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三週寫三篇專欄,都帶著類似情緒,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最近看電影的心境偏狹了?但仔細想想,一連三部都是續集,都來自我真心喜歡的系列,都做到基本的商業趣味性,和老友相聚的滿足感。但三片也都在不論情節的新意上,新角色魅力上,和系列原初的純粹特質上,黯淡跟少了什麼。

這週看的是《神鬼認證:傑森包恩》(Jason Bourne)。在《神鬼認證:最後通牒》(The Bourne Ultimatum)的整整九年後,當初殺回中情局本部揭開自己「身世」,又在槍口下活命的麥特戴蒙,顯然藏匿了好一段時日,追求與世無爭隱姓埋名。但局裡新首長的新一代計畫,眼看變本加厲,讓知情的前夥伴找上門來,望他重出江湖撥亂反正。在自己不想惹麻煩仍不得不被追殺,且得知一條跟父親有關的線索(所以忍不住追查),再加上一部分正義感的驅使下,傑森包恩再次跑遍歐美,直搗黃龍的同時格殺追兵,最後當然再次阻止了陰謀。

那麼陰謀是什麼?沒講很清楚,但大體不脫近年來好萊塢最介意的「超級監視」恐懼。那新首長是什麼人物?鼎鼎大名《絕命追殺令》(The Fugitive)後二十三年的湯米李瓊斯。他跟包恩的過去什麼關係?他的現在除了不擇手段完成陰謀,還有什麼性格?沒講太多,也好像沒很重要。這整個追、逃、殺的過程中有多少尋索解謎,諜報監控與反制的技巧樂趣?實在不多。那閃亮亮讓人期待萬分的艾莉西雅維坎德的角色如何?辦案確有兩把刷子,但除此之外,動機、性格、價值觀與信仰等等,都有點模糊。

這是包恩系列第一次沒有東尼吉洛伊(Tony Gilroy)當編劇。我很想說差異不大,但事實是根本很難忽略。原本系列那靠著一連串難以喘息的動作戲和事件堆疊成的「極低限故事」感,原來也是一種精細的情節安排。而過去一個個前仆後繼來追殺包恩卻反被(不得不)制服的殺手們,他們那無可奈何的蒼涼,及許多肉搏戰的「寫實應變」創意,這些東西,原來都出自編劇。看完《傑森包恩》,我在動作戲的視覺,亦即攝影與剪接的質感上,確實認出導演保羅葛林葛拉斯(Paul Greengrass)的註冊商標,或更該說絕活和才氣——當兩個殺手近身戰的鏡位選擇,包括好幾個從低腰的角度亂拍晃動的手臂和傾倒的人側身,焦距不清光線也不明,但一連串組合起來,就是能讓你完全懂他要表達什麼。這是不可思議的功力。

但除了這個,除了技術與(在好萊塢依然難得的)動作戲的「寫實感」以外,《傑森包恩》的其他部分,都讓人覺得少了一點。

當然少的不會是麥特戴蒙。眾所週知他這九年來,從老早表明不再拍【神鬼認證】系列(對呀,畢竟當初《最後通牒》的收尾已經圓滿漂亮,關於這陰謀這故事,乃至於這個諜報世界,還有什麼新東西好拍?)到後來動搖說唯有導演葛林葛拉斯回歸他才願意加入,這對師徒中間還拍了《關鍵指令》(Green Zone),顯然真心想搭擋。何況雖然過九年,麥特戴蒙離「老」字還很遠,演起這個精壯憂鬱(又不失讓人信任的鄰家氣質)的前殺手,只有更搭更有型。但在此,比起過去的無辜、慌亂、震怒、謀略等等情緒,我感覺傑森這次就只有無奈,只有看到世態越來越糟的無奈,看到戰友犧牲的無奈,看到自己不痛下殺手就只有被追到天涯海角,被算計到無處可逃的無奈。

維坎德的角色,帶出多年後科技與網路應用在諜報的新氣象,也帶出看待情報人員的新視角,這是片中亮點。尤其一開始那段希臘獵殺,天羅地網用病毒與監視器與立體地圖,辦到讓系列最強的絕世武功高手變甕中鱉,說實話看到這,我眼睛是亮的,開始期待這集很不一樣。沒想到就這一段而已。那之後,包恩自己沒有反用這些科技反擊,連中情局也不再那麼神,這片的編劇,怎麼只把南瓜的前面三分之一變馬車啊⋯⋯?

然而,就像我前兩篇文章都說了,即使我有這麼多不足想點出,說到底是愛深責切。《傑森包恩》有流暢的敘事,看頭不小的多位明星演出,足夠的緊張感,和依然精彩的調度。放在商業動作片界依然堪稱典範。只是對於這個當年,一再讓人驚奇的系列,我們不只懷念還期待更多。片尾有個關於重要角色的小轉折,看得出想提升整體複雜度,但執行得不夠力。最後當麥特戴蒙再次走入人群(應該沒有還沒看的讀者預期他最後活不下來吧),他的神色以及如願響起〈Extreme Ways〉的 Moby 歌聲,都讓我覺得籠罩一層無奈。真有點可惜唉,導演與殺手先生!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UIP

張硯拓 每週影評 電影 神鬼認證 麥特戴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