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感情上,我來來回回試了好多人,我喜歡的對我沒興趣,我沒興趣的喜歡上我⋯⋯,我有興趣的,又更像是 physical attraction,無非是寂寞作祟。不擅長和別人溝通,活在這個世界好辛苦,我不喜歡因為我有需要你的什麼或你有需要我的什麼而我們開始對話,也不喜歡那種因為你的階級或是我的身分而我們給予彼此那個份量的尊重,我想要跟我喜歡也喜歡我的人說話,如果對話的第一秒感覺不對,我們就分開,而我知道這樣的想法好不成熟好任性。(Daisy.助理)

《春風沉醉的夜晚》/《新橋戀人》

安卓解析:

百分之八十的不擅長和別人溝通,都是因為放棄溝通得太早,加上您的完美主義傾向是偏向於維持自我世界的完美,自然就容易一下子區分出我群和他群、與人產生隔閡,然後又用被動的態度來處理隔閡,也就是不處理的意思。

從這樣的性格基準出發的話,反而想建議您轉個角度,別把「需要」看得太不入流,它不但不是壞事,甚至還是建立關係所必須的黏著劑,無論對人對動物,喜歡的感覺中都存在生心理需求,從利他的「想照顧對方」到利己的「想排除寂寞」都是很正當的想法,要是沒有需要,關係也就不會開始了。

渴望愛、不停求愛卻無疾而終,最後身心都狠狠受傷的案例,請見婁燁《春風沉醉的夜晚》,裡頭激昂的、無視倫理規範的多角戀導向了悲劇結局,秦昊飾演的主角是最溫柔純真卻也是傷得最重的一個;不顧身分地位懸殊,因為各自的缺陷而引發狂戀的案例,請見《新橋戀人》,雙雙自我放逐的富家女與流浪漢,不惜代價地投身於愛情,即使途中受盡折磨到失心瘋的地步,但因為是法國片,所以最後還是愛成功了。兩個試圖拋開所有社會制約的愛情故事,請您參考看看。

Q2:覺得世界似乎運行得太快太目不暇給,但好像又能從裡面抓到某種持續運行的公式與軌跡,電影是如此,影像是如此,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只是變成了一種具有生命週期免洗性的替代用品。我的快樂也許不是快樂,我的擔憂也許也只是故作矜持。那麼世界會怎麼繼續下去,故事又會怎樣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YY.米蟲學生)

《彗星來的那一夜》/《這個男人來自地球》

安卓解析:

請您先放心,這並不是一個反常異類才會懷疑的問題,而是因為以真誠坦蕩為行事準則的您,無法像一般人輕易裝懂或是乾脆不去想,我相信人人一定都感覺過困惑,只是他們不說,所以很高興您願意對我訴說。世界就是會這樣繼續下去,故事也總會找到自己的道路,萬物皆有公式同時也有意外,一方面歷史會不斷自我重複,一方面每個決定也會造成或大或小的蝴蝶效應,我們以為時間是線性的,但那很可能是我們受限於低階的硬體(身體),還無法觸及宇宙中更高的層次。

有兩部電影分別以兩種面向來探討這個問題,且故事都發生在一間房子裡的一群人身上:採平行時空論的《彗星來的那一夜》,有著極好的迴圈式懸疑劇情,它的概念是「自己和他人對世界是否有不同認知?個體經驗是否只是全貌的一角?」而《這個男人來自地球》則設定一位教授將要離職搬家,朋友們到家中為他餞別,他突然坦承自己已經活了一萬四千年,眾人於是展開各種邏輯與哲學思辨,它丟出的疑問是「自古建立起的常識是否都是人類自圓其說、集體以訛傳訛製造出的假象?」

被這兩部片開過腦洞之後,再回頭玩味《年少時代》最後一段台詞,也許您會像我一樣感到無比顫動及撫慰,並且願意奉之為最簡單純粹的信念──人生這回事比起俗話說的 “seize the moment”,反倒更像是“the moment seizes us”。

每當生活遭逢不順、憂愁困頓之際,您可曾懷疑是命中遺漏了什麼?也許是尚未遇見某個人?也許是還未看過某部片?本人深信電影乃藝術精華與創作性靈之集大成,儼然當代生活智慧結晶,甚至一面人性明鏡,但凡入神觀賞,便能建立雙向能量連結,為您提供靈感,破解厄運。只要將您的困擾附上姓名(暱稱可)、性別、職業、生辰年月日(西元),來信至:[email protected],本專欄將精算您所屬靈數,對應影史經典作品及角色,提供量身定作的選片建議。「安卓電影靈數」每月在此駐點,期待為您服務。

 

【孫志熙】
曾任《CUE電影生活誌》、《SCOPE電影視野》主編。現從事專欄與文案寫作、短片推廣、獨立製片、跨國當代藝術組織台北組頭、地下電台主持人等,擁有多重身分與很多款名片。

撰稿:孫志熙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孫志熙 安卓電影靈數 電影 春風沉醉的夜晚 新橋戀人 彗星來的那一夜 這個男人來自地球 年少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