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有寫過一本《先讓英雄救貓咪》的超級暢銷書,就很難抗拒再寫一本續集的誘惑。」作者布萊克・史奈德在前言中就是這麼說的。

真有一種分析工具能適用於所有劇本嗎?本書和它的上一集都認為:是的,只要是好劇本都可以這樣拆解。如此斷言的同時,先要理解一個觀念:世界發展至今,原創已不存在,所有創意都是根據既有的基礎加以變形,但底下的骨幹卻亙古不變。生長在台灣的我們會對此存疑,是因為數十年來國內作品數量稀落,只有作者風格而無類型系統,自然不易發現說故事技巧的通則,而反將它誤解為刻板化與公式化,但編劇通則其實就是心理學,至少先摸清觀眾的預設心理,熟稔了便得以操弄之。

本書開頭即列出一份劇本架構表,標示故事行進中的 15 個段落各要具備什麼功能、發生什麼轉折,可供創作者做為評量來自我檢視。接著進入作者統整命名的十大故事分類,分類之下提供各五部經典範例賞析,雖然妙語如珠,但紮實的知識含量仍需要好好消化,以下稍做摘要筆記:

一、「屋裡有怪物」,其下再分純種怪物、居家怪物、連環殺手怪物等,核心要素是主角的罪惡感,包括《驚聲尖叫》和《奪魂鋸》都屬此類。

二、「英雄的旅程」,有個人的、夥伴的、史詩的等等,唯一心法是主角必須在旅途中重新認識自己。

三、「阿拉丁神燈」,也就是關於魔法與魔咒,主要分為實現願望和學到教訓兩種路線,包括《男人百分百》、《隨身變》和《王牌冤家》,是的你沒看錯,普遍被歸類為作者風格片的《王牌冤家》其實仍符合基本三幕結構,再次說明故事沒有商業藝術之分,只有好看跟不好看,而好看的故事總是有一些約定俗成的邏輯。

四、「小人物遇上大麻煩」,指的是一介草民遇上世界性危機,能多大搞多大,絕非雞毛蒜皮如失戀失業這種小事,而是《終極警探》、《全民公敵》、《世界末日》的等級,為的是體現小人物平凡但不平庸的精神性偉大。

五、「成長儀式」,它其實常作為更大類型下的副線,與各種劇情算是百搭,此處是指專以人生課題和困境為主軸的故事,這種題材台灣相當熟悉,隨意拿一部來分析就會知道差別在哪。

六、「夥伴情」,無論是跟動物、朋友還是情人,角色性格務必要有明顯的互補,他們之間的阻礙會是最大看頭。

七、「犯罪動機」,統稱為偵探片,從五里霧中尋找破案線索開始,接著發現事件背後隱藏祕密或陰謀,結局之前主角會面臨墮落的危機。

八、「傻人有傻福」,是指《阿甘正傳》、《金髮尤物》這種一開始就被眾人看輕的天兵主角,奮發向上而後贏得認同的過程,是能讓台灣鄉愿民情得以發揮到極致的類型,不做可惜。

九、「精神病院」,在封閉場域上演的荒謬群像,為了加強該場域的可看性,通常會設定為某種專業職場,如醫院、部隊、辦公室,團體中也一定會有一個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反叛角色,如《飛越杜鵑窩》的傑克尼克遜,或是馬龍白蘭度和詹姆士狄恩早期的那些角色。

十、「超級英雄」,光有超能力不夠,討人喜歡的超級英雄還需配備死對頭、小跟班、不被世人理解卻又想拯救世界的強大信念。

要拍出一鳴驚人的作者印記其實很講天賦,但是說故事的基本功卻能熟而生巧,所以讓我們放下台灣限定的成見,將創作類型化劇本當成學習外文,熟讀、練習,融會貫通終至成功的機率是比較大的。在先天不良後天失調的環境中,別的先不談,把故事寫上手才是正經事。

 

《先讓英雄救貓咪 2:好萊塢賣座電影劇本大解密》

作者:布萊克.史奈德(Blake Snyder)/著
   黃婉華/譯
出版社:雲夢千里
出版日期:2016. 05. 05

撰稿:孫志熙

圖片提供:雲夢千里

先讓英雄救貓咪 編劇 劇本 電影 好萊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