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續上篇
大師講堂影片:http://goo.gl/34Bx2t(造型王佳惠 / 下)
造型工作追根究柢就是人物塑造,必須不斷累積腦中的人物原型,「等接到電影才做功課太晚了,平常要養成多看的習慣甚至是嗜好,我逛街不是看東西而是看人、看他們對談,才能進一步提供導演想像之外的東西,這是身為電影造型師可以貢獻的,而不是只聽命於導演。接著找服裝、定裝、修正,人物原型存在我們的想像中,但真正要表演的是演員,你想像的人物有時候套用不進去,因為演員有自己的說話方式和肢體動作,這時就要觀察怎麼讓兩者結合,甚至拿掉原本的想像重新塑造,試裝和定裝是很重要的關鍵。」最近完成一齣二、三〇年代的戲劇造型,服裝全是旗袍、套裝、西裝,因此在前製時得以沉浸於純然的挖寶樂趣,定製一件旗袍要經過繁複的選料過程,包括配色、滾邊、花扣都有其講究,所有元素互相搭配加乘所產生的最終效果,就像一種癮頭,推動著造型師持續投入;雖然愛好舊時代舊物件,但私下只會選購工作所需的老眼鏡、古董包,除了因為老東西臨時難找,也與她個人穿衣哲學相同──避免過量與複雜化。收藏行為會招來不必要的擔心跟包袱,這不適合她。
走出二、三〇年代,接下來希望朝五〇年代進發,相較時裝戲多半使用現成品,在找衣服的階段就看得出大致結果,其它只能交給導演,年代戲則需要細節考究和手工定製,待演員穿上造型進入到場景,彼此間的化學反應格外值得期待,之於自己的挑戰性和之於作品的影響力都能有提升。以為「古裝」、「年代」就是王佳惠近期事業的關鍵字時,她附加提到了「奇幻」,「我不會為了做功課而看電影,只會因為想看而看,並且保持客觀的觀眾角度,去看老片會發現他們沒有好萊塢的公式,像你看希區考克,不會知道下一秒發生什麼,反而能看到原創的精神。我很喜歡六、七〇年代的捷克電影,有一些很妙的像《Lemonade Joe》,它諷刺《荒野大鏢客》和美國牛仔,以前沒有後製,他們就用濾鏡來製造氣氛。」循線追問下去,才知道充滿異想天開橋段的 B 級恐怖片竟也是她的心頭好,在場人員無不大呼驚訝。

既不多產也不軋片,她更願意一次選定一個想投入的案子,工作夥伴和預算都是抉擇要點,而若遇到難得的好劇本,不計酬勞參與也行,最近的案例是中法合資的獨立製片《地下香》,「已經開拍了我才趕快飛去北京,本來只是抱著幫朋友的心情,但最後很驕傲有這個作品。他們有當地執行的造型師,服裝不複雜,都是演員自己帶去的,我去調整、補充了一些東西,讓它更符合故事情境。」《郊遊》和《地下香》的人物造型都看似尋常無華,那是因為她已經渡過「想讓服裝特別突出」的階段,她坦言曾在《寶島大爆走》前製期玩得很瘋,看到成品才發覺造型誇張到快要殺了整部片,自省三個月,從此之後改變想法,懂得拿捏分寸,因此她慶幸自己在《愛琳娜》守好本分,沒有太張牙舞爪。「鏡頭呈現和實際所做的有時會有落差,即使過程中覺得盡力了,但影片完成後如果看到哪些部分沒呈現出來,像是判斷沒那麼準確、做舊做得不夠、染色染得不夠,就要記住這些細節和經驗。」
比起精品店裡人工調出的顏色,她認為應該從大自然擷取靈感;為了跳脫自身的框架,也該帶著尊重去欣賞其它人存在的樣子,街頭的確充滿令她讚嘆的人的風景,「有個歐巴桑個子大概 150,頭髮長到小腿,因為久未梳洗,自然形成很大一坨的雷鬼頭,他們會把所有家當穿身上,綁著各式各樣的塑膠袋,花花綠綠的,應該是撿到什麼就穿什麼,我被她的造型吸引一路跟著,可是沒有勇氣拍照;還有一次是便當外送的人,差不多 50 歲,身體很健壯,頭髮整個剃掉只留一繓綁成辮子,上面還染色,像神燈巨人,上身是軍用背心,下面穿雨鞋,造型很酷很大膽。」大家總誤會市場攤販就是蓬頭垢面,事實上老闆娘們都有著仔細吹整的髮型與精細的妝容。真實生活中的人物樣貌其實遠比電影中來得豐富,台灣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無聊,這些唯有實地訪察才能蒐集到的情資,都是造型工作最有力的素材。

in微創 ╳ BIOS|大師講堂電影職人篇

近年介紹過不少新生代導演,顯現的是台灣電影青春朝氣的一面,然而新生的芽尖之下,都是仰賴無數從業人員築成枝幹,擔任強韌厚實的中堅,撐托起整座產業,該是時候令他們獲得多一些目光與關注。本系列專訪了十位術業有專攻的電影工作者,有的自片廠起步,有的是學院背景出身,資歷橫跨八〇年代至今,即使在攝製領域的職涯中他們慣於退居幕後,卻有許多經驗、故事值得以文字和影像記述,關於拍電影的種種,以及他們深愛電影的人生。
 
孫志熙
曾任《CUE電影生活誌》、《SCOPE電影視野》主編。現從事專欄與文案寫作、短片推廣、獨立製片、跨國當代藝術組織台北組頭、地下電台主持人等,擁有多重身分與很多款名片。     

採訪:孫志熙

撰稿:孫志熙

圖片提供:in微創

in微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