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夠甜.那吸》的舞台透過攝影鏡頭從簾幕後的化妝室開始。在開場最初,化妝室的投影,一則提醒著觀眾裝扮的存在,一則化妝室的一舉一動乃透過了攝影機被投影到了舞台上方屏幕,這屏幕是接下來對《慾望街車》電影對話的準備。從這樣的開場,導演許芃重新詮釋 Split Britches 解構田納西威廉斯劇作的版本《美麗緩刑》(Belle Reprieve),帶來表達性別解構的舞台,讓化身扮裝皇后的白蘭琪、史丹利與史黛拉的T婆情侶跟如媽寶的米奇四個角色上演這一齣台味版本的《姐夠甜.那吸》。

赫胥黎在《美麗新世界》曾提過孩童性遊戲的橋段:「孩子從小就開始玩『性愛遊戲』,『熱帶的陽光像溫暖的蜜糖一樣照耀在牡丹花叢裡淫樂嬉戲的裸體孩子的身上。那兒有二十間棕櫚葉苫成的屋子,其中任何一間都可以做他們的家。』長大以後在性方面沒有任何約束,『大家都屬於彼此』。對性的放縱與家庭和婚姻制度的消失緊密相連的。『爸爸』是猥褻和骯髒得可笑的,生育是可憎的,道德是邪惡的。」這一種在赫胥黎筆下性愉悅的呈現,是許芃在重構《慾望街車》的基本核心,透過性/別屬性在角色的更動,給予各種角色新的性別認同。透過重構四個角色的性別認同,《姐夠甜.那吸》這齣戲像是畫線連連看,讓這四個角色的互動,構成了流動的性交流。也因此在這黃色基調的舞台上,無論是溜滑梯、木馬或是鞦韆,更顯得像是一齣孩童的性遊戲。
當巴特勒(Judith Butler)在〈區別身體的性〉提到:「男性和女性的性別劃分是一個社會決定。我們可以使用科學知識來幫助我們作出這個決定,但是其實只有我們對於性別的信念,而非科學,能界定我們的性。更進一步講,我們對於性別的信念從一開始就影響了科學家們建構什麼樣的有關性的知識。」或是〈表演性行為與性別建構:關於現象學和女性主義理論〉中講到:「身體不僅僅是物質的,而是身份持續不斷地物質化。一個人不單單擁有身體,更重要的是他執行(do)自己的身體。」用此來看待《姐夠甜.那吸》的角色安排,便會有種疑問──以解構之名,是否這樣的性/別得以更進一步地對《慾望街車》中性優越所帶來的暴力有所解套呢?又或者一個二十年前的解構腳本在當今的台灣社會,怎麼跟爭議的同性家庭毀棄有機會達到對話,這都是許多被隱藏的可能。

總的來說,在這齣戲中,劇情主線依舊是以《慾望街車》為主,劇場中的浴缸給予白蘭琪能像《慾望街車》裡表演著去沐浴的橋段,並催引著史黛拉幫忙整理她的行李的劇情,史丹利也可以堂而皇之檢查白蘭琪的行李,只不過這裡藏的不是奢侈品,在《姐夠甜.那吸》中這是一場對裝扮皇后傢私的盤檢,兩種性裝扮的車拼,但在劇場裡火花稍小。這齣戲所側重的「性/別」,沿著原初劇本的動線上搬演,《姐夠甜.那吸》所帶來的顛覆多在於性別氣質的更換。整齣戲也相當具備善意地,放映著美國電影版本的《慾望街車》作為對照,並透過攝影機的使用試圖打開格局,但整體上各角色仍有自己的表演區塊,或者說在舞台上形成了各自的性別地域。時而出現的白蘭琪自拍身影,有讓劇場空間真的更形擴大嗎?或是與電影文本產生對話?這些或許都難以結論。在這齣戲當中,米奇的同性慾望被轉置為男性氣質的慾望,《姐夠甜.那吸》的處理停留在肉體風格(Styles of flesh),並透過四首歌給予各個角色獨白的機會,讓肉體風格在社會框架的困頓展現出來。這樣的處理使得白蘭琪與史黛拉的接吻撫摸或是史丹利與米奇玩牌的曖昧之舉給了這場戲最具情感渲染的成分,也有著角色原初氣質的危險。但性別的執行(do)在這場戲中是先行決定或是互動決定的呢?在哪個層次上解構?哪個層次上又不是呢?一直都值得觀眾思考與觀察。

透過水槍與水果的咬嚙、嘻戲、共浴,在《姐夠甜.那吸》裡也多少有著一種原初慾望的投射,又或者直言,在這齣戲中有個操作槓桿在於強調順應「自然」,這樣的哲學觀點使得戲中角色的慾望流動得以達成,但也成為這齣戲最大的問題。《姐夠甜.那吸》所呈現真實的快樂,並非來自於悲苦過度而補償的快樂,即使史黛拉與史丹利的身孕與生產看似有多元成家的意味,但其中並沒有任何的悲壯。唯一的掙扎來自於肉體風格如何成功展演,這也解釋了為何當所有演員褪盡衣物,由性到身體,有了揚棄的效果。原本白蘭琪的瘋狂,在這齣戲從凌晨四點到凌晨四點零一分的設定間,劇本的話語框架如一瞬夢,如此解構只在小我,而快樂也永不偉大。

 《姐夠甜.那吸》
時間:2015/04/10 19: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導演:許芃
演出:台南人劇團
【專欄簡介】
藝術作品不會主動地揭開它的深刻,本專欄將提供台灣當代戲劇、視覺藝術展演的介紹與論述。由「關係藝術」的理論,這勢必帶著藝術作品與文學之間的認知差距,但也希望藉由這些差距,討論作品的文化脈絡及其美學觀點,提供讀者進一步的討論空間。
 
印卡
七年級詩人,《秘密讀者》編委,詩歌作品散見於《自由時報》、《字花》、《衛生紙》、《創世紀》等刊物,曾被收錄於合集《港澳台八十後詩人選集》,著有詩集《Rorschach Inkblot》。

撰稿:印卡

圖片提供:台南人劇團

印卡 許芃 慾望街車 台南人劇團 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