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計師》(The Accountant)真是一部很唬爛的電影。人物設定亂來,調性前後不一,陰謀解釋得不太好懂,後段的兩個轉折大爆點,更是有點牽強。電影裡很多小嘍囉被殺得比電玩還不值,事後想想,好像不太妥當⋯⋯但是嘿,我還是要說,我看得挺開心哪!

這變成一個有趣的案例了。我承認在看之前,就不特別期待故事,所以在饒富興味的人物介紹過後,即使不論背景交代或後續發展,都撐不起這樣的設定,但我沒很在意。反而它呈現的方式,那正經八百搞笑的氣氛,一直能抓住我。加上那微浪漫是有效的,反派的魅力也夠,這些小小亮點串起來,已經足以滿足。

《會計師》的主角是個會計師(廢話),而且是從小就被診斷出在社交障礙(自閉症狀?亞斯伯格?)的光譜上某一點,同時有某種數學和邏輯天才的人物。前者成為全片許多喜趣的來源,他的光譜定位隨著劇情的需要一直飄移,至於後者:開場沒多久,你就看他神乎其技地雙手多工拼完一整幅拼圖,而且是從背面!換句話說全部顏色都一樣,只看到形狀,讓我很想問:這真的可能嗎?

還不只如此。這故事帶來爭議的另一招,是讓這特別的孩子從小就受到在軍中擔任心戰專家、一心希望他「在社會自立」的父親的魔鬼訓練,於是不但魁武健壯,精通武術,還是個狙擊高手。這設定是為了讓會計師的身份只是掩飾,實際上是為全世界各地黑道作帳、洗錢的專業財務精靈。他有個神秘的電腦語音助手,總是在電話另一端用各種數位資源照應他,指揮他,負責接洽和安排各種工作。

而他本人說:黑幫比很多合法企業要講道義多了。亦即,他有自己的道德標準、接案考量,高強的武藝只在需要全身而退的時候派上用場(畢竟一天到晚出入毒蛇龍窟)——或者,當他要復仇的時候。

如此這般,《會計師》的劇本跳躍在黑白分明和黑白不分之間,一開始的趣味來自亦正亦邪,中段的張力也從灰色的模糊地帶而來,最後又靠一個轉折,把事情拆成天地兩端,晶瑩剔透。前面說的調性不一,指的是前半探索這個人物的特別,甚至以超自然(supernatural)來形容他的數學能力,還有一場媲美《美麗境界》的神算戲,這種種都別出心裁;但到了後半,變成一連串打打殺殺,刺激又高壓,主角一路過關斬將,雖然也是另一種趣味,卻未免不夠亮了。

神奇的是,本片最讓我喜歡的,竟是班艾佛列克(Ben Affleck)的演出。這真的很妙,亦即這是我看他「演」得最精彩的一次,一開場他在辦公桌後面,對一對來求助的老夫婦做出一個手勢和表情,就讓我看得好想笑。一直覺得他是個無法散發「親切感」的男星(但明明平常看訪問,他很有親和力呀),結果這個角色的彆扭和自我中心,反而被他演得很討喜,而殺人不眨眼的專注又很剛好。

除此之外的配角,都處於演技隨著劇情的狂風驟雨搖擺,功力仍可見,但不太能定下心的狀態。J.K.西蒙斯(J.K. Simmons)、約翰李斯高(John Lithgow)都是如此。反而安娜坎迪克(Anna Kendrick)的戲份小而精緻,編劇讓她在一半左右就先退場,是出乎意料的英明,雖然電影在這之後,也明顯黯淡了。

而我還要說,飾演反派的強伯恩瑟(Jon Bernthal)是我的焦點之一,不只因為他把握了少少幾場戲演出一個很有個性的殺手男,還在於:他剛在影集《夜魔俠》(Daredevil)第二季扮演的制裁者(Punisher)讓人印象深刻,即使他在那棚的演出比這更精彩,但看到眼前兩大漫畫陣營最凶狠的人物在此對決——會計師的能耐根本是沒穿蝙蝠裝的蝙蝠俠啊!——對我而言,又是意外的趣味了。

最後,不免還是要客觀地說,這部片把所有來追殺的螻蟻都當作真的螻蟻,讓男主角一下子正面爆頭,一下子側面爆頭,一下子遠距離爆頭,尤其最後因為一個轉折而突然所有被殺的人都無關痛癢了,這樣的輕蔑,實有待商榷。如果這是一部原本就把殺人當 B 級趣味玩的風格片,那也就罷了,但基礎上又不是如此。這也是為何,你很難完全抓到這角色的道德核心。

此外,把自閉症狀和「適合當殺手」相連結,換言之是暗示他們的「自我中心」等於「冷血」,這樣的聯想到底該不該被質疑?我還沒有很確定的答案。我只能說,這是一部不完全想當爽片,結果仍適合當爽片看完即可的電影。加上最後的收尾有兩個小驚喜,都是我喜歡的安排,所以想了想還是要說:值得看看囉!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華納兄弟

張硯拓 每週影評 電影 會計師 夜魔俠 蝙蝠俠