄然的美。

巧遇了它的城市藝術節,河畔架起了巨大的遊樂場還有數不清的小攤位,逛完一圈,傍晚八點多,天色漸漸暗了。回民宿的路上,就算騎著腳踏車已比起步行快了許多,那凹凸不平的石板路,卻震得我手腕發麻、雙腿痠疼,無論哪種姿勢,每個彈跳都能讓屁股更痛更痛。好不容易爬回房間,簡單吃點食物,準備床上躺平,卻偶然聽聞今天是藝術節最後一天,晚上會放煙火呢,德勒斯登夜景難得。

我和我的身體都想了很久。估算那條漫漫長路,去一趟、回來一趟,會有多少煎熬。最終還是心一跳,決定衝了。初次入夜行動,街燈其實都還醒著,月色很涼,新城區顯得死寂。我騎著鐵鏽斑斑的腳踏車,發出嘎滋嘎滋的怪聲,輾過碎玻璃和酒瓶蓋,順著街道滑行,對每處陰影都抱有戒心,直到抵達人聲鼎沸的舊城區,大家捧著酒杯歌唱歡慶,心底才鬆一口氣。河畔夜景是真的絢爛無比,打上彩光的建築就像化了妝的美人,更加嬌豔,倒映水波繁燈點點,可謂夢幻世界。為了這一眼,再累都值得。

當活動結束已是深夜了,人潮散去得頗快且細雨紛飛,我急忙跨上車回程。獨自在外沒待這麼晚過,莫名有點驚恐,覺得處處不安全,像隻誤入黑森林的小兔子狂亂逃跑。這一路才是真正的苦,疲累、精神鞭策加上實地爬坡,每個石塊凸起,都可以把我震得全身裂開,魂飛魄散,疼疼疼。漫漫長路,黑無邊際,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這裡、能不能走得完,要撐到什麼時候。好難過,實在難過啊。那不是能輕易掉眼淚的悲傷,是更深層的、咬進牙齒裡頭的窒息感,轉眼會被吞蝕殆盡。
我拼命踩踏加速,想要甩掉這種不舒服。後頭不知何時來了列輕軌電車,被大燈猛然一照,我為了閃避,車頭一歪,瞬間輪子卡進了鐵軌,重心傾斜,瞬間整個人飛了出去,狠狠摔了個大跤,在微濕的石板地上滾了幾圈,當場仆街。我呆呆的。好痛噢,手肘擦破皮,大腿淤青一片,幸好人車沒大礙。神奇的是,突然之間我覺得出國至今,所有的擔慮害怕恐懼神經質,竟都在那刻,像個礙事的包袱也被狠狠摔到九霄雲外。雖然痛,意外覺得輕盈多了。爬起來,拍拍外套的泥濘,扶穩車,小聲說抱歉。我們搭著彼此的肩緩步前進,反正也遠遠看得到燈火了,可以不用著急。月光底下,其實沒看到什麼妖怪。
好像最糟糕的事情此刻不過如此,我在無人的街道突然感到樂不可支,覺得自己在這數不盡的凸凸石板路,像隻小蟲般爬過了一山又一山。這次可是真的硬生生地打磨,蛻下膽小的、緊張的、皺巴巴的、恐懼比真實還大的舊皮,露出滑嫩的我。噗哧,可以笑出來了。嘻嘻嘻,啦啦啦。

這晚沾上床的最後意識,嗯,為了更光滑溜溜的明天,繼續打滾吧。

【遠足日常】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時候?所有選擇擺在眼前,整個世界悄然無聲,只聽見心臟砰砰砰地擂打胸口,好像你的身體是一堵牆,沒有門,而它渴望遠方。
我啊,裡頭是個膽小鬼呀,但偏偏就是無法忽略內在的鼓聲,震顫心弦,撼動靈魂。面對條條岔路,只好任憑指引,一步、一步,再一步向前進。
上一次流浪印度,旅行並被旅行改變,當個朝聖者。
這一次,捏著夢想的小圓石,走進森林,日子如細軟的麵包屑灑落來時的路。在異鄉扎扎實實生活,而那會是我全部的旅行。
愛你一世的紀年,我離開深愛的一切,勇氣長出小小的腳,想要走得越遠越好。開始了獨自住在歐洲一年半載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家的遠足日常。

許深深
讀中文系的人,留有習武的傷。生命靈數 3。心容易被敲開(也容易被敲壞),總因為悲喜怦然常常流淚。怕失去。修行尚淺,記憶很深。
熱衷創作,喜歡文字、圖畫以及親手做點什麼。擅長愛人勝於被愛,接受神祕,相信生命本身就是豐盛,唯願享受當下如花綻放,而瞭然無常如花開落。不為了養活怎麼樣的明天,只要啦啦啦地過日子。
部落格:深深的兔子洞

撰稿:許深深

攝影:許深深

許深深 旅遊 旅行 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