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假會徵信社(The Nice Guys)》之前,我對這部片的了解只有:一,它的評價非常好;二,但上映的戲院實在不多。考慮到兩位主角都是好萊塢當前 A 級的男星,上片規模卻不大,這背後的決策因素是為何?

看完之後,我大概可以理解為什麼了。這是一部設定在七零年代洛杉磯的拍檔喜劇(buddy comedy),而你無法不喜歡它,因為主演的羅素克洛(Russell Crowe)和萊恩葛斯林(Ryan Gosling)的化學效應實在太讚了。但除此之外,它的時代背景,懷舊氛圍,再加上陰謀主題等等,都離台灣觀眾有一段距離。那不是我們的七零年代,更不是我們的墮落天使之城。所以除了看明星、看笑點,這部片的其他樂趣,我們能理解的實在有限。

但這樣其實也夠了。克洛和葛斯林兩人的角色,都是受僱辦事,在這座接近瘋狂的城市單打獨鬥的小人物。葛斯林比較像標準的私家偵探,不過他一點也不「黑色電影」,雖然也酗酒和時時叼著菸,但不是馬修史卡德那樣疲憊、憂鬱的,把世界扛在肩上的沈默英雄(或反英雄)。他常常手忙腳亂,而且敏感又多話。相對地,羅素克洛比較是上門恫嚇和幫人尋仇的大隻佬,他充滿威脅性,理路情緒卻又相對平靜。他會誠心地告訴對方:我這是拿錢辦事而已,不牽涉私人恩怨,請不要怪我。

這兩個相像又不太像的男子,陰錯陽差地追上同一件案子,關於一個失蹤女孩,和她背後的洛杉磯成人片工業、汽車工業的恩怨。半是為了維生,半是根本抽不了身只求自保——另外還有一小部分是公理正義和良心——他們越陷越深,越捲越來到核心。原先只是找人,卻拉出一連串命案,到最後槍彈齊飛,好不熱鬧。

然而我必須說,這是個到後來有點失準的劇本。《假會徵信社》的一開場很吸引人,一個平靜中產郊區小屋中的思春期小男孩,被一輛突然闖入客廳的汽車(無誤)嚇得目瞪口呆,這將成為他一生最震撼也最奇情的一夜吧?那之後,先是兩個男星的典型「不打不相識」,接著聯手查案,帶出性、謊言、錄影帶再加上環保、工業發展、資本主義與體制的水乳交融等等議題。這故事想講的好多,還都想講得有型、有風格,但在形式與敘事交互拉扯、搶奪的隙縫裡,最後可惜了的,是核心的角色魅力。

更何況,這本該是一部推理辦案、層層解謎的電影。卻讓我在看的過程沒什麼懸疑/動腦的趣味,甚至根本「不在乎」。它還找來來頭不小的配角群,包括金貝辛格演一個執法高官(擺明了跟羅素克洛兩人當年的《鐵面特警隊》來個角色倒錯),包括帥到不可思議的麥特波默演一個(竟然可以)不太帥的殺手。看完之後回想,其實是所謂好人/壞人的動機和定位太模糊了吧?導致我看沒多久,已經先糊塗,也就無法去感同身受和擔憂兩位主角的處境。

這也為我們上了一課:即使是反英雄電影,主角可以有道德瑕庛,亦正亦邪,但配角真的不能太曖昧。曖昧會讓我們更愛主角,對配角,卻只會更不在乎。

不過,儘管此言,《假會徵信社》還是讓人看得很開心的。主因之一當然是喜劇部分,萊恩葛斯林不只說話好笑,掌控肢體的喜劇時間點(comic timing)也很絕,帥起來很帥,蠢起來又真的可以很蠢,這樣的明星實在太珍貴了。羅素克洛也很討喜,他是這對拍檔中比較有溫度的那個,更妙的是,兩人甚至建立起某種「雙親」般的關係⋯⋯。

而上面這點,才指向本片最大的驚喜:《假會徵信社》在劇本和呈現上的最亮點,是事前毫無預期的女童星安格利萊斯(Angourie Rice)。她在片中扮演葛斯林的女兒,而這個超級早熟和父親又像哥兒們又甚至有點母性光輝的少女,辦案過程從頭跟到尾,而且不是越幫越忙的雞婆,是往往比兩個大男人更理路清晰、更在狀況內。這位童星才十三歲,但她把那自信和「定錨」的角色重量,詮釋得毫不費力,同時又不失純真。更神來一筆的是:她和羅素克洛的角色也建立起某種交情,彷彿他的良心之音,最後便成為我前段說的:他們彷彿她的雙親,這三人變成了一家人。

因為值得看的主角群,讓《假會徵信社》變成一部不可能討厭的電影。雖然我仍是覺得,導演謝恩布萊克(Shane Black)在拍完《鋼鐵人三》後,好像有點回不來,最末段的槍戰於是顯得太多太亂了,但他畢竟是個黑色幽默的玩家,帶給這部片大大小小的妙味。而我真心期待萊恩葛斯林的戲路繼續多變下去,更期待羅素克洛再拍個喜劇吧!這位大叔,真的很適合。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CatchPlay

張硯拓 電影 每週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