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急先鋒》(Truth)的中文譯名取得真好:這是一群人相信自己得到了真相,非常「急」於衝上前當先鋒,公諸於世的故事。由於揭發的是不公義,對象是心底認定不配在位的政治人物,對新聞記者而言,這寶貴的契機一輩子難有。當「時限」與「查證難度」都清清楚楚在眼前,手握改變歷史的鑰匙,你會怎麼做?
進場看《真相急先鋒》之前,我只知道大概的架構,實際電影開始我才有點意外:這竟是 2004 年的事而已。換言之距離之近,是即使(在我們想像中)言論自由如美國,都不免要覺得敏感和側目的吧? 2004 年,在小布希的連任選舉前夕,CBS 的深度新聞報導《60分鐘 II》的製作人取得一份文件,指控總統三十年前服兵役的時候,運用特權擅離職守。團隊進行了基本的查證,在相關人士的說法皆對齊之後,由王牌主播丹拉瑟(Dan Rather)大膽在節目中披露了。彼時距離選舉只剩下不到兩個月。
新聞播出後,當然滿城喧鬧。但其中來自共和黨支持者的檢驗,直接指出文件可能造假,最是直抵核心。團隊雖然堅信「真相」,但證據的可靠性確實不足,如此接下來兩週風風雨雨,反擊未成的《60分鐘 II》,最後由丹拉瑟灰頭土臉地在節目中道歉,後續引發多位高層離職,主導此案的製作人瑪莉梅普絲(Mary Mapes)更是直接被解雇。

如前述,如此近代的新聞事件被拍成電影,不免要懷疑它真的沈澱了足夠真相(truth),可以訴說了嗎?實際看電影才發現,導演所站的位置遠遠不是紀錄片式的真實,而是英雄化一群自認理想主義的新聞人,他們相信黑幕該被揭開,他們相信惡人惡事存在,他們相信該冒險的時候冒險,正是這職業的核心勇氣——他們的相信並沒有錯,但他們忘了這一跳跳進去,是跳入激烈的政治旋渦核心,你的過程有任何失誤,都會被這大聯盟等級的亂軍挑出,萬箭穿心,而且聲勢浩大根本不可能有人聽清楚你說的話。
更重要的是,他們忘了「只要過程有瑕疵,哪怕事證再明顯也不算數」,這寧縱放一百不錯殺一人的原則,亦是他們信仰的理想中的一環哪。
 
回頭說電影,《真相急先鋒》的導演詹姆斯范德比爾特(James Vanderbilt)首次執導,就有凱特布蘭琪和勞勃瑞福加持,無疑是幸運。光看這一后一王的演出已經值回票價,而電影本身也很「好看」——如果不去質疑敘事本身的鮮明立場。被強烈英雄化的整個過程,搭配布萊恩泰勒儼然是漫畫英雄的配樂,為整體節奏加分,也為最後的壯烈成仁感嘆。只是,將政治懸疑的題材拍得這樣滑順好懂,而且年代根本不夠久遠,最終只能依一造之詞推演,少了立論紛呈和反省,不免可惜了。
 

 
但我也要說,《真相急先鋒》把新聞業產製的熱血核心拍出了光,凱特布蘭琪角色的焦慮和決斷力(以及那煙燻妝)為她的戲路又開新局,勞勃瑞福演資深主播的雍雅也迷人。隨著故事後半,漸漸失焦從案件查證的失敗轉往批判媒體的沈淪、保守、失去勇氣耐心等等,忽然給我一種感覺:這部片拍的其實不是那事件,緬懷的不是那群人的勇敢,而是整個新聞媒體美好年代的逝去吧?
 
「從今以後,新聞台只要報導其他新聞台在報導新聞,就夠了嘛。」導演讓過去的角色穿越十年,預示現在,而現實呢?在這網路的時代,新聞的時間壓力更大了,現在的記者們是更繃緊神經在搶快的同時,辨認真相?還是乾脆放棄了,不冒險為上呢?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張硯拓 電影 真相急先鋒 凱特布蘭琪 勞勃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