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的菸槍
飛臺北。
法蘭克福機場內設有玻璃吸菸室,玻璃牆上貼滿了「駱駝牌香菸」的廣告畫報,裡面擠得水洩不通,燈光晦暗下,癮君子神情恍惚又急促地點菸、彈灰、吸菸、吐菸⋯⋯誰也不跟誰說話,只是忙不迭吸完這最後一根菸,待會兒上了飛機,又是好幾個鐘頭都沒點菸的份兒⋯⋯想到此,就對手上的香菸又愛又恨,噘起了嘴猛吸兩口,讓我想到瓊瑤小說裡男主角把女主角扯進懷裡、狂吻前的臺詞:「你這個折磨人的小東西,讓我的心又愛又痛,我到底該拿妳怎麼辦?」
說實在話,誰也不會說他們是「神閒氣定地吞雲吐霧」。一個大約三、四歲的孩子扯著媽媽的褲子問:「媽咪,我也要去那個玻璃屋!看,有好多駱駝喔!他們在幹嘛啊?」
媽咪一臉恐嚇狀,拉長了顫抖聲調跟孩子說:「他們是S〜mo〜kers〜, 非常非常不健康的地方!寶貝千萬不可以去!」表情就像在講「虎姑婆」的故事。
「S〜mo〜kers〜」,小男孩模仿媽媽顫抖的恐怖聲調默唸一遍,忍不住多對那煙霧彌漫的玻璃屋投上好奇的目光,心中記下 smokers = monsters = 好多煙 + 好多駱駝,等我長大,一定要去裡面玩,好酷!
回程。
我拎著大包小包行李往一號航廈的火車站月臺方向跑,我劃到的座位 二十五車廂該從月臺末尾的 G 定點上車。跑經 F 定點的時候,被月臺地面上用黃線框起的大圈圈給擋了路,需要稍微繞道才能行。這次沒有「玻璃吸菸室」,敞開的月臺空間只是用黃線在地上圈起個大框框,黃線框框裡擠滿了 Smokers,一手緊握著行李箱的推柄,另一手夾著讓人愛恨交織的香菸。離火車進站還有四分鐘,這班 ICE 特長,月臺上從 A 定點到 G 定點都站滿了人,這些靠近 F定點的吸菸者,待會兒若是得從 A 定點上車,火車一來可有的跑了!
到了 G 定點站定,我忽然發現身後有位立獨行的 Smoker,他先從香菸盒裡掏出一根黃色粉筆,自己在腳下畫了個圈圈,好像在宣告:這是我的專屬吸菸區。在他的圈圈裡,人和菸不用跟其他的 smokers 爭一席之地,他們有屬於自己的隱私。他氣定神閒地點菸、吞雲吐霧,雖然只有四分那是一個深情、深刻的長吻。

啊,就算是做可憐/可恨的菸槍,也要擁有爭取自由的精神和鬥智。他們的革命暗號就是:菸盒裡的一枝黃粉筆。 

出版:二魚文化
書名:《拉得弗森林異童話》
作者:莊祖欣

資料提供:二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