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是一部適合奇幻影展的電影。精力旺盛,劇情難猜,色調奔放大膽,角色誇張但各個有戲,《惡女訂製服》(The Dressmaker)帶給我出乎意料的觀影經驗,一部分是因為已經好久,沒看到這麼「任性」的電影了。但更大部分是因為:本片女主角是凱特溫絲蕾(Kate Winslet),而你知道的,凡是電影由她主演,怎麼可能不「認真」,怎麼可能不「謹言慎行」?
但這片讓我知道,這位凱特也是很愛玩的。《惡女訂製服》是關於一個在澳洲偏僻、荒涼的小鎮出生,從小被霸凌甚至在十歲就被送走的醜小鴨女孩,到倫敦/米蘭/巴黎去遊學(修煉)了一番後,以時尚設計女王的身份歸來,拯救她老病的母親,也追索幼年(害她離開)的謎案真相,以黑天鵝(有時是紅天鵝,總之不是白色)之姿對全鎮復仇的故事。導演挑明了說這是西部片類型的女性/縫紉機版,外來者帶著無可抵擋的力量顛覆一個小鎮,所有人都被改變了,但最終翻上檯面的還是罪與罰、生與死的底牌。

所以當然,服裝的魔力是電影的第一步。前幾場戲,凱特溫絲蕾只要站出來,一身剪裁大膽的衣裝即點亮大銀幕,效果彷彿《星際飆客》(Cowboys & Aliens)中出現在沙漠的外星武器。這強烈的角色形象,不久就蔓延成全片的卡通基調,當她一一為鎮上的女性量身打造星光大道等級的宴服,而她們穿著上郵局、修電塔、在雜貨店碎嘴,那畫面真有趣極了。其中,才剛在《超時空攔截》(Predestination)演出史上最強大「分飾二角」的莎拉史努克(Sarah Snook),一幕灰姑娘現身舞會的戲,氣場大到根本不在乎現實。
但這片到此,才只熱身而已。隨著凱特成為新的焦點,她和鎮上的關係也起了化學變化,陳年舊事被挖出,跟母親的相處也大翻轉,隔壁的善良男孩來投懷送抱,鎮長卻請來另一個設計師準備大反攻。在漸漸被孤立的過程裡,只有少數幾個人是她的盟友,其中包括熱愛(穿)女裝的大叔警長,長年被家暴的藥師太太;至於當年惡毒的老師,則對她指證歷歷,說她是殺人兇手......。
 

 
謀殺,虐待,傷痕,醜聞。花枝招展到這程度的電影不少,《惡女訂製服》甚至連卡通化的勇氣都極高,卻沒失去我的耐心和投入,這得力於一票好演員的演出:凱特溫絲蕾的自信、奔放這就不用說了,她和飾演母親的茱蒂戴維斯(Judy Davis)的對戲才真正讓人驚艷:前者的傲嬌轉變不難預期,後者的多樣性層次閃亮,切換在瘋老婦、惡毒女子、脆弱的/慈愛的母親之間,竟也蜿蜒出一套心路,讓人動容。此外還有雨果威明(Hugo Weaving)的警長角色,幾乎是全片最溫暖逗趣的,從他身上開啟的性別可能性,也讓人對導演的意圖添加幾分想像。
 
於是我可以說,這故事的每個角色都精彩,都不只是工具——儘管惡毒教師,或荒淫鎮長,或勢利眼的婦人等等的確「典型」到一個程度,但他們最後都被捲進其中,在這規模龐大到有點超過的「真相」裡排隊,讓編劇填寫命格。就像前面說的,這是一部西部電影,好人、壞人、警長,甚至連花瓶(帥哥)都有了。而西部片的邏輯,就是藉由層層剝開一個小鎮的秘密,找出罪人,聖人,小奸小惡但講義氣(或反之)的芸芸眾生,從而執行觀眾心目中的善惡觀。
 

 
最終這些角色的去向,也確實就是為了劇情服務,為了讓凱特在最後瀟灑地拋下火苗,掉頭一走了之。聖人得升天,才能讓跨上馬的牛仔不留戀,惡人則家毀國破,觀眾說不定還會問:「這真的不會太超過嗎?」
 
《惡女訂製服》是一部聰明的電影。在毫不猶豫玩弄類型的同時,想要控訴的不少,想要展演的更多。配樂偶爾太搶戲,但整體而言優美得讓人陶醉。角色來回甚多,重要的「反派」到了一半才登場,當你以為心結已解、一切要結束了,其實才落下第二幕。這是一部豐富的電影,是抓緊你的注意力,卻不顯得勉強的一株聖誕紅。進戲院的目的若是為了逃離腦袋,有點驚喜地,這部片真的很適合。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威視電影

張硯拓 電影 惡女訂製服 凱特溫絲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