誕生於 2009 年的品墨良行,這般饒富詩意的名字,其實是王慶富在某個清晨夢來的,當時設計公司面臨七年之癢,他不希望未來仍是服務客戶這麼簡單,而想更加實踐自己的愛好,意即將平面設計與紙品結合,創作出與生活片刻緊密相關、有故事及議題的商品,那是因為每分每秒無論好壞都值得被保留,睹物或許能喚醒記憶,也或許能重新關注曾被忽略的什麼,透過本次與攝影展的合作,品墨良行向我們傳達了這樣的訊息。

得知本次計劃構想時,是什麼打動了您,讓您願意參與進來?

主要是 Joe(指策展人方序中)想去保留或守護自己家的心意,另外則跟他本人有關,他很專注做這件事,非常投入,從他的反應、他描述的過程、他的動作可以感受到,我也願意去支持,完全信任他。他第一次來找我時,我們都對家很有想法,他講到這次的主題是門,我就想到,對,它承載了那個時代的記憶跟氛圍,想到我高雄左營的家,雖然不是眷村,但也有扇紅色的門、小庭院,院子裡有魚池和假山,外觀看起來是兩層樓,但裡面有二樓半和三樓,在高雄滿多這種叫「二樓三」的房屋。我剛上台北很驚訝這裡的房子沒有獨立大門,都是直接一棟樓。

您和家人間有哪些特殊或深刻的情感互動?

我爸一個人從大陸來,所以我們家庭的組成很簡單,我排行最小,跟哥哥姊姊年紀有點距離,兩個姊姊在我國小時就嫁出去了。我們家算很辛苦,需要找一些零工回來做,比如挖蓮心、剝蒜頭等,我很小就在做這個,常自不量力想做多一點,可是因為年紀太小所以有難度,每次都做不完,都是哥哥姊姊完成的。對家的記憶有點殘缺,我是指相處的時間:媽媽上夜班,我起床去上課的時候她才回來,不一定遇得到;我爸退伍後就在夜市做生意,也都很晚回來;哥哥姊姊讀夜校、白天要上班,在一起的時間沒有那麼長,我連去考試、分發、報到全部都是自己一個人。長大後,過年跟暑假都會很期待家人回家,覺得是一年兩度的盛事,像回到以前本來該在一起生活的樣子,因為少了那一段,更珍惜那種很普通的相處。

對老家有任何物件上的記憶嗎?

姊姊結婚搬出去後很開心可以有自己的房間,我很愛佈置,把家具移來移去、改變動線。雖然最後唸藥專,但原本想唸的是空間設計,那時就很清楚知道自己想做跟美感相關的事情,大概國一就知道了。專科時還拖同學去海邊撿漂流木,回來做了一些自以為是裝置的東西。我爸很愛動手 DIY,他自己蓋了一個木屋在頂樓,每天搬木頭,還用一種機器吊上去,現在想起來覺得滿厲害的。

品墨良行的創作商品將如何和這次的攝影展結合?

當初一直在找這個計劃和我們品牌的關聯性,像日曬和設計這些表現形式都很外顯,那如何扣緊家的議題?我想到日曬有一部分是來自我對家鄉的想像,以前我很希望有鄉下的三合院老家可以回去,這跟眷村不一定有關,但跟回家有關連,再來就是早期很多生活智慧是藉由大自然的力量去保存物品。
我進入這個領域最早是從印刷製版開始,當我想做日曬這件事之後,我想到利用網片把希望出現的字樣遮黑、其餘地方曬黃:最底下是紙本,蓋上網片也就是賽璐璐片,再用玻璃當透光紙鎮,其實壓克力的透光率最高,但是受熱會軟掉。曬黃的原理在於造紙時是用化學原料把偏黃的木質素漂白,拿去太陽下曬之後它會揮發,所以紙會變黃,這是創造一個不須油墨的方法來印製,以前大家會認為曬黃是不好的,可是我現在讓它變成一件美的事情。
商品和人要有很直接的關係,要能被使用對我來說很重要,展覽是年底開始,那時大家會製作明年的時效性商品,所以我們的第一款商品功能上是日誌,叫「回家曬日子」,封面用日曬印製,第二款是策展團隊寫了一段說明展覽精神的 110 個文字,我們把每個字拆開來附在手帳裡,限量 110 份,你是隨機獲得一個字,所以有很多想像空間,我們即將要去東港用當地的陽光曬這 110 個字。

 

小花  門裏門外  家_寫真
「眷村」曾是大時代下的文化,人們共同的記憶,但時代的洪流並沒有讓珍貴的文化資產得以保存,而是淹沒在都市叢林與商業開發之中。隨著眷改條例施行,老眷村紛紛頹圮、改建,喚醒人們對於眷村特殊文化價值與歷史記憶保存的反思。透過本次計畫,我們期許將東港共和新村的土地人文情感用不同視覺形式保存、傳遞,同時也希望這珍貴且獨特的時代軌跡,讓更多年輕族群看見,創造跨時空的記憶連結,藉由對家鄉的視覺情感,串連起每一個人對家的重視、思鄉的情感與珍惜當下的重要。
▏募資計畫:歡迎回家

撰稿:孫志熙

攝影:潘怡帆

小花 家園 品墨良行 王慶富 東港 東港眷村 眷村 歡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